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章:稳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坐在车里,开着手机,整个瑞丽的赌石圈都在讨论这块满蟒的料子。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我很开心,这块料子已经是整个瑞丽几乎都知道了,有的人说我马上就要成为亿万富翁了,也有的人说我马上就要成为赌石大王了。

    看上去,我在瑞丽是有名的人了,但是这都只是表象。

    因为没有一个人联系我要买这块石头。

    这就是炒作,只是看上去很风光,但是其实,我自己知道这块原石是什么情况,行家也知道。

    虽然可能有些人心里很躁动,但是没有人买。

    真正买的,只有我手里掌握的肥羊,这就是赌石圈。

    大家都在炒,我这块还只是上千万,有的人厉害,都炒到几百亿,你随便上网搜一下,都是百亿赌石,惊天赌石。

    其实这些都是虚假的表象,赌石没有这么夸张的。

    那些文章也都是好事的人,或者花钱找人写的。

    我的手机银行账户提示到账了,我看着账户里多了两千万,我心花怒放,哈哈,真的到账了,这两千万是周正才的股份钱。

    他自认为是一个老赌客,所以很规矩,赌石的人呢,都是先交钱的,不管在熟悉的人,谈到钱,都规规矩矩,因为赌石有输赢啊,如果你不给钱,输了,可能会不认账,当然,如果赢了呢,货主也可以说你没给钱,不给你分股啊。

    赌石讲究的都是信用的生意,而我们这样,也就是一锤子一次性的生意,就如陈俊才说的那样,永远不要把一头肥羊宰第二次。

    钱到位了,我就打电话给陈俊才,我说:“师父,第一笔股份的钱款已经到位了,晚上,剩下一笔钱也会到位,剩下的事情,该怎么办?”

    陈俊才说:“钱到位了,剩下的就是切料子了,今天晚上,你就切个盖。”

    我听着就有点意外,他不是让我等吗?怎么现在又要我切料子了?

    我说:“哦,知道了。”

    “小江啊,我问你,你是想赚三千万,还是想赚一个亿呢?是想从现在就结束掉,还是接着继续呢?”陈俊才问我。

    我说:“师父,你的目标不是协会的人吗?”

    “我是问你,我的目标,是我的目标,跟你没关系。”陈俊才说。

    这话让我有点无言以对,妈的,故弄玄虚,我说:“当然是想赢更多的,有钱不赚,是傻子吗?”

    “呵呵,小江啊,太贪了,有时候未必是好事,但是如果不贪,那肯定不是好事,你给我一千万,我告诉你,从什么位置切,绝对不会垮,只要这一刀切赢了,下面的事情,就看我表演了,然后,你就等着分钱吧。”陈俊才说。

    我心里很恼火,妈的,这个老混蛋,从一百万开始,现在涨价到一千万了,我真的不想给,但是他的话很有诱惑力,他这个人,对于赌石非常厉害,他说着一刀不会垮,那绝对不会垮,我还从来没见他会失手。

    但是他这么一步步的涨价,让我很难受,但是算了,反正赢了之后,会有一个亿呢,付出这一千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说:“好,回头我转账给你。”

    “不,现在就给我拿来,我要现金,我最爱的,就是现金。”陈俊才霸道的说着。

    我很恼火,但是我依旧耐着性子说:“现在银行都关门了,我到那给你弄现金?”

    “你不是认识地下钱庄的人吗?从他们手里拿,我在赌石店等你,你自己切,就掂量着,你有几分赢的把握。”陈俊才说。

    电话挂了,我心里十分的恼恨,妈的,陈俊才是得寸进尺,但是我没有办法,他是我师父,他说稳赢,我肯定是要买个保险。

    我立马给阿敏小姐打电话,我说:“阿敏小姐,有急事找你。”

    “噢,说吧。”阿敏小姐说。

    我说:“我需要一千万现金,有吗?”

    “有,江先生,一千万太大,我能放出的限额就是一千万,利息一个星期百分之十,不足一个星期也收百分之十,江先生,你觉得合适的话,我立马就把钱送到你手里。”阿敏说。

    我听到那个利息,心里都震惊,妈的,在他哪里借钱,是借的越多,利息就越高,妈的,这些放高利贷的难怪会发财,光是利息就是本金的百分之十,这绝对是抢钱。。。

    我说:“那,我转账给你呢?”

