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4章:上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阿敏小姐也闻到血腥味了,对于赚钱,她当然很感兴趣了,我也准备让她参与进来,这样的话,我有些事要办,也好开口。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我说:“阿敏小姐,是这块石头,你有什么问题吗?”

    “我虽然不懂赌石,但是我也知道,这么大的料子,在缅甸公盘上,都是需要很多钱的,价钱,都是按亿计算的,所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参与进来呢?”阿敏小姐问我。

    我笑了一下,我说:“阿敏小姐,现在这块原石我并不能做主,我一份股份也没有。”

    “那就变成你有,江先生,我觉得,你应该有这个本领,如果你没有,我可以帮你有,懂我的意思吗?”阿敏问我。

    我舔着嘴唇,我说:“这是威胁,还是甜蜜的鼓励?”

    “甜蜜的鼓励,江先生,我希望我跟你谈,而不是我大哥,我们谈,一切都好说,我大哥跟你谈,那就是命令了,你懂吗?”阿敏小姐说。

    我深吸一口气,心情很不好,我知道,惹上他们,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哼,现在想甩都甩不掉,华雄那个人啊,心狠手辣,上次那颗猪心,我可是印象深刻啊。

    我说:“知道了阿敏小姐,我运作吧,如果真的能成功,给你一份,但是,生意,不是无本的生意。。。”

    “我懂,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我会做的让你十分满意的。”

    阿敏小姐挂了电话,我咬着嘴唇,妈的,跟阿敏这种人合作,有利有弊,我得把事情做好,大家赚到钱,就双赢,如果赚不到钱,那么,我就会很难看。

    车子开到了陈俊才的赌石店,我下了车,走进赌石店里,我看着陈俊才在挑手上的血泡,满手都是血,很血腥。

    陈俊才看着我,说:“我的手,是不是很可怕?”

    我说:“沾满鲜血,总不是很好看。”

    陈俊才伸手把一个黑色的小点放在我手里,我突然震惊了,哽咽了一下,居然是我给陈璐的窃听器,我咬着牙,无话可说。

    陈俊才看着我,说:“你听到了吧?”

    我有点恼火,把窃听器丢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一下,我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陈俊才说:“哼,你,蠢啊,找陈璐来给我放,她是我女儿,但是,可有可无,她对我做什么,难道我不会觉得可疑吗。。。”

    我哽咽了一下,我说:“我以为,她毕竟是你女儿,至少。。。”

    “我啊,没心没肺,哼,女儿?女儿又怎么样呢?女儿在我要命的时候,能给我抵命吗?”陈俊才冷冰冰的说。

    我听着陈俊才的话,真的很佩服,佩服他的绝心,佩服他的无情,这种人,活着有什么意思,行尸走肉,但是又偏偏那么厉害,真的。

    让人非常痛恨。

    陈俊才把手上的鲜血在身上抹掉,说:“我让你听,所以你能听到,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魔鬼,当然了,每个人,又自我把这个魔鬼封印,只有到了绝望与贪念爆发的时候,才把这个魔鬼放出来,周坤,现在就是一头把心里魔鬼放出来的人,他要杀掉赵斌的儿子,真的够狠啊。”

    我立马说:“我听说赵斌强奸了他女儿,是不是真的?”

    “哼,当然是真的,你以为赵斌是什么好人吗?酒色财气他全都有,只是有钱,穿着一身皮囊,用钱粉饰了一下,就成了一个赌石界的成功商人,他那个儿子也是一样,有钱人的圈子,只是一群披着外衣的禽兽而已,糜烂不堪。”陈俊才痛恨的说。

    我看着陈俊才痛恨的样子,我就说:“你是羡慕吧?”

    陈俊才意外的看着我,笑着说:“不要戳穿我,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想承认的现实,戳穿了,就没意思了,不过,我曾经也单纯过。”

    我笑了一下,我说:“我没来瑞丽之前,也单纯过,但是跟了你之后,我就不在那么单纯了,算了,不说了,没意思,还是现在过的比较快乐,杀人呢,我是不会做的,我不想双手沾满血,也不想坐牢。”

    陈俊才深吸一口气,说:“那,把周坤卖了吧。”

    我听着有点诧异,我说:“什么意思?”

    “哼,没什么意思,这件事,总归有人要倒霉,但是上升到死人的地步,就不好了,所以,不让综合一下,让他们都倒霉,我们得利,但是,至于怎么操作呢,你就不用知道了,好好做你的苦力,在后面学着吧。”陈俊才冷冰冰的说。

    我皱起了眉头,陈俊才总是一副掌控一切的感觉,他也总能掌控一切,我真的羡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他这个地步。

    陈俊才看着我,问我:“广东人联系的怎么样了?”

