手机上阅读

第56章:矛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料子只是一个小切口,但是整个赌石店的人都沸腾了,因为这个料子的表现实在是太好了。★首发追书帮★

    “这份花阳绿带手镯料,没有切开就已经让人非常期待了,表面飘萦着斑斑明阳翠色,质地细腻,颜色也相当辣啊!是不是?在没有蟒带的地方开窗,居然开出来阳绿,要是在蟒带上开一刀,这会是什么结果呢?”

    “江师父真是太厉害了,这块料子真是极品啊,表面够诱惑,不过,要是这绿没有吃进去,不管外面多好看,那都是打水漂。”

    “你懂什么?没看到蟒带缠身吗?没有蟒带的地方都这么好的色。。。“

    “这块料子,我感觉翠色之间好几条花绿带交错生长在一起,面积不小,而且相对来说完整,要是色进去了,那就是一大堆手镯啊!真是发财了,真的羡慕你啊,江师父,发红包吧。”

    我听着不少人你一言无一语的,每个人都羡慕非凡,我看着料子,只是开了个口子,你们就在这里语言一定赢,哼,真是天真,赌石能赢的,尤其是赢大钱的,屈指可数,这块料子,虽然诱人,但是没有切开之前,是很难断定的。

    料子的擦口带色,浓绿,感觉达到了三级,浓艳的苹果绿,这块料子没有切开,我也只能简单的划分,这个绿色,感觉就是苹果绿,但是很浓艳,底子很干净,没有看到明显的瑕疵,比如黑点啊,棉啊之类的,连裂都没有看到,但是料子没有切开,这些不确定因素都还是在的。

    我说:“阿龙老板,帮我一个忙,给我拿点钱,然后发红包。”

    阿龙老板说:“早就准备好了,这块料子,出了这个色,放烟花吧。”

    我点了点头,阿龙老板就赶紧让人去做了,现在就是要把这块料子给炒作起来,我从伙计手里接过来红包,然后开始发放。

    “江师父,分股吗?”

    我听到有人问,我就摇头,这个时候有人说:“这料子你买的起吗?感觉六七百公斤,还出了这么浓的苹果绿,底子种水达到了糯冰,你看到没有,那个胶质感,糯化开了,哎呀出镯子都是大十万的镯子,这个料子,现在光是估价得到大千万了,你玩的起吗?”

    我听到有人这么说,就笑了起来,这块料子制造的噱头太大了,已经涨到了大千万。

    大千万的就是超过了七千万。

    赌石行怎么说价格都是有规矩的。

    我们常听到的“这个价位在小五”,“这个值中六”这样的术语,类似小三、中四、大五这些术语代表什么意思呢?

    首先,小三、中四、大五代表的是一个价格区间,并不是某个具体的数值。

    小、中、大分别代表价格数字开头的1-3,4-6,7-9,后面的三、四、五代表价格的位数。

    这样连起来我们很快就能知道小三就是100-399,中四是4000-6999,大五是70000-99999了。

    如果你认为某个商品只值800元左右,你可以说“这个价位在大三”。

    这块料子,已经被炒到了大千万的价格,那么,这块料子,就不是普通人能玩的起的了。

    这个时候,外面的烟花炸裂起来,我笑了起来,瑞丽的每一次烟花炸裂,都代表着一个富翁的诞生,如果我把这块料子卖了,那么我就是千万富翁了。

    但是现在能买的起这块料子的,很少,屈指可数,也只有那些大翡翠上才有能力,不过越是等级高,越是谨慎,现在找我合股的,都是我手里能拿捏的老板,而真正要买这块料子的人,却是没有的。

    这些繁华的表面,只有我自己知道是多么的空虚,但是不要紧,只要有一个人肯来买这块料子,我就赢了。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是陈洁的电话,可能她已经知道了这块料子开窗了,而且开了高色。

    我让阿龙老板的伙计,把石头给我送到车里,我上车等,我坐下来之后,接了电话,我说:“喂,陈小姐,有事吗?”

    “江先生,恭喜你啊,我听说你开窗开出来高色了,我看到图片了,色很好,我不懂,但是我都感觉非常的美丽。”陈洁说。

    我皱起了眉头,陈洁总是说自己不懂,但是她真的不懂吗?她妈妈是翡翠商人,她从小或多或少都会接触翡翠,你要说赌石,她说不懂,还可以相信,但是对于翡翠她说不懂,那明显的就是装小白了。

    我说:“谢谢。”

    我说完就沉默下来,我看她怎么接,果然,电话气氛很尴尬,过了一会,陈洁说:“江先生,这样吧,我们能再见一面吗?”

