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9章:大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去做某件事情,所有的行动都是有动机的,赵斌拉拢我,就是动机,而赵斌去找陈俊才的老板资源也是动机。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为什么要去找陈俊才的老板资源呢?

    我猜,一定是要卖那块料子,否则,他何必要去找那么多老板呢?

    他手里,现在料子非常多,没有必要卖那块料子啊,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么赵斌一定是缺现金了。

    是的,应该是这样,但是为什么赵斌会缺资金周转呢?他出了什么事呢?

    事情我一定要理清楚才能动手,否则,只会被动,陈俊才这个老狐狸,我吃了一次亏了,就不会吃第二次亏,所以,我很不想被他算计。

    有必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才行。

    我看着陈璐,我说:“想要跑车吗?”

    陈璐立马看着我,说:“非常想,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包括献身。”

    我看着陈璐的样子,我说:“你的身体就那么不值钱吗?”

    “不是啊,只对你,我在别人面前,他们想碰我都不可能的,要不然,李辉也不给我下药了吧?”陈璐说。

    我看着陈璐,心里有点惊讶,还有一点小自豪,我问:“为什么?”

    “因为你对我好啊。”陈璐说。

    我翻了白眼,这他妈的算什么理由,我说:“那个人叫赵恺。”

    “他叫什么重要吗?”陈璐平淡的说。

    我深吸一口气,真的搞不懂拜金女的世界在想什么。

    我说:“行,不重要,帮我盯紧你老爸,我要跟你老爸做一件很大的买卖。”

    “就是骗人嘛,我懂,我会帮你盯着他的。”陈璐说。

    我看着她,心里很不爽,但是又拿她无可奈何,我不在多想,等跟阿敏小姐接触了之后,我在试探一下,如果有机会的话,那么我就做这笔生意,没机会,我也就不趟浑水了。

    我在酒店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看着手机,今天是月底,跟阿敏小姐约好了去仰光吃饭的时间,我收拾了一下自己,但是没什么衣服可穿,这次是去见阿敏小姐的大哥,我觉得要隆重一点,所以,我去到中缅街买了一套隆基。

    我穿在身上,感觉很别扭,隆基是缅甸男子的传统服装,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有点,难受,尤其是这一块布扎在腰上,有点。。。

    不过没关系,我让阿龙还有王宝到机场等我,去仰光得坐飞机,要是开车去,会很远,也很累,瑞丽到仰光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而且签证非常的方便,落地签。

    我们三个到了仰光机场,然后直接拦车去仰光酒店。

    “江师父,这次到仰光来就是吃饭吗?”阿龙问我。

    我说:“见一个人,你们都小心点,别乱说话。”

    两个人都点了点头,我靠在后座上,车子很不爽,后座很硬,这辆车是八十年代的日本车,很破旧,没有我的车坐着舒服。

    车子到了仰光酒店,这座酒店算是缅甸数一数二的代表性酒店了吧,我们到了酒店,我就跟阿敏小姐联系了。

    “喂,阿敏小姐,我们已经到了。”我说。

    阿敏小姐说:“我去接你。”

    我挂了电话,在楼下等,仰光酒店的人也很多,大多数都是来旅游的,或者是常住这里的翡翠商人,基本上都是中国人,要不是为了做生意,谁会来这里住呢?

    我们等了一会,我就看着阿敏小姐,带着两个人走了过来,她穿着特敏,还是那么娇小漂亮,但是我可不会轻视这么一个女人,她的手段,真的能让人痛不欲生,想想赵恺就知道了,那么一个富二代,直接就把手给打断了,黑了他们家两个亿。

    阿敏小姐看了我一眼,就微笑着微微鞠躬,我也点头示意,阿敏小姐带着我朝着电梯走,到了电梯门口,我们直接进去。

    “江先生,你今天很特别,让我想起了一个人。”阿敏小姐说。

    我说:“谁?”

