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章:渔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发老板这个时候,在赌场赌钱输钱了,这件事怎么就这么巧合呢?

    一切看上去都像是一个骗局在朝着我行进。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问:“阿龙,他需要多少钱?”

    “噢,他输了七千多万,把自己的店铺抵押了,也把车子房子都卖了,还了五千万多万,还差两千多万吧。”阿龙说。

    我听到阿龙的话,我就说:“噢,知道了。”

    我说完就要挂电话,但是阿龙立马问我:“江师父,你借还是不借啊?”

    我说:“我跟他又不是朋友,我借什么?”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一切看上去太假,所以我不会上当的,到了这里,我就知道,这明显是一个骗局了,那有这么巧的事情?

    用五十万雇我,然后看十三万的料子,最后开出来那块极品黄翡,然后今天晚上他去赌钱,就输光家产,这种把戏,太低端,骗不到我的。

    周正才看着我,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没事,不重要。”

    我刚说完,就看门外面来了几个人,穿着西装,拎着公文包,还有警车,我看着就很惊讶,周正才也惊讶了起来,所有人都看着那几个人。

    “周先生,我是赵先生的律师,关于合同的事情,我们请了房管局的人来取证,请你配合调查。”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懵逼了,周正才也懵逼了,但是他还是乖乖的配合调查,毕竟警察来了。

    这一切,都显得有点仓促,让我措手不及,也让周正才措手不及,但是一切都是可预见的,我早就知道赵恺这个混蛋没安好心了,但是没想到他用这样的手段。

    我没有参与调查,因为我并不是公司的人,我只能等,我来到了我自己的店铺,冯莉莉在化妆,看到我来了,就说:“怎么愁眉苦脸的?”

    我没有搭理冯莉莉,而是坐下来,现在我该怎么办?跑路是最好的选择,他们摊上事情,跟我没关系,但是如果我不跑,我就要接手这个烂摊子,反正该占的便宜都占了,该得到的都得到了,我何必还要继续下去呢?

    这个时候,我看着那辆法拉利488停在我的门口,我知道是赵恺来了,果然,他走下车,朝着我的店铺走。

    我看着他,笑着说:“你好赵先生。”

    赵恺说:“你这个臭小子,还跟我玩阴的?哼,当着我的面说要离开周瑶,但是却在她的面前摆我一道?你有种啊。”

    我笑着说:“赵先生,你这么有钱又多金,要什么女人找不到?何必跟我抢一个你曾经看不上的女人呢?”

    赵恺不屑的说:“老子就是爽,你管的着吗?”

    他的话,让我很不爽,但是我没有发脾气,跟他发脾气没必要,现在要想想该怎么脱身。

    “你呢,现在也应该知道我的手段了,我告诉你,周正才马上就要破产,你这个小子,骗吃骗喝骗财骗色也应该骗够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吧。”赵恺说。

    我皱起了眉头,如果冯莉莉不在这里,我立马就会服软,但是冯莉莉在这里,为了显示我内心对我的女人的厚爱,我立马说:“哼,你以为你赢了吗?你以为用这样的手段就能得到周瑶吗?你想的太天真了,周瑶是爱我的,她一点都不爱你,你这个混蛋。”

    赵恺有点意外跟失望,但是很快他就笑着说:“他们的生死现在掌握在我的手里,能救他们的只有我,你想救他们?好,那我们就比比,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我心里打鼓,其实我根本没有想要救周正才的意思,我也救不了啊,如果他违约,可是要赔三亿的违约金啊,我到那弄这笔钱?

    但是我还是要嘴硬,我说:“那就走着瞧好了。”

    赵恺点了点头,说:“走路小心点,别让我逮住你。”

    对于赵恺的威胁,我心里十分的不爽,一个富二代,哼,有什么了不起的,走着瞧就走着瞧。

    赵恺不屑的出去开车走了,他刚走,我的电话就响了,我看着是周正才打来的电话,我接了,他说:“死了死了,这次真的死定了,他们要告我啊,我要么还钱,要么坐牢啊,小江,我不想坐牢啊,我该怎么办啊?”

    我听到周正才着急的声音,恨不得骂他一句活该,但是我还是耐着性子说:“周叔叔不要着急,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冷静一点。”

    “我没办法冷静啊,小江,我们在赌一次吧,那块料子非常好,你给我一点股份,说不定我们还能赌赢啊。”周正才立马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周正才是不是疯了?他如果赔偿违约金的话,那是三亿,那块料子虽然能赌赢上亿的大料,但是三亿是多少钱他自己不清楚吗?

