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章:够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俊才的性格有点古怪,他有钱玩女人我是知道的,但是没想到这么疯狂,八百万去买缅甸几个小女明星,不是卖肉的吗?只是有点名气而已。★首★发★追★书★帮★

    普通的缅妹只要十几二十块,但是那六个女人居然花他八百万,而且他花的还非常高兴。

    虽然我也很羡慕,但是我无法理解,也无法做出来这种出格的事情。

    我回到了家里已经深夜,我开门之后,冯莉莉就扑上来了,她双腿夹在我的腰上,我也受不了了,被那几个缅妹刺激的有点要爆发了。

    我把冯莉莉丢在床上,在黑夜里,但是她立马爬起来搂着我,一双手按在我大腿内侧,一点点的向上爬。

    我被她撩的非常的火热,但是也耐着性子,享受她的抚摸。

    但是冯莉莉的另一只手解开胸前的纽扣,虽然她的低胸睡裙没有滑下,但丰满雪白的一对,已裸露在我眼前。

    我直接伸手过去,帮她宽衣解带,接着将裙角掀至玉腿的腰间上,一条小小的红色内衣,在我眼前一亮。

    我直接把她推倒,把我心中受到的刺激都发泄出来。。。

    。。。。

    呼,我抽着烟,外面的太阳已经照射进来,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已经模糊了,但是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赌石呢,就是一个疯子买疯子卖的行业,你越是疯,那么你的石头就卖的越疯狂,但是这是低级的。

    高级的是陈俊才那种人,利用一切环境因素,把一块翡翠给卖到天价。

    陈俊才完美的利用了协会的人跟广东人之间的矛盾,现在广东人拿料子,只能从协会拿,他就把料子拿出来,利用我把料子给炒作起来,然后跟赵恺他们切这块料子,他当然知道这块料子是有货的,但是他骗了我,保证最后料子我不敢切,最后回到他的手里。

    最后我为了怕亏,无偿的把料子的股份都给他,因为我处理不了,我又不敢切,只好让他处理,因为如果处理不当的话,我就在瑞丽混不下去了。

    最后他把料子给切了,虽然只是切出来一条线有帝王绿,但是这条线直接成为引诱广东人的筹码,那几个广东人把料子给拿了。

    可恶啊,如果我胆子大一点,像之前那样狂赌,那么这块料子就是我的了。

    但是我害怕了,我现在也知道陈俊才为什么一赚到钱,就把钱全部给花掉,穷奢极华。

    因为,他深深的知道,人一旦有存款或者得到的更多,那么人就有顾忌,怕失去,不敢赌。

    我就是这样,我有了几千万之后,我就不想失去,所以我才求全,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失去了冲劲。

    冯莉莉的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我看着她,我说:“在来一次?”

    “好啊。。。”

    她说完,我就看着她钻进了被子里,我立马感觉到一股酸疼的感觉,我赶紧爬起来,妈的,再来,再来真的要被榨干了。

    我穿上衣服,冯莉莉说:“怎么不来了?”

    我说:“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有机会收拾你。”

    冯莉莉风情万种的对我笑起来,我立马走过去,在她嘴角亲了一下,冯莉莉真的是让我快乐的风情万种的女人,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之一,就是遇到了冯莉莉。

    她看着我,说:“舍不得我啊?”

    我说:“舍不得你,回头我开店,把你调过来吧,好不好?”

    “好啊,这样,我们随时随地都能玩了。”冯莉莉开心的说着。

    她说完又要搂着我,但是我赶紧走,免得缠上之后走不了了。

    我下楼,心情很轻松,之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得失都有,但是我还是赚的很多。

    身价从一千多万到了现在我有四千多万,但是跟赵恺那种公子哥不能比。

    他们做的才是大生意,一笔生意都上亿,翡翠生意就是这样的,越是高端,越是赚钱。

    我准备去公司,今天是丁华龙跟周正才签约的日子,我一定要在场的,等签约之后,我就可以收割薛晴这个圆润的美女了,真是期待啊。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是陈洁的电话,我说:“喂。。。”

    “江师父,能见一面吗?”陈洁立马问我。

    我说:“对不起,我很忙,没时间。”

    我已经把我的意图告诉陈洁了,她答应不答应,就是两回事了,在没有答应我之前,我当然不会在热脸贴冷屁股了。

    “江师父,昨天晚上,我们几个广东的商户,连夜拿下了你之前赌的那块料子,回来之后,我们切了一刀,垮了,帝王绿的料子,没有吃进去,而且,里面的料子根本就是种水很差的料子,我们直接亏了三个多亿,这里面一定有骗局,你是最主要的当事人之一,你可以帮我们了解一下情况吗?”陈洁认真的问我。