    “我的初恋。”阿敏小姐说。

    我有点惊讶,我说:“是吗?那真的太荣幸了,不过,初恋肯定是没有结果了。”

    “是的,他死在了别人的手里,这让我很痛心,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他了,但是没想到今天。。。”阿敏小姐有些失落的说。

    我心里很诧异,我说:“对不起阿敏小姐,我。。。”

    “不,我很开心,你不用多想。”阿敏小姐说。

    我听着就点点头,电梯很快就到了,我们来到餐饮部的包厢,阿敏小姐带着我进去,仰光酒店的装饰是很有东南亚特色的,而且佛教装饰的味道很浓郁,地毯是藏红花的颜色,房间的布局也很宽敞大气。

    我看着房间里面坐着几个人,一个是穿着隆基的中年人,四五十岁的样子,这个人很高,一米八几,很黑,精瘦,那双眼睛很老辣的感觉,另外一个人穿着西装,带着眼镜,很斯文的样子,但是也很黑,这是缅人的特点,黑。

    “这位是江先生,这位是我大哥华雄,这位是我二哥华豹。”阿敏小姐说。

    我听着立马就说:“两位大哥好,叫我小江就可以了。”

    我说完就伸手,那位华雄走过来,跟我握手,他的手力气非常大,握在我的手上,我感觉像是一双老虎钳在夹着我一样,但是好在他只是握了一下就松手了。

    “江先生,请坐吧。”华雄说。

    我没有拘束,坐下来,对方也显得很客气,并不是我想的那样杀气十足,我坐下来之后,就看着阿龙跟王宝,连个人脸色惨淡,显然是吓的不轻。

    “江先生,今天请你吃饭,是谢谢你给了我们一个赚钱的机会,帮我们解决了危机。”华雄说。

    我说:“我跟阿敏小姐说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而且,我也拿了足够的好处。”

    华雄说:“不不,你不清楚我们上次的危机,克钦人抢了我们的货,杀了我们的兄弟,劫走了我们的钱,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如果我们填不上那笔钱,上面会有人要我们的命,好在你及时出现,帮我们把钱给填补上了,所以,我非常的感谢你,阿敏,把东西拿上来。”

    阿敏小姐立马把一口红木箱子拿过来放在桌子上,阿敏小姐打开了,说:“东南亚最大的虎鞭,对男人很有滋补的功效,这种东西,在内地是违禁品,但是在这里,就是寻常的东西,江先生收下吧。”

    我听着就很诧异,看着箱子里的东西,这玩意,只听过,也从来没想过会用,但是既然是他们给我的礼物,那我就必须得手下,否则就是不给他们面子。

    我说:“谢谢。”

    华雄挥手,说:“江先生的事迹,我也听阿敏说了,她说你是在赌石行里混饭吃的,很有一手,我们也算是同行,在中缅边境,玩石头的人很多,但是倾家荡产的也不少,我们算是望而生畏,所以很佩服江先生。”

    我立马有点惊讶,这个人果然老辣,说话非常有一套,我说:“华雄大哥真会开玩笑,我只是靠石头混饭吃的,不像是华雄大哥,那真是刀口上添血,吃的都是刀刃上的饭,我跟你相比,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你这么夸我,我实在是当不起。”

    华雄笑了一下,我知道他只是说话客气,如果我要是当真了,那我真的就是傻逼了,这种人就是刀尖上添血的人,会佩服我?怎么可能,我当然不傻。

    华豹看着我,说:“江先生,你一手帮我们赚两个亿,这一手,我就很佩服你,但是,这生意,如果能长久的做,那才是好生意,所以,不知道江先生,还有没有这种好生意做?”

    我听着哽咽了一下,果然在这等着我,所有的夸赞,都是想要我为他们做事而已,我看着说到这件事上,两个人的脸色都是非常严肃的,我心里有点紧张,妈的,这些人果然是黑心的人,做了一次还想做第二次,我当然不能满足他们,否则,我就岂不是成了绑架勒索的同伙了?

    我上次做,是因为赵恺要弄我,这次,我说什么也不会做了。

    但是我得有个交代否则的话,就得罪他们了。

    我说:“我在内地做赌石生意,上次的矛盾,也是因为赌石而起,所以,这种机会不常有,如果有,我一定联系你们。”

    “哼,矛盾嘛,没有,可以制造,江先生那么聪明,一定能制造出来的,是不是?”华雄问我。

    他的话,看上去说的客气,但是其实是在逼我,我心里很后悔惹上这种人,但是没办法,现在已经惹上了,后悔也无济于事。

    我皱起了眉头,现在好不好把那件事说出来呢?

    “嗯,江先生,我看你犹豫不决,应该是有生意,你直接说没关系。”华雄说。

    我听着就看着华雄,他好像很期待,但是我绝对相信,他不希望我提及他背后的人,但是如果我现在不说,今天,我想好好的离开这里,也很难。

    妈的,陈俊才说的真对啊,地下钱庄的人,不是那么好用的。

    真的悔不当初,应该听他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