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5章:尝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什么是得寸进尺,赵斌就是得寸进尺,陈俊才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他对于人性的了解是我望尘莫及的,他告诉过我,做人,就得得寸进尺,把你的敌人一步步的逼近死胡同,这样他才能乖乖的听你的话。★首发追书帮★

    我现在就是被赵斌逼近死胡同了,他找人抓我的人,封我的店,不给我活路,现在我帮他办成事了,他又不给我钱,我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低声下气。

    当然了,我只是占时忍着而已,回头反击的时候,有他受的。

    我开车立马去找我师父,以前我宰肥羊,宰的都是想周正才跟丁华龙这样的人,都是空有其表的老板,赵斌不一样,他身家亿万,我不是主角,陈俊才才是,所以,我得从他哪里好好的套话。

    车子到了陈俊才的赌石店,我看着陈俊才还在擦石头,我说:“师父,你真有闲情逸致啊,现在还在擦这块破石头。”

    “破石头?没切开之前,你怎么知道他是破石头呢?”陈俊才问我。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行了,别废话,我已经帮赵斌办好事情了,下一步该怎么办?”

    陈俊才咳嗽了一声,说:“知道了。”

    我听着就很急,我说:“知道了什么意思?没其他交代的了?”

    陈俊才把石头放下,说:“想从我这打探消息啊?可以,拿一百万来,我给你透漏点。”

    我心里有火,我说:“你这么说就没意思吧,同样的计策,你从来都不用两次,为什么这次对我连用?”

    陈俊才笑起来,说:“因为,你好骗啊。”

    我心里恼火,我说:“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又骗我?”

    陈俊才笑着说:“如果我说,我故意让你帮赵斌把石头运回来,你会怎么样呢?”

    我听着就傻眼了,我说:“你。。。”

    陈俊才看着我,一副阴险的样子,我深吸一口气,如果是他故意的,那这次,我跟头栽的有点大,等于是我自己把脖子送出去给人砍了一刀。

    但是陈俊才立马说:“怎么,生气了?做我们这行,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生气,人发怒的时候,脑子是不清醒的,我们要时刻保持清醒看局面,你说说,你现在看到了什么局面?”

    “看不出来,我不是主谋,我能看到的,只是残局,还有你的阴谋诡计,陈俊才,你就没想过你老的那一天,你害那么多人,你就不害怕孤独终老,死的时候,连个人都不在身边?”我狠狠的说。

    陈俊才笑起来,说:“有钱就行了。”

    我被他这几个字给气到了,我说:“你行。。。”

    我说完就要走,妈的,跟他一起共事,我真的没有赢的把握。

    “别急,年轻人,要学学收起来脾气,我没有骗你,你把所有的先决条件都办成了,后面的事,就要我登场了。”陈俊才说。

    我立马说:“我不跟你玩了,这次,当我自己亏了,你自己玩去吧。”

    陈俊才咳嗽了起来,说:“你得玩,赵斌这个人,我很不爽,在瑞丽,所有人都怕我,行里的人虽然都知道我宰肥羊,但是没人敢动我,他赵斌敢动我,我就让他怀疑人生,我得让他怕,你得帮我。”

    我说:“那就来点实际的,把局面兜清楚了,要不然我也怕。”

    陈俊才走到我面前,说:“赵斌是协会的人,他屯了多少料子,你应该懂,但是他为什么不卖呢?”

    我说:“待价而沽?”

    “错,是协会不让他卖,广东人在跟瑞丽协会斗,瑞丽协会在跟缅甸人斗,广东人拿不到公盘的货,瑞丽人同样也拿不到,大家都知道,这是老缅的饥饿营销,大家都在抗争,但是缅甸掌握了翡翠的源头,人家就可以不卖给你,所以,瑞丽协会在积极的准备,自己开公盘,所有的石头,都屯起来了,他们要造势,打造内地公盘,他们要告诉缅甸,没有他们的公盘,我们一样活的起来。”陈俊才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协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哼,路边摊上随便一个摊位都是百万摊位,你觉得没有吗?但是,这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要做的,就是抓住他们之间的节点,然后拆开了,对付他们,赵斌在缅甸的矿区是个消金窟,连年投入,但是却没有回报,所有的石头无法运送回来,他只能偷偷的拿回来,而拿回来的石头,因为协会要自己举办公盘而压货,赵斌也是不敢正大光明的卖,所以,才有了前者他来打我的注意,你懂了吗?”陈俊才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他想偷偷的卖,所以,他联系你,希望能从你这里找到老板,可以偷偷的把那块石头给拿走,这就肯定会有黑幕,而所有的黑幕,都是人为操控的,哼,只要看不见,我们就好下手,但是,最终怎么才能把石头给拿下呢?”