    但是我突然皱起了眉头,那块料子,现在是个炸弹,但是也是个宝贝,我好不好把料子拿下呢?

    现在这看上去是个局,但是我好不好像陈俊才那样,把别人的局,变成我的局呢?

    我皱起了眉头,可以赌一次。

    我说:“周叔叔,你别急,这件事先稳住,我来搞定。”

    这个时候周瑶拿过来电话跟我说:“小江,你有什么办法吗?我们现在真的很危险,如果违约的话,我们把公司卖了都偿还不起,如果赔不起的话,我爸爸就要坐牢,我也可能会坐牢,你忍心看我坐牢吗?”

    我心里痛骂这两个笨蛋,一开始要不是他们贪心,怎么会有这种事?

    但是我不能说,我认真的说:“周瑶,你是我女朋友,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出来办法的,你别着急。”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冯莉莉立马就贴过来,搂着我的脖子,说:“小江,你真的太有魅力了,我真的爱你,可是,如果你能像是爱周瑶那样一半来爱我,我死也愿意了。”

    我在冯莉莉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她立马就要发浪,我赶紧打住,我说:“现在我有事,等晚上回来,我在好好的收拾你。”

    冯莉莉咬着嘴唇,发浪的说:“我等你。”

    我从冯莉莉的身上离开,出去开车,坐在车里,我给王宝打电话,我说:“喂,王宝,我要你注册的公司,你注册了吗?”

    “嗯,注册了,已经完成了,我正想跟你说呢,但是刚才阿龙跟我商量一些事情,耽误了。”王宝说。

    我问:“什么事情?”

    “噢,阿龙跟我说,那个王发老板遇到了困难,到处借钱,问我能不能周转一点,我说我那有钱周转他这个大老板呢?是不是,阿龙就说,我们要不要弄两千万,把王发老板手里点了料子给弄到手,阿龙很兴奋的样子,但是可是我们都没钱。”王宝说。

    我眯起眼睛,这件事,看上去像是局,但是又不像,我说:“我知道了,你先稳住阿龙,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打算。”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王宝给我的消息,有很大的作用,但是我害怕这也是局,阿龙到底怎么打算的,还得从孟婕那里下手。

    我给孟婕的小号发微信:“晚上来我店里直播,有点事问你。”

    我发完之后,就把信息给删了,然后开车去找我师父陈俊才,这件事,我还是想听听陈俊才是什么想法,虽然我痛恨他,但是这件事有利可图,所以,我相信他应该会跟我商量商量的。

    车子开到了我师父的赌石店,我下车,屋子里没有人,但是我听到小黑屋里有很急促的咳嗽声,我就走了过去,是我师父在咳嗽,他的咳嗽声很大,也很急。

    突然,声音停止了,我看着我师父猛然走出来,就吓了一跳,我心里骂他是个老鬼,神不知鬼不觉的。

    “你来干什么?”陈俊才冷冷的问我。

    我看着他的气色很难看,嘴角还带着一丝血丝,我说:“你咳血了?”

    “哼,管你什么事?滚。”陈俊才愤怒的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我来找你商量一件事情,跟钱有关。”

    陈俊才听了,就走到赌石店的大厅坐下来,说:“说吧。”

    我立马就把之前遇到的事告诉了陈俊才,最后我问:“师父,这会不会是一个局?”

    “屁话,当然是一个局,不过,这个局很不高明,像我们这样的人,一眼就看穿了。”陈俊才说。

    我点了点头,我立马说:“师父,现在那块料子很好,虽然没有炒作的沸沸扬扬的,但是,我们可不可以把这个局给抓过来,然后顺手牵羊呢?”

    陈俊才翻眼看着我,说:“局,最怕的就是局中局。”

    “你的意思是,他就是要用一个低端局,然后来引我入局?”我惊讶的问。

    陈俊才点头,说:“什么是返璞归真你懂吗?有时候高手最容易栽到一个简单的局当中,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高手知道,这世界没有什么局能骗的了他们。”

    我听着就心头凉了一截,妈的,大师就是大师,一言惊醒梦中人。

    但是陈俊才立马说:“可是,是局,就有目的,你只要了解到他们的目的,你就可以破局,然后从中渔利了!”

    陈俊才的话又一次点醒了我。

    他说的对,如果能知道他们的目的,那么这个局。

    也就不可怕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