    “这个好说,但是我们收百分之一的手续费。”阿敏说。

    我听着立马就说:“我给你转账,我需要现金。”

    “好的,还是那个账户,你在什么地方?一个小时之内,我绝对送到。”阿敏说。

    我听着就很惊讶,妈的,瑞丽地下钱庄的业务真的牛逼,一个小时一千万就送到,我说:“来姐告吉茂赌石市场,我在哪里等你。”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朝着姐告去,妈的,他们把银行的钱都取光了,我们没有现金拿,要从他们那里拿现金,还需要交百分之一的手续费,一千万就是十万啊,这个钱,真他妈的太好赚了。

    我到了姐告吉茂赌石市场的门口等着,过了半个小时,阿敏小姐果然来了,她开着一辆帕罗杰,虽然算不上很贵的车子,但是这种车子在缅甸算是贵族车了,我下了车,看着阿敏小姐也下车了,我皱起了眉头,她的身上有血,我问:“阿敏小姐你受伤了?”

    “不是,江先生不用在意,这是钱,你收好。”阿敏说。

    我看着几个人把一口大型的旅行箱抬下来,放倒我的车里,要知道一千万可是上百公斤重,没有几个人是抬不动的。

    我看着阿敏的脸色很苍白,而且肩膀上还有血流出来,我立马说:“你真的没事?我送你去医院吧。”

    我说着就要扶着她,但是她立马抓住我的手,非常的有力,她笑着说:“这是枪伤,去医院,我会被抓的,谢谢你的好意,记住按时打钱过来,否则,到时候我会按照你借钱收利息,合作愉快。”

    她说完就转身上车,我看着她离开,就皱起了眉头,简直是谜一样的女人,妈的,居然中枪了,不知道她是处理什么事情。

    我心里有点忐忑,这个女人太危险了,如果继续跟她纠缠下去的话,不知道我会不会有一天被连累死,但是不管了,先解决掉我自己的事情再说。

    我开车去找我师父,到了赌石店,我下车,看到我师父在房间里坐着,他咳嗽的很厉害,我师父是个老烟枪,肺不好,以前我经常听到他咳嗽,但是这次好像更厉害了。

    我走进去,我说:“没事吧?”

    他瞪了我一眼,说:“老毛病,没有什么大问题,钱呢?”

    我从车里,把箱子拽出来,然后推进来,我说:“在里面。”

    陈俊才看到箱子,立马笑了起来,然后把箱子打开,里面都是钱,阿敏小姐果然是守信用的人,绝对不会做假。

    他把钱收起来,说:“很好,你做的不错,我所有的徒弟中,只有你能给我反哺,真的有点意外,没想到你会做到这个程度。”

    我说:“别废话了,料子怎么切才不会垮?”

    陈俊才站起来,把箱子给收起来,我心里很不爽,真的是个老财迷,在姐告这条街上,你把钱摆在门口没有人,都绝对不会有人抢你的钱,在这里的赌石店,所有的人家里桌子上,都随时摆着很多钱,但是绝对不会有人打主意,这就是这里的风气与规定,大家在这里吃饭,都严格的遵守。

    陈俊才出来之后,就拿着木工笔,朝着车子走,我把后备箱打开,看着石头,陈俊才拿着手电,在料子上画了个圈,我看着有点懵逼,我说:“应该切蟒吧?这个时候切蟒是稳赚的。”

    陈俊才说:“哼,你现在把蟒带给切了,那接下来还有什么惊喜呢?你想赚更大的,你就得把惊喜留给别人,只有别人知道切蟒有惊喜,才会买这个惊喜。”

    我点了点头,陈俊才对于人生道理,懂的非常多,对于人性的把握也十分的到位,他说的很多,如果我把所有的惊喜都给弄没了,别人又怎么会买这块料子呢?

    我看着他画的位置,在顶尖上,我问:“不能开窗了吧?”

    “不能了,竖着切,理个片,厚五厘米,记住了,不要切到蟒带。”周正才说。

    我皱起了眉头,理片就是对料子十分有把握会赢才会理片的,但是他这么切,我看不出来有什么稳赢的迹象。

    我说:“这有什么道理稳赢?”

    “如果我都告诉你,岂不是你都知道了?你吃里扒外的心很重,猫教会了老虎,猫就只能躲在树上了,听我的,没错,去吧,晚上,把事情搞大一点,切完了,打电话给我,我去处理接下来的事情。”陈俊才说。

    他说完就冷漠的回到了赌石店,然后把门给锁了,我看着料子他画的线,我真的看不出来有什么道理。

    这个地方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也远离我之前开窗的部位,而且全部把蟒带的位置给规避掉了,这么切,稳赢?

    虽然我很疑惑。

    但是他是陈俊才,他说稳赢,肯定稳赢。

    妈的,赌一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