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章:抛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男人的欲望是无法满足的,永远无法满足。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男人就是在无尽的追求释放自己的欲望过程中慢慢消亡。

    薛晴穿好之后,跪在床上,咬着嘴唇,说:“高兴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很高兴,但是不满足,我希望下次,你能在放荡点。”

    “你跟丁华龙完全不一样,我更喜欢你这种人,我今天晚上很开心,谢谢你小江。”薛晴说。我点了点头,薛晴说:“那个赵蕾,我希望你能搞定她,我不希望我的地位受到动摇,丁华龙尽管不在需要我,但是我不能自暴自弃,我费尽心机得到的旅行社,我一定要抓住。”

    我点了点头,我说:“那个赵蕾,我会想办法对付的,我送你。”

    薛晴摇头,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她说完,就在我的嘴唇上深吻了一下,当我要继续的时候,他有立马离开我,快速的逃离。

    我靠在床上,舔着嘴唇,女人,真有意思。

    当彻底的弃守阵地之后,整个人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一样。

    我靠在床头,很享受现在的生活,但是我知道,想要维持这种奢华又美妙的生活是非常困难的,我手里面的两千多万,是远远不够的,在瑞丽这条街,很多人都是千万富翁,但是所有人都觉得危机感十足,因为有可能你就会输的倾家荡产。

    就算是赵斌那样的人,也还在时时刻刻的为自己的事业所奋斗,所以,我就更不能漂浮了。

    我要赚更多的钱。

    我在大酒店睡一觉。

    享受一下一晚上一万多的房间是什么滋味。

    早上起来,我睡的很爽,五星级酒店就是爽,但是爽了之后,我还得滚蛋,这里一万块钱一晚上,我是住不起的,要不是为了跟薛晴一起,我才不会住这么贵的酒店。

    对于女人呢,我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像冯莉莉那样的女人,也只能在我的房子里,而薛晴这样的女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本来就有钱,如果我不能给他们一个优越的环境,我怎么对得起他们那娇贵的身体呢?

    我起床前往阿龙的赌石店,到了赌石店,我使劲的敲门,因为发生了不少事,所以没开门,很快门就开了,我看着开门的是孟婕,她看到我之后,就笑着说:“你怎么来了?找。。。阿龙?”

    我点了点头,孟婕让我进去,我看着阿龙在切石头,看到我来了,就说:“江师父你来了。”

    他把手里的活放下,我看着还是鼻青脸肿的他,我问:“有没有哪家要放货的消息?”

    “低料的话,姐告到处都是,高货的话,得费点功夫打听。”

    我说:“那给我打听,要高货。”

    阿龙点了点头,我从包里面拿出来两万块钱给他,我说:“拿着用。”

    阿龙立马说:“谢谢江师父。”

    我是要开赌石店,但是那只是糊口的,要是真的要赚大钱,还是得屯石,高手都屯石头,就像是赵斌那样,他在缅甸公盘上买了那么多料子,但是他不卖,而国内市场的好料子,他又全买,这样,整个市场就由他们说了算了,他们想什么时候卖料子就卖料子,想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

    那帮广东人现在也没办法,公盘不开,他们就得在这边耗着,要么被宰,要么高价买。

    阿龙拿了钱,立马就出去找人联络,他现在做事很利索,我坐在店里等着,孟婕给我倒了水,说:“他那天回来之后,哭了一晚上,给吓的。”

    我笑了一下,我说:“那几个人都给活埋了,你能不害怕吗?真是要命的事。”

    孟婕说:“你真厉害,对了,我们欠你的钱,你能不能。。。”

    我看着孟婕,我说:“屁话,几百万说不要就不要了?”

    “我给你肉。。。偿。。。就免了吧。”孟婕魅惑的说着。

    我说:“别给我废话,小江拿了一千万,你拿了五百万,你这辈子,就得给我干一辈子,不过,你要是听话,把阿龙给我看住了,我告诉你,我会给你钱的。”

    孟婕点了点头,说:“知道了,你人其实挺好的。”

    我不屑的抽了一口烟,我可不是什么好人,这个时候阿敏小姐给我电话了,我立马接了电话,我说:“喂,阿敏小姐?”

    “江先生,我大哥很感激你帮他把钱给填补上了,我大哥说,无论如何,都要亲自请你吃饭,月底,我们在仰光大酒店请你吃饭,务必商量。”阿敏笑着说。

    我听着就很惊讶,我说:“我请,我请,怎么好意思让你大哥请呢?”

