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章:心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洁考虑了半天,我看着她,认真思考的女人,也是非常漂亮的,那脸蛋,那锁骨,那只紧捏着的手,都是画一样的媚态,引的男人惹火上身的感觉。★首★发★追★书★帮★

    陈洁考虑了一会,立马说:“对于翡翠我懂,但是对于赌石,我并不懂。”

    “我懂就行,你拿钱跟我,咱们两一起下水赌,懂吗?我要跟你绑在一起。”我说。

    陈洁深吸一口气,说:“为什么一定要跟我绑在一起呢?”

    我说:“哼,我怕你跑了,你家广东的,你拿了货就跑了,那不行,我得让你在这里有一个魂牵梦绕的那么个事,那么个人。”

    陈洁无奈的笑了起来,说:“你这个人确实有意思,你好像很小心别人,又很喜欢控制别人。”

    “那愿意让我控制吗?”我问。

    陈洁笑而不语,这个时候,那李大发过来了,手里拿着货,一大包,他跟我说:“江师父,你够朋友,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下次有这样的好货,你还找我。”

    我说:“不送。”

    李大发立马严肃起来,说:“不用送,不用送,回头我在酒店请客,江师父一定要给面子。”

    他说完就赶紧带人走了,我笑了一下,这个潮汕人,还真是会给自己找台阶。

    这个时候王宝拿着支票过来,说:“江师父,钱。。。”

    “去兑了,打到我账户里。”我说。

    王宝立马说:“好,我知道了,我会把事情办好的。”

    我看着陈洁,我说:“走?”

    陈洁站起来,说:“好,就跟你看看那块石头。”

    我笑了一下,带着他们一起下楼,开车去吉茂赌石市场,到了市场,我看着阿龙在门口盯着呢,跟店铺里的人聊天。

    我说:“王宝,等会你进来,都懂吧?”

    王宝点了点头,说:“我知道,江师父,你放心吧。”

    我带着陈洁下车,朝着赌石店走,阿龙看着我,就站起来,说:“江师父,你来了。”

    我说:“料子有人看了吗?”

    “有一个人看了,我打听了一下,是七彩翡翠公司的,出了六十万的价,但是没拿下,就走了。”阿龙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妈的,七彩翡翠公司出价了,看来如果我不狠狠心,可能就被人家拿下了。

    我走了进去,看着温老九,我说:“老师父,料子还在吗?”

    “在呢,人家出六十万了,你给什么价啊?”温老九说。

    我说:“那价钱实吗?”

    “人家七彩翡翠公司的人,还能不实啊,你要是不想要啊,我们在等等,你要是想要,一百万的价钱直接拿走。”温老九说。

    妈的,这就是赌石,你看中料子了,人家就抓着你的痛处,你爱买不买,反正有人要,这跟宰肥羊不一样,宰肥羊的料子都是有问题的,心虚啊,所以,你要价钱合适,直接就拿了。

    我咬着牙,我说:“好,一百万我拿了,但是,这件事不准说出去,七彩翡翠公司的人问也不准说,否则,我找你麻烦。”

    温老九不屑的笑了一下,说:“行里的规矩我都懂,小娃子,你威胁?你还嫩了点。”

    他说着,就把料子给拿出来了,我看着那个海碗大的料子,是那块,我说:“现金?”

    “都行。”他说着就指了指柜台上的微信二维码。

    妈的,现在赌石都非常高级了,我直接拿着手机去扫码,然后付钱,温老九确认了,就看着我,说:“你是陈俊才徒弟吧?”

    我说:“认识?”

    “哼,你师父臭名昭著,你小子拿这块石头。。。。”温老九不屑的说着。

    我听着就说:“你胡说什么呢?信不信我告你啊?”

    温老九不屑的撇撇嘴,说:“哼,肥羊肥羊,你宰别人,别人也会宰你,年轻人,赌石这一行,不要走邪路,能发财的。”

    我赶紧拿着料子走人,不想跟他废话,陈洁跟着我回去,上车之后,陈洁就看着我,说:“宰肥羊?你真的是宰肥羊的?”

    我看着陈洁,我说:“别废话,我宰你了吗?我要是宰你,那批料子你能拿到手啊?信我就心,不信,就下车,当没见过我。”

    陈洁看着我,脸色阴沉了下来,说:“你这个人真的善变,有点可怕。”

    我笑了起来,看着她不下车,也就知道她的选择了,我开车离开吉茂,回赌石店,宰肥羊的人,行里面都知道,名声臭,我心里很不爽,我承认我宰肥羊,但是我跟陈俊才不一样,至少,我让人家拿到钱了。

    而且,我也打算做一个真正的赌石大王,所以我才赌石。

    我们回到了赌石店,赌石店围了不少人,原来是孟婕在直播卖料子,我下车,带着人进来,妈的,妈的,冯莉莉不在,店铺有点空,娘们,在外面玩野了我草,都三天了还不回来。

    “我们老板回来了,料子拿到了,我们老板说,这块料子非常的好,今天你们可能有眼福了。。。”