    我听着就很惊讶,妈的,没想到昨天晚上他们直接切了一刀,还切垮了,我心里很佩服我师父陈俊才,他说垮,还真的就垮了,这帮广东仔,真的笨,晚上拿料子,难道他们不知道,赌石在晚上的颜色会很深吗?而且还泼了油,做翡翠生意那么多年,也有老马失蹄的时候,哼,都是贪那条帝王绿。

    我说:“对不起陈小姐,那块原石,我切一刀垮了,有人买,我就卖了,所以那块原石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还有,赌石靠的是运气,你们买的时候,相信已经看清楚了,事后垮了,然后你们就说有骗局?我可以理解为输不起吗?”

    “我们以为他们会讲信用,发的照片分明是帝王绿,但是我们拿到货之后就变了,我们是相信他们所以才直接拿货的,没想到他们居然不承认。”陈洁很伤心的说。

    我笑了一下,屁话,你拿货的时候不看清,事后谁还承认?赵恺他们也真是狡猾,利用朋友圈把料子给炒作起来,让那帮等着拿料子的广东仔心急如焚,没有做万全的准备之下,就拿了料子。

    哎,这就是疯子买疯子卖,在老的鸟,也有失手的时候。

    我说:“陈小姐,这就是翡翠赌石,你想要盈利,就要承担风险,对不起,我还有事要挂了。”

    “江先生,我们店铺已经很久没有拿到料子了,我希望你下次如果有好料子的话,直接提供给我好吗?我交你这个朋友。”陈洁说。

    我说:“我还是那句话,我帮你有风险,你不跟我发生亲密关系,我是不会冒险的,你考虑吧。”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对于赵恺,我觉得他真的够坏,简直就是翡翠行业的蛀虫,哼,拿泼油的料子,趁着夜里卖给广东人,事后还不承认,狠狠的宰了他们一笔,妈的,够狠。

    车子到了公司,我下车,来到周正才的办公室,看到我来了,周正才说:“你来的刚好,我们的合同已经拟定了,就差签字了,你要看看吗?”

    我说:“我不用,我只是来做个见证。”

    这个时候周瑶穿着制服进来了,丁华龙跟薛晴也来了,而赵蕾也跟着,她拿着公文包,也穿着制服,脸色很高傲。

    她说:“合同准备好了是吗?”

    周正才说:“是的。”

    赵蕾说:“那就签字吧,等你们打成合约,启动扩张计划,我的文案就可以推上去了,最多一个星期的审核时间,大家就都可以拿到钱了。”

    丁华龙走过去,看着合同,直接签字,周正才也签字,我看着签完字之后,周正才长舒一口气,看来这批烂尾楼卖了,他是终于放心了。

    不过,他还有一个小区,一个地皮没有卖掉,但是这都是后话,只要把银行的钱还掉,其他的地皮跟房子慢慢的卖就行了。

    两个人都签字了,然后握手,薛晴把支票交给周瑶,说:“钱你随时可以兑现的。”

    周瑶点头,说:“知道了薛小姐。”

    赵蕾把合同拿起来,看了一眼,说:“剩下的五百万,在我递上去之后,到钱,否则呢,批不下来,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

    她说完就拿着合同,神气的走了出去,门关上之后,丁华龙就大发脾气,说:“这个贱人,现在这么拽,当初来找我们的时候,跟一条癞皮狗一样,现在趾高气扬的。”

    “华龙,你忍忍吧,如果她不帮我们把文件批下来,我们也拿不到钱的。”薛晴说。

    “去他妈的。。。”丁华龙骂着。

    但是我立马说:“丁先生,制怒,一切以钱为重,等我们把钱拿下来再说。”

    丁华龙深吸一口气,说:“我知道了,江师父,还是你脾气好。”

    我听着就苦笑起来,我说:“现在的事都走上正轨了,大家应该都放心了吧,等就行了。”

    “等等吧,对了小江,你的店铺我已经帮你定下来了,如果你付钱,就可以立马拥有那间店铺了,如果你的店铺开起来,我们赌石也很方便,哈哈,真的很期待啊。”周正才说。

    我听到周正才的话,心里就有点犹豫。

    之前我想要开店,但是陈俊才的话历历在耳。

    我到底要不要把店铺买下来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