    “不,江先生,我大哥这个人,他说了,就一定要做大,我希望江先生能够按照我大哥的意思去做。”阿敏说。

    我听着就哽咽了一下,妈的,这个饭,不好吃啊,但是我也要去,如果我不去,估计这就不是请我吃饭了,而请我吃罚酒了,不知道跟这个阿敏小姐掺和在一起是不是一件好事。

    “好,我一定会到。”我说。

    “嗯,江先生,那位赵先生没有找你的麻烦吧?”阿敏小姐问我。

    我立马说:“倒是威胁了我一下,而且,还想结交扎昆将军。”

    “嗯?”阿敏小姐冷声的嗯了一下。

    我立马说:“我又不认识,我说他找错人了,但是他就是不听,就威胁了我一下。”

    “嗯,江先生,到时候再说,这个人很有钱,我对他的钱很有兴趣。”阿敏小姐说。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无奈的笑了一下,妈的,赵斌,看样子,你要比我先倒霉啊。

    我捏着下巴,不知道他这个大哥什么人物,性格怎么样,我要怎么才能在他们中间如鱼得水呢?

    这个时候小江回来了,他跟我说:“江师父,打听到了,一个老缅在吉茂赌石中心挂了一块石头,底价都要二十万,听说是高货,咱们去看看。”

    我点了点头,吉茂赌石中心是姐告最大的毛料赌石市场,这里有很多店铺,老缅可以在这里自由出手手里的货,也可以在这里寄售。

    料子的底价二十万,那么肯定是高货。

    老缅虽然经常狮子大开口,但是寄售的料子,就是诚心要卖的,而且挂了底价,那肯定货不错。

    因为寄售是要收寄售费的,你卖的越贵,寄售费越贵,所以他们不敢多要钱。

    在赌石行里,那些上千万的赌石,千万别碰,都是局,都是人家炒作出来的,正儿八经赌石的,去赌石店自己赌,当然,你要交学费,三五年,你也就懂了,但是这是最安全的,你要是找别人掌眼,你就完了,那时候你就是肥羊了,人家想怎么宰你,肯定就怎么宰你。

    我跟阿龙坐车去吉茂,到了吉茂赌石店,我们下车,阿龙带着我上门去找老板,这个吉茂赌石店的老板是个精瘦的老头,五十多岁,这种人不好对付,在赌石店摸爬滚打几十年,肯定什么阵仗都见过了,不像是小年轻,好糊弄。

    “温老师,跟你打听一个事,有个老缅挂的料子,二十万底价的那块,能拿出来看看吗?”阿龙说。

    那个老头没多说,直接去拿料子,阿龙跟我说:“这个老头叫温老九,在店里当店主,这家店是好几个人合伙的,这个人厉害。”

    我点了点头,吉茂是个大的赌石市场,这家点就叫吉茂赌石市场,肯定是合伙的,要不然,没有人能撑的了这么大的招牌。

    温老九把料子拿过来给我看,说:“看的懂吗?我给你解释解释哪里好?”

    这个老头倒是实在人,我说:“不用,我自己看。”

    不管这个老头是不是好心好意,但是我不都用他给我解释,我得自己看。

    我问:“有多少人看料子了?”

    “就你一个人,底价二十,太高。”温老九说。

    我点了点头,在赌石行,真正想出手的料子,价格不会过百万,尤其是全赌,那些动辄过百万的全赌料,都是蒙人的,他们放出来价钱,万一有傻逼上钩了,他们就是能宰一个是一个。

    真正要出手的料子,正儿八经做生意的全赌料都是很便宜的。

    我看着料子,个不大,也就海碗大小,黑色,腊皮壳很多,大部分腊壳尚未脱落,粘得紧紧的。

    这是后江第三层石头的特征,这样的石头很值得一赌,我心里暗暗高兴,但不能表露出来,要不然货主发现了就会漫天要价。

    接下来再细看,石头上没有一粒松花,也不翻沙,这就有点玄了。

    我拿着喷水壶,泼点水再看,还是不见松花,不见翻沙,我拿着桌子上的放大镜来看,也找不到一颗松花。

    这时候,我开始注意皮的本身了,不看则已,一看真叫人吃惊,不敢相信,反反复复看了半晌,我才敢认定,心里是一阵惊喜,因为裸露出来的皮正是蟒带!

    陈俊才曾经告诉我,后江第三层石头如果不翻沙,注定腊壳紧,只要有蟒,没有松花也可以赌。

    这件石头只露出了三分之一的皮,没人敢认定这都是蟒,能看出这是蟒的没几个人。

    我看着温老九,我问:“一口价?”

    “一百万。”温老九直接说。

    这个价格有点高,寄售的店铺当然是想卖的越高越好,因为越高他们提成越高。

    我立马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立马就走。

    哼,料子我看中了,但是我先晾你三天,反正没人看料子。

    这块料子可赌,而且是可赌高级戒面的高货料,哼,我可以拿这块料子去诱惑陈洁,就拿她抛砖引玉。

    但是我不急。

    三天以后我在来找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