    孟婕说着,就把镜头给了,我叼着烟进去,把料子放在柜台上,这块料子不大,就海碗那么大,后江公斤料,七八斤左右。

    这是后江的蜡皮壳的料子,颜色是青绿色的,但是那是皮色,不能用。

    我使劲的抽了一口烟,这就是赌石,这么大一点料子,一百万,妈的,这是要切,我要是一刀切开了,输了,一百万就没了。

    这不像是宰肥羊,我找一个合适的口子,然后开窗找下家。

    “江师父,这块料子那好啊?我们家老板都在问呢。”孟婕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后江料,看到这三条蟒带了没有,拇指粗细,切进去,能见色就行了,一百万呢,三十万一条蟒带,要是能出高色,给我涨三百万就行了。”

    我说着,就看着有几个人问询而来,我看着都背着包呢,像是背包客,应该是成品行的来收货了,现在赌石行,妈的,有一丁点消息,他们就闻风而来了。

    我看着陈洁,我说:“五十万入股吗?”

    陈洁说:“入股。”

    我说:“钱。。。”

    她笑着说:“我还能少你的?”

    我笑了笑,我说:“行。”

    我决定让陈洁吃一个苦头,让她了解一下赌石行的规矩。

    但是,就得看这块料子能不能切赢了。

    料子就算是有蟒带,也未必见得能切赢,我看着料子,没有必要刷皮,后江料子没有砖头料,是赌戒面的最好的场口的料子,要赌裂跟棉,我看着皮壳上有不少裂,我啧了一下,我说:“这么切吧,就切蟒,这三条蟒带如果都能切出来高色,那就牛逼了,后江的料子,种水底子不用水,就看色怎么样了。”

    阿龙点了点头,去开了机器,然后把料子拿在手里,我画线,先切第一条蟒带。

    机器开了,孟婕就说:“老板你要入股啊,我问问江师父啊。”

    孟婕拉着我,说:“江师父,有老板要入股,你放吗?”

    “不放。”我直接说。

    然后看着料子,石头比较小,所以切的不是很费劲,阿龙很快就把料子给切开了,切了三分之一左右。

    他把石头放在水里面洗了一下,我不紧张,但是挺期待的,以前总是输,妈的,对赌石都心灰意冷了,不知道能不能有个奇迹。

    阿龙把料子个打开,突然叫起来,说:“我草,果然有色带,一指头粗,进去了,江师父,牛气了。”

    我拿着石头看了一眼,就一条色带有色,其他的地方种水还可以,但是没色,裂也是非常多的,但是这个蟒带的色非常浓,正阳绿,我打灯看料子,高冰,料子打光之后,能到玻璃种。

    我很兴奋,大涨,这就是后江料子的好处,种水好,刚性十足,抛光之后效果非常好,只要高色,料子就是暴涨的。

    我看着裂,在石头上画圈,完全可以避开,因为这种料子就是赌蛋面的,所以这些裂可以规避,我画了几个圈,这一条色带至少有二十个蛋面,那就是两百多万。

    “江师父,料子出吗?三百万我拿下。”

    我听到有人喊,我就不屑的说:“你倒是会想,妈的,还能切一刀呢,你三百万,你想的美。”

    我说着就把石头给阿龙,继续来一刀。

    阿龙没犹豫,继续来一刀,我点起来烟,我说:“孟婕,发福利,找一些好的料子抽奖,送。”

    孟婕听着很高兴,说:“我们老板的料子大涨了,他高兴,给游客们送福利了,等会我抽奖啊。”

    我狠狠的抽着烟,这个时候陈洁走过来,说:“你厉害啊,真的赌赢了,这块料子的蛋面打出来,至少都是大十万以上的,这次可以解燃眉之急了。”

    我听着就笑着说:“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她立马看着我,说:“有我一半的股份呢,怎么跟我没关系。”

    我朝着她喷了一口烟,她有点厌恶,我直接说:“钱呢,你给钱了吗?你说有股份,谁认啊。”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陈洁生气的说。

    我说:“我那样啊?要是垮了呢?你会认吗?赌石行入股,得见钱,懂吗?”

    “你。。。”陈洁有点后悔的说着。

    这个时候阿龙又切开了料子,他兴奋的说:“三条都见色,大涨。。。”

    我听着就兴奋的笑起来,看来,赌石还是有赚钱的时候。

    “六百万,江师父,七百万我拿。。。”

    “六百五,六百五我那。。。”

    “我七百,江师父,给我拿吧。。。”

    听到这个报价,陈洁看着我,脸色非常的后悔,她拉着我到后堂,我心里就乐起来了。

    哼,心痒了是吧?

    哼,我有的是办法弄你。

    我要一点点的征服你。

    从身到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