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2章:丧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到了丁华龙的旅行社,在瑞丽大道的商贸区,他们的办公室在一栋比较大的写字楼里,我走进去,看着已经下班的人,都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薛晴也在,看到我之后,就对着我瞪着眼睛。★首★发★追★书★帮★

    我走了过去,她没好气的说:“你要死啊?你打电话给他干什么?”

    我说:“没什么,这样岂不是更好?他知道,我跟你在谈事情,那么别人风言风语说什么,他都不会信了。”

    薛晴悄悄的看了一眼别处,说:“真的怕你了,到我办公室谈吧。”

    她带着我到办公室,我一进门,就把门给反锁了,我直接抱着薛晴的后腰,她立马害羞的说:“别这样,在办公室,会出事的。”

    我立马将她转过去,抱起来她的腿,直接将她推在桌子上,薛晴看着我,咬着牙齿,很害怕又很害羞的样子,想要,又害怕什么。

    “把窗帘拉上,死人。。。”薛晴生气的说。

    我笑着说:“这种玻璃,外面是看不到的,你怕什么?”

    薛晴还是推开我,赶紧把窗帘拉上,说:“你就不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我说。

    我立马抱着她,将她托起来,直接放在桌子上,薛晴也紧张的搂着我,脸上红了一片,紧张的鼻息一阵阵急促的传了过来,嗅着她身上散发的体香味,我的手终于忍不住攀上那诱人的高峰。

    。。。。

    我看着外面的天空,心里很得意,薛晴这样的女人,也算是手下管着几百人的老板了把,但是那又怎么样?还不是我的情妇?

    虽然见不得光,但是那种能对这种高贵的女人为所欲为的感觉,真的很爽,薛晴使劲的在我身上打着巴掌,又羞又愤怒。

    “要死,要死。。。”薛晴小声的说着,深怕被别人知道。

    我笑了起来,直接将她翻转过去,按在桌子上,我说:“自己脱。。。”

    薛晴回头看着我,眼神里都是怒火,但是他还是乖乖的照着我的话去做,我笑了起来,女人果然是对一个男人卸下心理防线之后,那么真的是什么事都能为那个男人做出来。

    我就爱女人这种听话的样子。

    。。。

    办公室里的喘息声很小,薛晴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急促的呼吸快而紧促,那娇羞的样子,显得十分的可爱。

    我趴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薛晴说:“小江,你,你胆子真的太大了,我好怕,但是,我也爱这种感觉。”

    我把衣服丢给她,坐在沙发上,我也喜欢这种感觉,薛晴立马床上衣服,整理好自己,我抽着烟,感觉真的很爽,这种生活是我向往的。

    薛晴坐在我怀里,搂着我的脖子,说:“丁华龙又开始乱花钱了,那五千万,他买了一辆豪车,买了一栋别墅,又养了几个小女人,前天过来问我要钱,我真的好害怕,他又把钱给花完了,我们刚刚度过难关,我再也不想过那种过着今天没有明天的生活了,你有什么办法吗?”

    我说:“男人就这样,花惯了钱的男人,永远不知道什么是省着花,你千万别阻止他,否则,你会招他厌烦。”

    “那怎么办?总不能让他动公司的钱吧,我好不容易才把公司弄上正轨,小江,你神通广大,你帮我想想办法。”薛晴焦急的说着。

    我看着她担心的样子,真的很美,她珠圆玉润的,虽然比不上那些骨感的女人,但是我就喜欢这种珠圆玉润的女人。

    我捏着她下巴,我说:“我马上就有麻烦了。”

    “什么?你有麻烦?什么意思?谁要动你吗?”薛晴紧张的说。

    我嘿嘿笑了一下,我说:“你关心我啊?”

    “废话,我当然关心你了,你是我的命,你是我的天,没有你,我的人生也不会有方向,我也会在丁华龙的魔抓下沉沦,永无天日。”薛晴痛苦的说着。

    我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我说:“琼瑶看多了,说这么肉麻的情话,我是有麻烦,但是别急,我搞的定,这次,我有一个局要做,你在忍忍。”

    “嗯,我忍忍,可恶的赵蕾,那个女人一直到现在都不给我批第二笔钱,虽然她没有再找我们,但是我们都知道,她想着我们自己去找她,那时候她才肯出价,既要钱,又要面子,现在的人啊,为什么那么贪心?”薛晴说。

    “我要是不贪心,怎么把你哄上床?人贪心是正常的,不贪心的人,是贪不到。”我笑着说。

    薛晴搂着我的头,说:“你不一样,我心甘情愿被你贪。”

