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章:有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回到了赌石店,装修的人已经来了,把一楼二楼都给重新装修了一下,主要就是布置一些柜台之类的,弄的高端一点,三楼四楼,我买了一些家具,这栋楼就是租售同住的店铺。★首发追书帮★

    “江师父,你回来了,这些料子太垃圾了,刷不动,你看,刷了之后,里面都是砖头料,你是不是被坑了?”王宝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阿龙给我拿的料子,二十万呢。”

    “这垃圾料子,二十万?这个阿龙,真的是吃里扒外啊,之前他还说跟我一起跟几个老板一起玩呢,我没同意。”王宝说。

    我听着就立马问:“那个老板是不是叫王发?”

    “对,就是王发,我听说是什么翡翠公司的大老板,很有钱,但是就像是你说的,我们这个级别的人物,能认识什么高端的人物?所以我就没相信。”王宝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这里有五十万,你去注册公司,我回头在给你五十万,你把柜台给我租了,记住,公司的名字一定要霸气,还有,阿龙如果再在你合作,你就答应,跟他们一起玩,但是,不管有什么事,做决定之前,一定要跟我说。”

    王宝点了点头,拎着箱子就离开了,我看着王宝走了,就坐下来,看着房间,什么都有了,切割机,货架,前台,我看着冯莉莉站在柜台前,说:“我管钱啊?你放心吗?”

    我笑了起来,我说:“你敢拿吗?”

    冯莉莉不屑的说:“那不一定,说不定那天,我就拿着你的钱跑了,到外面养其他男人,给你带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我听着心里就不爽,直接走过去,抓着冯莉莉的后腰,使劲的摸下去,狠狠的掐了一把,冯莉莉疼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她赶紧看了看那些装修的工人,生气小声的说:“你要死啊?”

    我笑了起来,我说:“你敢给我带绿帽子,我就弄死你。”

    冯莉莉生气的瞪着我,但是很快就笑起来,说:“我那么喜欢你,怎么舍得给你带呢?不会的,放心吧。”

    我笑了笑,我说:“你饿不饿?”

    冯莉莉说:“当然饿了,本来以为吃大餐,结果你寇被子,我一口都没吃到,你说饿不饿?”

    我笑着说:“楼上买了新床,我还没试呢,走,我到楼上请你吃饭。”

    冯莉莉立马就瞪着我,说:“吃饭不到饭店,去楼上?”

    我拉着冯莉莉,带着她爬楼,来到了四楼,我打开门,看着里面,空间很大,一张大床在里面,在隔壁就是客厅,还有卫生间,很齐全。

    冯莉莉直接躺在床上,说:“哎呀,有钱就是好。”

    我直接把冯莉莉抓起来,我说:“你不是饿了吗?”

    冯莉莉看着我,眼神暧昧的瞪着我,说:“早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

    她说完就很懂事的抱着我。。。

    。。。

    冯莉莉说的对,有钱就是好,我可以跟冯莉莉在栋房子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再也不用担心周瑶会突然闯进来,然后发现什么。

    冯莉莉拿着口红,把自己的烈焰红唇给修补一下,我站在窗口,看着远处的珠宝街,那一排排的珠宝楼,虽然矮,但是却是整个瑞丽所有翡翠商人都希望入驻的地方。

    希望有一天,我也能从这里,搬到珠宝楼里。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是我师父的号码,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咳咳。。。小江啊,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了?”陈俊才问我。

    我听着立马就皱起了眉头,我问:“什么意思?”

    “我教过你,做男人,尤其是我们以骗为生的男人,对于女人,千万不要多动情,玩玩就算了,丢掉就行了。”陈俊才冷冰冰的说。

    他说完又咳嗽了起来,而且咳嗽的非常厉害,我听着都觉得难受,真的害怕他把肺都给咳嗽出来。

    我说:“你是不是要死了?去看医生吧。”

    陈俊才突然愤怒起来了,说:“你想我死?你死了我都不会死,我一定比你活的长,你不听我的,你一定会后悔死的,我告诉你,赵恺这个公子哥要找人对付你,你最好小心点,你现在最好把那只破鞋给丢掉,如果你想活的更滋润一点,就把把那只破鞋亲手送到赵恺的手里。。。咳咳。。。”

    原来是赵恺,我深吸一口气,我有点奇怪,我说:“你关心我啊?”

