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3章:腥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冯莉莉风情万种,让我在昨夜尽情尽兴。免-费-首-发→【追】【书】【帮】

    早上被气温的燥热给灼烧醒,瑞丽这边是热带城市,气温是最让人上火的。

    但是这里的翡翠事业,就跟这里的气温一样火热。

    我从床上起来,打开手机,很多电话,周瑶,周正才,丁华龙,都给我打电话了,不用想也知道,是想问那块料子。

    我有回,他们知道就行了,多余的话,不重要。

    我起床之后,打开店铺,发现阿龙跟王宝都在店铺门口等着我呢。

    “江师父,你起来了。”王宝问我。

    我点了点头,我说:“昨天晚上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阿龙笑着说:“办好了,我找了好几个老朋友在圈子里传呢,早上,我店里来了很多人,都想看看那块料子,都想问那块料子那出来的,但是,我也没有你的消息,我也没敢乱说。”

    我说:“行,继续炒。”

    阿龙立马问我:“江师父,这料子在那呢?我能见见吗?我多弄点消息出来,这样更有利于炒气氛,这么大的料子,只要拿出来就是个奇迹,咱们要是能直播切石头,那就更厉害了,我相信就算是卖门票,也有人愿意买的。”

    我说:“别急,事情一步步的做,我通知你做什么的时候,你就做什么,懂吗?”

    阿龙点了点头,我跟王宝说:“我的料子拿回来了吗?”

    “没有,在工商局压着呢,他们说协会的人还没有出鉴定结果,还不能排除我们是造假料子的,妈的,我害怕,这么拖着,这批料子就没了,可惜了这么一批货。”王宝难受的说着。

    我啧了一下,妈的,赵斌真的狗,我以为我帮他做完事,他能把料子给我呢,但是,哼,居然还给我压着呢,我要做好这批料子没了的可能咯。

    不过没关系,羊毛出在羊身上,你让我的料子被收了,我让你的料子也好不到那去。

    我看着王宝,我说:“你跟阿龙忙完手里的事,帮我跟踪一个人,打听一件事。”

    王宝说:“好,谁?”

    我说:“七彩翡翠公司鉴定师周坤,还有他女儿,务必给我打听仔细了。”

    王宝说:“行,你想知道什么?”

    我说:“我从我一个朋友那里,得知了周坤的女儿被赵斌给糟蹋了,我想掌握一些证据,这样的话,将来我要跟赵斌对付的时候,可以占据有利的位置。”

    阿龙说:“这是恐怕不好查吧?赵斌那么有钱,肯定封口了呗。。。”

    我看着阿龙,我说:“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如果能给我找到一些有用的证据,一百万。。。”

    “知道了江师父,我立马就去办。”阿龙说。

    我笑了一下,说什么屁话都没有钱有用。

    我点了点头,两个人就去办事了,我坐下来,陈俊才跟我说过,人呢,如果想要赢,得操控大局,掌握一些有利的事情。

    现在我对付赵斌,虽然我只是个跑腿的小喽喽,幕后是陈俊才跟周坤,但是,我知道,将来赵斌要是报仇,肯定会先找我,所以,我得找一点有利的证据在手里才行。

    我拿着接收器,调试着,不知道陈璐有没有把窃听器放在陈俊才身上。

    “你徒弟不错,是个能干成大事的人。。。”

    我突然听到了周坤的话,心里很惊讶,居然成功了,我心里窃喜,妈的,陈璐还真是有点用啊。

    我小心翼翼的听着,那种心情又紧张又刺激,妈的,能够监视陈俊才,真的让我很兴奋。

    “他?不够狠,牵扯的太多,牵绊的也太多,还喜欢沽名钓誉。。。”陈俊才说。

    我听到陈俊才对我的评价,我就嗤之以鼻,他是个老不死的,我才不是,哼,我也不认为我是沽名钓誉的人。

    “不说他了,我这次决心跟你合作,是豁出去了,我要这块原石一半的钱,还有,我要赵斌儿子死。。。”周坤恶毒的说着。

    我听着就眯起眼睛,妈的,没想到周坤这么恶毒啊。

    “不行,我们这一行,拿钱可以,不要人命。”陈俊才严厉的说。

    我点了点头,陈俊才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对于规矩,他守的十分重。

    “哼,不要你动手,要你徒弟动手,他跟那些放贷的人走的很近,杀一个人,跟玩似的,你要是不帮我做到,你就别想进协会,哼,你这个人的名声已经臭了,没有人推荐你进入协会,你是根本没机会的,你想报仇,也不可能了。”周坤冷冷的说。

    我皱起了眉头,陈俊才要报仇?找谁报仇?