    我笑了一下,对于赵蕾那个女人,我得找时间收拾她一下,别拿着别人的钱当女王。

    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我看着是王宝的电话,我立马接了电话,我说:“喂,王宝。”

    “江师父,不好了,协会的人带着工商局的人来把我们的店铺给查了,把你的料子都带走了,说我们可能涉嫌伪造名贵重珠宝,把经营证件也都带走了,还要拘留我。”王宝说。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我说:“别怕,跟他们走。”

    “好的江师父,我听你的。”王宝说。

    我的电话还没挂,又有电话来了,我看着是阿龙打来的,我知道,他肯定也出事了,我接了电话,我说:“喂,阿龙,有事吗?”

    “江师父,孟婕被抓,说她涉嫌诈骗,说有人投诉她卖假货,收料子也涉嫌扰乱市场秩序,这该怎么办啊?”阿龙着急的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别怕,回头我保释她,你别着急,稳着点。”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薛晴立马着急的看着我,说:“你的人都被抓了,怎么回事?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

    我在薛晴的脸上亲吻了一下,我说:“我怎么能不急?我急的都上火了,所以来找你泻火啊。”

    薛晴狠狠的在我肩膀上打了几巴掌,说:“不要脸,不要脸,死鬼。。。”

    我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就哈哈笑起来,薛晴立马觉得不对劲,说:“你,你好像早就知道他们要被抓了?你,你搞什么鬼?”

    我立马站起来,把薛晴丢在沙发上,我说:“嘘,别问太多,谢谢你啊,回头在跟你谈生意,我得去认怂了。”

    我说着就打开门,看着外面已经空了的办公室,我就笑了一下,光明正大的走出去,我舔着嘴唇,虽然这件事我早就知道的,但是我现在确实是领教到了协会的力量,随便找个理由,把人抓了,把证件扣了,我的生意就没法做了。

    我下楼坐在车里,拿着手机给陈洁打电话,这件事,我得让她知道啊,一箭双雕。

    “喂,陈洁,告诉你一件不幸的消息。”我说。

    陈洁嗯了一下,问我:“怎么了?料子出问题了?”

    “是的,料子被工商局的人给扣了,我的人被抓了,收料子的,卖料子的,店铺都给抄了,你知道什么人干的吗?”我问。

    我听到电话里面有玻璃杯碎裂的声音,随后就听到陈洁气急败坏的说:“协会的人干的?”

    她的声音显得很愤怒,我就笑着说:“是啊,协会的人干的,我是被你害死了。”

    “哼,我害的?你既然跟我接触了,就应该知道会是这个结果。”陈洁说。

    我立马严肃的说:“你的意思是,我咎由自取咯?”

    陈洁沉默了一会,说:“我们是统一战线的,你现在酸我有意思吗?你应该想想怎么解决这件事,怎么把协会的霸道与垄断给打破。”

    我说:“别想太多,我挂了,我去认个怂,我打这个电话,就是要告诉你,我为你做了多大的牺牲,想想我对你有多好。”

    我说完就挂电话,我看着手机笑了一下,我刚刚给了她很多甜头,他们不敢拿的料子,我拿,他们收不到的料子,我收,而且,我平价给他们,现在我要是倒了,他们的货源就断了,哼,陈洁当然不愿意看到了。

    我立马开车,朝着赵斌的七彩翡翠公司开,到了他们公司,我下车,想要上楼,但是被保安给拦住了。

    “你干什么的?”保安问我。

    我说:“找你们老板谈生意。”

    这个保安打量着我,说:“你什么玩意?我们老板跟你谈生意?你有资格吗?别他妈在瑞丽玩石头的,都以为自己是个老板,撒泡尿照照,看你这德性,够格吗?”

    我舔着嘴唇,不生气,这样的人,永远只能站在门口当一只狗。

    我拿着手机,给赵斌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我说:“赵老板,我在你公司门口呢,找你谈点事情。”

    “哟,江老板,你不是挺牛气吗?找我谈事情?我赵斌可能没这个资格。”赵斌说。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我心里觉得好气,我虽然知道,我可能要被羞辱,但是真的被羞辱之后,我心里还是挺难受的。

    但是,我还是得认怂,要不然,怎么好把事情解决呢?

    我不厌其烦的打了电话过去,我说:“赵老板,大人不记小人过,给我一次机会。。。”

    “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我不在公司,来北平夜总会,我看看,你怎么表现。”

    赵斌说完就挂了,我看着手机,妈的,我知道,今天晚上。。。

    我可能要尊严丧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