    我想了想,反正晚上约了薛晴泡温泉,那倒不如去见见陈洁吧,这次陈俊才的目标就是广东人还有珠宝协会的人。

    我说:“好,我马上过去。”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而我刚挂电话,我师父陈俊才就给我打电话了,我立马接了电话,不敢怠慢,我说:“喂,师父。”

    “料子这么快就开刀了?”陈俊才说。

    我听着他的语气,感觉不是很好,我说:“嗯,我感觉已经差不多了,气氛已经炒起来了,所以,就想开个窗刺激一下。”

    “糊涂,你要等气氛冷下来之后再动刀,当所有人期待到已经麻木了之后,他们或许已经忘记了,但是你这个时候点一把火,能把他们心中的欲望燃烧的更高,你觉得一百度的温度,跟一百零一度的温度有多少差别?”陈俊才骂着我说着。

    我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被陈俊才骂,但是他说的很有道理,是我太年轻,有点沉不住气。

    我说:“我知道,现在已经这样了,我们该怎么办?”

    “我正在跟周坤接触,他是七彩翡翠公司的首席相玉师,今天我刚好跟他谈到料子,他虽然感兴趣,但是老手往往越是感兴趣越是会沉得住气,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有钱,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他们想要,随时都能拿钱搞定,你要做的,不是把料子的表现给开出来,你要磨他们,让他们期待,让他们也闹心,你这么快就把料子给开了,他们的期待值就会降低,他们就会觉得这里面有诈,懂不懂?你这个笨蛋。”陈俊才破口大骂着。

    我深吸一口气,妈的,他还真的不客气,不过我被骂的服气,我说:“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能怎么办?”

    “这块料子,我的目标是三个亿,你千万别坏了我的好事,现在广东人跟协会的人斗争的那么厉害,是这块料子卖高价的时候,只要把这块料子卖了,我下半身就不用愁了,现在呢,你继续用你手里的老板资源,把这块料子给我在炒作一波,但是我告诉你,不要着急动料子,好的赌石大师,一块料子能屯十几年,懂不懂?”陈俊才说。

    陈俊才说完就挂了电话,我心里很恼火,但是他说的对,是我有点冒失了,人就是这样,尤其是赌石界的高手,外界越是传的沸沸扬扬的料子,他们越是不会买,因为大家都是行里的人,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我的目标跟陈俊才的目标不一样,我的目的是为了刺激一下丁华龙他们,所以我才动手的,但是没想到坏了陈俊才的好事。

    不过陈俊才有点太贪心了,三个亿,我的天哪,这是多少钱?

    怪不得他说要分我三成,虽然只是三成,但是也有上亿的资金,妈的,果然是老狐狸,一切,早就算好了。

    我感叹了起来,看来,我要达到陈俊才这样的程度,还是要等一段时间的。

    料子装车了,我看着很多人都还在拍照,我直接恼火的把车子的后备箱给关上,然后开车就走,朝着方圆大酒店去。

    电话一直响个不停,我看着是周瑶的电话,我就接了,我说:“喂,瑶瑶。。。”

    “嗯,你怎么还。。。算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料子我听说大涨了?”周瑶问。

    我说:“是的,开了个窗,料子翻倍的涨。”

    周瑶立马说:“我爸爸在跟赵恺谈生意,他让我告诉你,料子务必要给他留一股。”

    我听到就很烦,我说:“赵恺?怎么样了?”

    “还在谈吧,我爸爸是希望他们能全拿,虽然我们一直说这是游乐园别墅区,但是其实我们都知道,这里是烂尾楼,我爸爸当然希望有人能全拿了,只要能全拿,我爸爸也就轻松了,他想专心的玩石头,鬼迷心窍了。”周瑶担心的说。

    我立马担心起来,如果被赵恺全拿了,那么丁华龙他们就完蛋了,我立马说:“周瑶,你在乎我吗?”

    “我当然在乎你,我为你做了这辈子都不愿意做的事,你应该知道我在乎你。”周瑶害羞的说。

    我故作难受的说:“其实,我害怕,我一想到你心里暗恋过赵恺,我就患得患失,毕竟他是富二代,家境优越,我没有安全感,你也知道,我出生贫贱,而且还有病,我害怕失去你,所以,如果你真的在乎我,就劝劝你爸爸,不要为了钱,在跟赵恺有来往,好吗?我们这次赌石,要是赢了,一切都有着落了,最后如果没有人买,我买你爸爸的房子,我爱你周瑶。”

    “小江你。。。我,我也爱你,我尽量吧。”周瑶动容的说着。

    我挂了电话,咬着牙,妈的,这件事让我矛盾重重,我要尽快的把这件事给解决掉,但是陈俊才又要我忍。

    我该怎么办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