    “你跟那个广东的女人,走的挺近的吧?拉她下水了吗?”陈俊才问我。

    我生气的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在做什么的?”

    陈俊才笑着说:“秘密,只要想知道,就一定会知道。”

    我心里有火气,真的,但是我得忍,我说:“你想做什么?”

    陈俊才笑而不语走进去,坐下来,我跟着进去,我说:“说,你想做什么?”

    “你的人被赵斌抓了,店铺被封了,人也被抓了,这一切都是协会的手段,你不觉得厌烦吗?你不觉得憋屈吗?凭什么,他们就能只手遮天?凭什么,他们就能控制翡翠市场?”陈俊才冷冷的问。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虽然我很不爽,但是,我只是一个毛头小子,你只是一个老骗子,我们能做什么呢?推翻协会吗?”

    陈俊才眯着眼,说:“未尝不可。”

    我听着就诧异的看着陈俊才,他说这话的时候,带着恨意,我说:“你的心可比我想的够野啊,以前没看出来啊。”

    陈俊才突然收了表情,笑着说:“有没有想过,做大。”

    我说:“做梦都想,但是我一没钱,二没老板支持,三没有货源,还要被协会压制,我也只能偷偷摸摸的做。”

    “那一个做大之前不是偷偷摸摸的呢?哼,广东人好好利用,他们是唯一一个能跟瑞丽翡翠协会抗衡的人,这张照片给你,拿给那个潮汕的女人看,当然了,她是买不起,但是广东肯定有人买的起,你呢,就联系广东人,从他们嘴里问价,底价,赵斌那边,我来搞定。”陈俊才说。

    我看着石头的照片,我震惊了,一块白沙皮的木那料子,用吊机吊着,目测有一米五高,皮壳非常好看,我看到了擦口,确实冰紫,这块料子真的漂亮。

    我说:“赵斌愿意跟广东人合作?”

    “哼,绝对不会,赵斌这个人在协会经营了那么多年,想要做的位置,不允许他偷偷的跟广东人合作,但是,我们可以,你手里,不是有两个老板吗?可以拿出来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让那个阿敏小姐出来入股。”陈俊才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心里很烦恼,我说:“我有麻烦了,阿敏小姐的大哥华雄拿捏我,我没有办法,以后可能会被他们控制。”

    “怕什么?我们是谋略者,想要控制一个人,是非常简单的,就如你对那个阿龙做的,你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他们,只是要小心而已,每个人都有贪念,弱点,敌人,而我们,就是找出来他们贪念弱点敌人的人,把他们拆分开来,然后找到办法对付他们,制衡很重要。”陈俊才说。

    我皱起了眉头,陈俊才这样的人真的可怕,什么都不怕,脑子又那么灵活,我说:“知道了,我会去做的。”

    陈俊才说:“玩弄别人别人的最好手段,就是让他们看到自己想要的,又吃不到,我们就是钓鱼的人,放出诱饵,让他们自己上钩。”

    陈俊才的话,让我受教了,师父就是师父,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是这手段跟道理,真的牛逼。

    我看着照片,我说:“你在赵斌身边有人吧?”

    “哼,不要过多打听我的事,那是我的人脉与资源,跟你没关系,走吧,对陈璐好点,我当年没有能满足我女人的,我希望你能代替我补偿我女儿,就算作为你报答我的恩情吧。”陈俊才说。

    我嗤之以鼻,没有跟陈俊才多废话,而是上车,开车离开,我看着手里的照片,陈俊才的目标是这块石头,但是我觉得没这么简单,肯定还有更深层次的目标。

    他要我联系广东人,虽然广东人被我利用是最合适的,但是陈俊才说广东人是唯一能抗衡瑞丽协会的,这说明,他要利用广东人做的事情并不简单,还有更深层次的事情。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担心,我感觉,我一步步的掉进了陈俊才的圈套里。

    一个,接着一个,他感觉像是什么都知道一样,这很可怕。

    但是不管了,先走好眼前一步棋。

    陈洁,你这杯美酒,我现在要尝尝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