    “哼,周坤,我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杀人,可是违法的,你不要为了仇恨,迷失了心智,到最后,把自己也搭进去。”陈俊才警告着说。

    周坤哈哈大笑起来,说:“如果能除掉赵斌的儿子,我就是死,也值得了,哼,这个畜生。。。”

    我听着周坤咬牙凄惨的话,心里就很诧异,他这么狠赵斌吗?不就是女儿被赵斌给霸占了吗?

    “哼,周坤,大家都是聪明人,不要在演戏了,你真正的目的,我很懂,赵斌强奸你女儿,你不杀赵斌,却把你女儿关起来,然后对付赵斌儿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吗?”陈俊才冷冷的说。

    “不要废话,我要我的东西,你要你的东西,咱们各取所需,如果我能成功,对将来我们掌握协会很重要,当年你是他跑腿的,难道你就不想翻身吗?他可没几个年月好活了。”周坤冷冷的说。

    “一言为定,不过,我那个徒弟精明的很,肯不肯做,两说,再说吧,料子已经回来了,下一步,我也计划好了,告诉我赵斌心中真正的底价吧。”陈俊才问。

    “陈俊才想要在协会打造一番事业,所以就去开矿,想要掌握翡翠原石的源头,但是被我们这么一坑,他十几亿的心血就没了,手底下有钱,但是他不敢拿出来卖,因为,协会在最近一年内,就会举办内地公盘,他要借此机会给自己造势,这块原石是解决他燃眉之急的石头,他的底价很高,在五亿之上,但是,我只想给他一亿。”周坤说。

    我听着很诧异,这个周坤这么狠啊,居然要吃掉四分之一啊,我舔着嘴唇,妈的,这个底价有点高,一块赌石,就算是底子好,想要卖到五亿也不可能啊,这又不是公盘。

    别看石头炒作的那么厉害,但是其实真正的价格没有这么贵,尤其是真正要切的料子,根本不会那么贵,只有那些不切,拿着做噱头的料子,或者是买家收藏的料子才是天价,就图一个名声。

    公盘最贵的一块料子前段时间切了,底价八千万欧,那时候汇率还是一比十,这块料子八亿拿回来的,养了十年才切的。

    这么一切,可是肥了不少人,所有占股份的人,都赚钱了,因为这一刀切出来一百亿,不过到底赚了多少钱,也就只有那些入股的人自己知道了。

    真正要切的料子,不会这么贵,赵斌跟我说,要卖十二亿,那都是虚的,他是要用这个数字来诱惑我,让我知道,帮他做事,有利可图,但是真实的底价,他只是要卖五亿。

    不过,饶是五亿,也没有几个人能买的起,所以,就得合股了。

    我没有这个钱,陈俊才也没有这个钱,周坤更没有这个钱了,但是,我们都想从赵斌这里吃一块肉,我们每个人都贪,所以,都在想办法来对付赵斌,我就是纯属为了钱,但是陈俊才跟周坤这两个人掺杂了私人恩怨,这不好,会出事,还要我杀人。。。

    我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就立马关掉接收器,我知道他们谈完了,妈的,知道了这些事情,我就该想想了,我要怎么从中渔利呢?

    还有,陈俊才跟周坤的除了钱之外的目的是什么?

    这一点,让我很迷糊。

    很快我的电话就响了,我看着是陈俊才的电话,我就皱起了眉头,我知道,我又要做苦力了,而且,还是一件极为困难的苦差事。

    我接了电话,我说:“喂,师父,有事吗?”

    “来我店里,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陈俊才说。

    他说完就挂了。

    我深吸一口气,坐在店里,我知道接下来是什么事,他们想通过我把赵斌的儿子给杀掉,这是杀人的事,我不做,就算是这笔钱我不赚,我也不会杀人,陈俊才告诉过我,拿钱可以,要命千万不能做。

    我站起来,去开车,找陈俊才,我要怎么办,才能把这件事给解决掉呢?

    我手机又响了,我看着是阿敏小姐的电话,我有点诧异,平时都是我联系她,为什么今天她先联系我了?

    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江先生,之前你们走私的东西,是那块原石吗?”阿敏小姐问。

    我听着就哽咽了一下,我知道,这是狼闻到了血腥味,自己找上门来了。

    贪,都是贪财的人,只要有一丁点血腥味,都会扑上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