    “哼,只是给你提个醒,我也要告诉你,赵恺这个富二代,是我准备收山之作,你不要坏了我的好事。”陈俊才说。

    我皱起了眉头,收山?陈俊才最近有点奇怪,咳嗽的很厉害,而且野心也越来越大,之前他告诉我,如果宰肥羊,最好不要过千万,但是这一次,他直接宰了将近一个多亿,有违常理,但是谁知道他想什么呢。

    我说:“师父,我跟你不一样,你没有人爱,我有,我的女人爱我,如果我把他送给别人,那我是什么?自己给自己封一个龟公啊?”

    “女人。。。小江,女人靠不住的,女人比男人还爱钱,你相信我,总有一天,赵恺会用钱教会你什么是一个男人,现在听我的,免得以后你受伤。”陈俊才说。

    我不屑的笑了起来,我说:“师父,你是不是还记恨着你当年被女人抛弃的事呢?”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陈俊才冷冰冰的说。

    我一听陈俊才语气变了,我立马就挂了电话,不想在跟他废话,我把手机丢在床上,妈的,陈俊才好像很在意之前我说的那个女人一样。

    被女人抛弃了而已,有那么痛苦吗?

    如果他真的还记得,或者说,他一直都在记恨那件事,那陈俊才真的有点可怜。

    “你就那么爱周瑶啊?”冯莉莉问我。

    我皱起了眉头,看着窗外,我说:“不管你的事。”

    冯莉莉站起来,说:“嗯,我以后都不问了,我们开心就好。”

    我转身搂着冯莉莉,捏着她的下巴,我说:“对你的善解人意,我真的爱死了。”

    冯莉莉笑着咬着我的嘴唇,让我感觉到吃痛,她说:“你也让我着迷。”

    我们两个相互拥着,又快摩擦出火花来了,我呼吸加重,刚想把她抱起来,但是我手机就响了,我恼怒的去拿着手机,我看着是阿龙打来的,我就接了。

    “喂。。。”

    阿龙说:“江师父,现在方便吗?我们现在去看料子,我去接你。”

    我说:“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去。”

    “好,那你来吉茂亨原石贸易大厅。”阿龙说。

    我挂了电话,皱起了眉头,姐告吉茂赌石市场是瑞丽最大的赌石市场,基本上所有的毛料都在这里先交易一遍。

    我收起来电话,跟冯莉莉说:“看好了那些工人。”

    冯莉莉说:“知道了,我等你回来。”

    我点了点头,就下楼去了,我自己开车去吉茂,虽然不远,但是这个天气,我还是想开车去,我到了吉茂赌石市场,就下了车。

    阿龙朝着我招手,我就走了过去,看着王发站在他身边,王发跟我说:“江师父,料子是一个老缅的,不是很大,这块料子我乔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拿定注意。”

    我听了就说:“赶紧看料子。”

    王发带着我们进去,到了吉茂赌石市场,这里现在没什么人,只有早上人才多,中午大多数都在案子上睡觉,或者聊天,晚上就去德龙了。

    我们走到一个老缅的摊位前,这个老缅很黑,而且很穷的样子,浑身破烂,但是手上的那块镶金的劳力士出卖了他,其实他很有钱。

    王发说:“料子呢?”

    这个老缅没有多说,直接把料子给拿出来,放在案子上,我看着料子,公斤料,十七八公斤左右,二十多厘米长,十多厘米宽,椭圆形的样子。

    我一看就知道水石,只有水石是这个形状。

    我看皮壳,黄沙皮,皮壳很细腻,典型的大马坎黄沙皮,大马坎翡翠原石以半山半水闻名,其次是水石。大马坎场口出产的玉石近几年在翡翠原石市场特别火热,我们熟知的三彩翡翠,黄加绿翡翠,几乎都产自这个场口。

    一般人都会觉得大马坎的水石会比较好赌,主要就看裂的深浅。

    但是其实大马坎的料子最难赌,因为想大赢非常困难,但是小输就很容易了,几乎都是输,你也输不多,所以这种料子最容易欺骗新手,但是用来对付我,就有点蠢了吧?

    我看着料子,这块石头的品相并出不了什么翡翠手镯,虽说牌子绰绰有余,而且一箩筐,但这块料子更是适合做一个小摆件,要知道,大马坎翡翠原石用来巧雕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灯光下不错的黄雾表现,淡淡的糯冰质感,一般这样情况,就是赌这块料子有没有裂和底子是否干净的情况了。

    我问:“料子什么价?”

    王发说:“十三万。”

    我听着就看着王发,妈的,这人脑子有病?花五十万请我出手看料子,但是结果看的料子却只有十三万?

    我心里越发的小心起来了。

    事出无常长必有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