    “一个字,贪。。。”我说。

    陈俊才皱起了眉头,说:“贪是正常的,但是,有没有这个实力,就难说了,如果,他们能一个人贪下这块原石,对我们反而有利,越多人,越难掌控,可惜,就怕没有这个实力。”

    “哎,那个女人,难搞啊。”我无奈的说。

    陈俊才说:“你才是世界上最贪的人,人家谈钱,钱可以赚,可以偷,可以抢,可以骗,但是你去贪人心,哼。。。”

    我看着陈俊才,我真的很好怕,我说:“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哼,穷人,又有病,以前的生活不好受吧?没有人爱,没有人关心,活着就要看别人脸色,对女人充满了幻想,一旦你得到了机会,你就想得到的更多,女人的身体,女人的心,哼,太贪了,总归不是好事,劝你一句,不要死在女人的床上。”陈俊才冷冰冰的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我愿意,不死在女人的床上,算什么男人?你不也一样?所以,也别教训我了。”

    陈俊才看着我,笑了起来,但是很快就咳嗽起来,他说:“行了,不跟你说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这块料子的命运,赵斌是掌握不了,他只能得到两亿的报酬,剩下的,就是我跟周坤渔利了,我们能赚多少,完全取决于你跟广东人能那下多少,尽量吧,越多越好,要收山了,也难得爆贪一回。”

    我说:“什么意思?你做完这一笔,就真的不做了吗?”

    “不是不做了,而是,去更高级的地方做了,以后你会懂的。”陈俊才说。

    我说:“我不想只做苦力,我要钱。”

    “说好的,不要反悔,否则,容易伤到自己。”陈俊才说。

    我说:“怎么也得给我赚一点吧?”

    陈俊才苦笑起来,说:“不知道说你老实好,还是笨好,我们对赵斌用的局,难道,你不会在我们身上用吗?”

    我很愤怒,我说:“妈的,我是怕了你了,万一你又给我用什么诡计,我可受不起第二次,所以,什么事,都跟你说清楚比较好。”

    “你怕我?怕就对了,我自己都怕我自己,哼,准了,能讹多少,看你的本事了,做的漂亮点,不要让任何人知道。”陈俊才说。

    他说完就咳嗽起来了,我心里有点诧异,这一句准了,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说话,我不能信,但是就如他说的,我做的漂亮点就行了。

    我说:“知道了,那,我现在要进行吗?”

    陈俊才说:“我想等一等,逼一逼周坤,毕竟,刀在我们手里,但是,我又怕他撑不住死了,心里矛盾啊。”

    我说:“谁啊?”

    陈俊才摇头,说:“不用你管,你,跟赵斌联系,炒作一下这块料子吧,按照以前我教你的,让广东人心动,只有让他们心动了,他们才肯愿意拿钱,就像上次的一线天一样,不看料,直接赌,哎,贪啊,都死在这个贪字上面。”

    我看着陈俊才不在说话,嘴角挂着嘲笑的笑容,我就走了,该说的都说完了,我开车走,陈俊才这个人,太可怕了,掌握全局,不管是谁,让他不如意了,该卖的卖,周坤就是这样,坏了他的规矩,陈俊才都不考虑,直接选择卖他。

    我也是一样,上次我让他不爽了,他直接给我卖了,差点让我身败名裂,这种,可怕。

    但是,他也有很多迷,看来,以后有得玩了。

    不过我心里气恼,看来,陈璐那台车白买了,我本来以为,至少陈璐是他女儿,他多多少少也能放松一些警惕,但是又被抓了个正着,真的丢人。

    难道,就真的没办法对付陈俊才吗?

    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我烦躁的拿起来手机,我以为是谁,但是没有号码,我接了电话,我说:“喂,找谁?”

    “江师父,是我,赵蕾,你居然删了我的号码,哼,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赵蕾阴阳怪气的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妈的,这个女人现在打电话来,一定也是为了钱,这个女人,不是很聪明,但是野心倒是不小,还贱的很,哼,我之前就是下的钩子在掉她。

    没想到现在就上钩了,我得解决掉她,要不然,薛晴会很难受的。

    我说:“有事吗?”

    “可以见面谈吗?”赵蕾说。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好,老地方。。。”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朝着边贸街的步行街开过去。

    我这次要让你知道,别人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