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3章:要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瑞丽,赌石赢钱的第一件事是干什么?

    就是晒钱。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晒钱之后,心里很爽,而且手机一直在响,但是我就是不接,哼,我就是要吊着那些人。

    “哇,江师父,你真牛,这么多钱。。。”冯莉莉兴奋的说着。

    我看着冯莉莉,她很听话,我就拿起来一捆钱丢过去,我说:“你的。”

    冯莉莉把钱接着,说:“谢谢江师父。”

    我看着王宝,我说:“你想要多少。”

    王宝嘿嘿笑了一下,说:“江师父,你给我多少就是多少。”

    我听着这句话,非常高兴,王宝很听话,我直接拿起来十几捆钱抱着到他身边,我说:“大概一百万吧,你帮我做事,我不会亏待你的。”

    王宝抱着钱,兴奋的说:“谢谢江师父。”

    我点了点头,看着站在一边愣神的阿龙,还有眼睛直勾勾盯着这堆钱山的孟婕,阿龙是没有脸问我要钱的。

    我说:“阿龙,这件事过去了,好吗?经历这么多事,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你拿赌场的钱,我帮你,你跟人家联合起来坑我,我也救你,外面的人,给你的好处,都是假的,那个什么赵恺,最后他会救你吗?你也看到了,人都给埋了,狠话好话我也都不说了,以后怎么样,你自己看着办。”

    孟婕立马说:“知道了江师父,他一定会好好做人的,一定会帮你做事的,是不是阿龙?”

    阿龙立马就苦着脸说:“是的江师父,如果我在敢有什么坏心思,那我还真的就不是人了,江师父,你放心吧,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都听你的。”

    我点了点头,我说:“行了,你们走吧。”

    孟婕点了点头,但是还是看着那一堆钱,不舍得走,我当然不会给阿龙还有她一分钱,我虽然放过阿龙,但是如果我在给他钱的话,那么,这就是过分的愚蠢了。

    两个人离开了,我让王宝也消失一段时间,免得赵恺如果报复,会找到他,我当然害怕赵恺报复,赵恺也是有钱人,能在缅甸开矿,他爸爸当然不是吃素的,这次吃亏了,肯定会报复的,但是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人都走了,只剩下冯莉莉,她躺在钱堆上,说:“真的佩服死你了,我的天呐,你怎么赚这么多钱?”

    我说:“有两千万是我的,其他的都是别人的。”

    “那也很多了,你知道两千万是多少吗?我爱死你了。”冯莉莉兴奋的说着。

    我把钱锁起来,拖进地下室,今天晚上什么都不做,我要拿着这块石头去请教陈俊才,这块石头我看不出来哪里有问题,这是非常不好的,我要赌石的路长着呢,我当然是要学到更多的赌石知识。

    我拿着石头要走,突然冯莉莉就把门给关上了,说:“想走?去找谁?周瑶?”

    我看着她,我说:“去找我师父,我要好好的摸清这块料子,还有,把文件给我放下。”

    周瑶把那袋文件放在眼前看了一下,说:“还以为你要去找周瑶呢,我想要你,你得喂饱我了才能走。”

    我一把将文件夺下来,我说:“馋猫,别坏我的事行吗?我要是你,现在拿着钱,出国玩一玩,要是人家报复起来,可能会死人的。”

    冯莉莉咬着嘴唇,说:“我不怕。”

    我推开冯莉莉,我说:“等我回来再说。”

    我不想跟冯莉莉纠缠,男人在做事的时候,非常讨厌女人碍手碍脚的,冯莉莉也算是听话,没有缠着我,她说:“那我明天去马拉西亚玩了,你可别想我。”

    我没有搭理她,我身边的人,这个时候走的越干净越好,免得被抓了,弄出来一点什么事情来。

    我开车去找我师父,我看着那块料子,对于这块石头,我是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这也可能是我的功力不够吧。

    车子到了我师父的赌石店,我下车,抱着石头进去,我听到陈俊才咳嗽的声音,很大,感觉是要把肺给咳出来一样。

    “师父?”我喊了一声。

    这个时候,我看着他从房间里面出来,脸色有点发黑,我说:“你没事吧?”

    陈俊才瞪着我,没有回答我,只是指了指石头,我立马把石头放在桌子上,我说:“师父,这块料子,你看看?”

    陈俊才看着石头,说:“就是这块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师父,这个局是你帮赵恺布的吧?”

    陈俊才没有回答我,只是拿着强光手电在料子上照射起来,我说:“师父,按照你的性格,不应该啊,如果你帮别人布局,就不应该提醒我,你也不像是关心我的人啊。”

    陈俊才手了手电,说:“只是告诉你,宰人终究会有被宰的一天,宰肥羊是偏门,可以富贵一时,不能富贵一辈子。”

    我有点惊讶,看着陈俊才,这还是那个陈俊才吗?怎么会这样?

    陈俊才坐下来,说:“这块石头,是造假高手拿出来的料子,可以以假乱真,如果不是我提醒你,现在你已经死了。”

    我说:“哪里假?我看不出来啊,这块料子,不像是贴皮的料子啊。”

    陈俊才不屑的笑着说:“料子的皮壳是仿黄沙皮的,这块料子是利用质地差、裂隙发育、有色无种的新场料翡翠原石见表面进行人工打磨,形成圆滑的鹅卵石状,并将原来具有黄色的部位进行抛光开窗,其它部位用黄色染料涂抹掩盖,形成黄沙皮的“赌石”。

    我听着就震惊了,我说:“还能这么仿?”

    “赌石的世界,你不懂,那些造假高手厉害着呢,你看这个开窗,由于开窗部位黄色十分诱人,让人有广阔的遐想空间,都想去一搏一搏,而一旦买下切开,必垮无疑,这个黄色,其实是真的肉色,是用一块极品的黄翡贴上去的。”陈俊才说。

    我看着石头,我说:“怎么贴上去的,为什么在窗口我没有看到铁皮的表现呢?”

    陈俊才抱起来石头,朝着地上猛然一摔,我吓了一跳,看着,石头摔裂了,我看着有很多铅块掉落下来,我立马把石头给抱起来,看着,居然是个空心的,我真的有点震惊了。

    陈俊才说:“料子是从另外一边掏了一个空,然后把肉质都给掏出来,在填充凝胶跟铅块,在快要成型的时候,把这块黄翡贴进去,所以,你看上去,料子就是一个整体,并且,你打灯,看到的都是黄色,其实,那都是凝胶翻色黄翡的色,这块石头,行里面叫阎王肚。。。咳咳。。。”

    我惊讶的把地上那块黄翡拿起来,这块黄翡有五厘米长,但是很薄,大概有五毫米后,我说:“这个造假的成本,有点高啊,这块料子,得多少钱?”

    “假的,用剧毒染色的。”陈俊才说。

    我听到了之后,立马将手里的翡翠丢了,心里震惊,我看着摔碎的石头,果然,里面的肉质是白的,只有外面是黄色的。

    我赶紧拿着毛巾擦手,陈俊才说:“赌石这一行,深着呢,就算是老鸟,也有吃错药的时候,这个造假的人,以后你要小心,说不定,你还会遇到。”

    我听着就看着陈俊才,心里有点嘀咕,最近的陈俊才有点不对劲啊,死气沉沉的,我看着料子,这个高手,确实厉害,这个手段,一般人是死定了吧?

    把一块料子给掏空了,然后做一个这么好的色,如果不是陈俊才提醒我,我还真的就栽了。

    我看着陈俊才,我问:“你为什么要帮我?赵恺给了你好处了吧?你不是告诉我,收了钱就要做事,为什么你又出尔反尔呢?”

    陈俊才不屑的看着我,说:“老子高兴。”

    这句话把我给堵的屁都放不出来,妈的,陈俊才的脾气真的古怪。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行了,那我走了。”

    陈俊才看着我,说:“小江啊,我教你的哪些本事,你,都忘了吧。”

    我听着就更惊讶的看着他,我说:“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哼哼,小江啊,佛家说,一切讲因果,你今天骗人,明天就会被人骗,这个亲生经历,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以后呢,可以赌,但是千万不要在骗了,我也知道,你的店铺开了,这很好,你应该会比我强,但是,谁弄你,你就得把他往死里弄,不要留活路。”陈俊才说。

    陈俊才的话很古怪,我看着他,不理解,我突然皱起了眉头,我问:“你是不是真的要死了?”

    陈俊才哈哈笑起来,但是很快又咳嗽起来,咳嗽的很厉害,我看着血都咳嗽出来了,我说:“你。。。”

    陈俊才深吸一口气,说:“没事,就是烟抽的多了,小江,咳咳,我女儿,你把她怎么样了?”

    我立马皱起了眉头,我说:“能怎么样?好吃好喝给钱住酒店,我可没动你女儿。”

    陈俊才冷眼看着我,冷冰冰的说:“最好不要,否则,我会亲手让你身败名裂一无所有的,走吧,有机会,我们在合作一次。”

    我看着陈俊才要死的样子,立马离开了,我坐上车,看着咳嗽的陈俊才,心里想着。

    他不会真的要死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