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6章:无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蕾这个女人我已经抓住了她的把柄,但是现在我还没有时间把她给收拾掉,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我把车刚开走,赵斌就给我打电话了,我估摸着,他也应该给我打电话了,赵斌在缅甸的矿业被查了,他现在应该焦头烂额,这个时候,也应该找我了。

    我接了电话,我说:“喂,赵老板,有事吗?”

    “有点事,你来我的公司,立马过来。”赵斌说。

    赵斌的语气是那种命令式的,我挂了电话,不知道等我的计划开始之后,你还能不能这么猖狂。

    我开车去七彩翡翠公司,到了赵斌的公司,我直接去办公室找赵斌。

    “赵老板,你这么急着找我,有事吗?”我问。

    听到我的话,赵斌就从办公桌上站起来,说:“之前,我让你找哪位帮忙走私这块原石,你很轻易就办到了,现在能不能在请对方帮我一个忙?”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赵老板,你说。”

    赵斌想了一会,就说:“我在缅甸的矿业被全面封了,好几亿的机器跟矿业,如果被封了,我就损失一大笔钱,你能不能帮我走通这个关系,哼哼,只要你帮我办成了,以后你在协会,我绝对罩着你,在瑞丽的发展,你绝对顺风顺水。”

    我听着就挑起来眉头,原来是想要我找扎昆帮他疏通一下,把矿产给恢复了,但是,我真的不认识那位,而且,这么大的事情,我相信,就算是扎昆也不见得能办到吧?

    我说:“赵老板,缅甸现在对于矿产看管的十分严格,缅甸翡翠原石几乎是政府军的主要收入来源了,他们封矿还来不及,你现在被他们抓到了把柄,恐怕。。。”

    “你别跟我说什么恐怕,我让你去办,你最好就给我办好了,如果你办不好的话,哼,我让你在瑞丽也混不下去,我不好,谁都别想好,知道吗?”赵斌愤怒的说。

    我看着他愤怒的样子,就无奈的笑了一下,赵斌沉默了一会,说:“我现在有点着急上火,脾气是有点不好,你别在意,你尽量去办,要钱的话,开口,只要把我的矿业恢复了,把我的机器拿回来就行了,那是我的资产,我不能被封掉。”

    我说:“好的赵先生,我会尽量去办的,但是这件事难度很大,相信用的钱也会不少,我可不像赵先生你这么财大气粗,我可真的没钱去疏通他们,赵先生,你是不是?”

    “钱的事情好说,只要你给我疏通了,要多少钱跟我说。”赵斌生气的说。

    我听着心里就恼火,真的,这个狗日的,居然还不肯掏钱,还想要空手套白狼?哼,我吃了一次亏,当然不会吃第二次亏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这个时候赵斌看着我,问我:“那块原石,你有什么计划?我的目标是十二亿,这需要很大一个局,你要怎么才能把石头给炒热了?”

    我听着心里就苦笑,十二亿?妈的,还他妈做美梦呢,这人啊,就是贪,自己心里的底价明明只有五亿,但是在外面就非得说要赚十二亿,不过也对,万一赚到了呢?

    可惜,他这个贪心,已经被人给发现了。

    我深吸一口气,显得压力很大的样子,我说:“赵老板,炒作需要时间,现在那块原石的消息我已经慢慢放出去了,现在整个瑞丽炒的很厉害,大家都想看看那块原石。”

    “不行,绝对不行,原石现在不能放出去,只有等最后交易的时候,原石才能拿走,我不能让协会的人知道这件事,一切要秘密的进行,你懂吗?”赵斌说。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但是心里有点担心,妈的,你不给别人看石头,别人会买吗?

    赵斌看着我的犹豫,就问:“你是不是担心别人看不到石头,不肯买?”

    我点了点头,我说:“赌石这种事,如果别人看不到石头的话,心里多少都是没有底的,谁会不看货就买一块赌石呢?是不是?”

    赵斌哈哈大笑起来,说:“这就看你们宰肥羊的本事了,你们不就是做这种活的吗?用骗术,把人家给骗上当,不用看,立马就买,我相信小江你有这个本事。”

    我看着他脸上的不屑与轻蔑,心里就窝火,宰肥羊确实是骗术,但是他现在不也靠这个骗术来赚钱吗?有什么好不屑的?

    我说:“赵先生,就算我们是骗,也得拿出来一些真材实料,这块原石是真的,大家都不知道他最后能不能赌赢,所以,我想应该更多的透漏一些信息出去,今天我们就开一个窗口,让那块原石的优势更大的暴露出来,这样,我也好去吸引别人,就算别人是傻子,我们是高手,但是,骗傻子也得拿一块糖是不是?”

    赵斌听着,就皱起了眉头,说:“好,但是,如果开坏了,你要知道后果,这块原石要是你给开坏了,那可是十几亿的价值,你赔不起的。”

    我说:“你是要一切我承担?”

    我有点傻眼,妈的,他要我给炒作,最后却不肯承担责任,妈的,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事?

    赵斌笑着说:“我就是提醒你一下,走吧。”

    赵斌的话,让我很不爽,真的,妈的,这是提醒吗?分明就是威胁,但是没办法,我想要靠他赚钱,我就得听他的,一切到时候再说。

    我们去仓库,到了仓库,我就看到赵恺还有周坤在仓库里面刷料子,刷的就是这块一点六吨的木那大料子。

    看到我来了,赵恺就不屑的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玩味。

    赵斌说:“你看料子怎么处理?”

    我看着料子,我说:“周师父这么厉害,师父你给指点一下?”

    周坤看了我一眼,说:“我对成品有见解,对赌石没什么知识,要不然,也轮不到你。”

    我听着就有点意外,妈的,没想到他这么说,他这是谦虚呢,还是推脱呢?

    但是不管怎么样,都得我自己去看料子了,我拿着强光手电,找到这块料子的豁口,既然料子有豁口了,那我就把这个豁口给扩大。

    我看着皮壳,其实从皮壳上看,这块原石的皮壳真的一般,如果不是木那白沙皮的料子那么明显,普通人是看不出来这块料子是木那白沙皮的料子的。

    灯下看料子,紫色的光泽是非常明显的,灯光所过之处,都是紫色的光,我看着擦口,这个擦口的紫色也很浓郁,种水到冰,但是很脏,油脏,可能是起重的时候留下的。

    我去拿角磨机,我说:“赵老板,料子可能是满料,但是我也不确定,我先把这个豁口给处理一下,然后到对面开一个窗口,这样的话,料子给人的感觉就更圆满了。”

    “嗯,这样处理不错,你做吧。”赵斌说。

    我拿着角磨机,通电之后,就去在料子的豁口打磨,角磨机只能打磨,不能抛光,切口也不会那么光滑。

    我在料子的豁口上不停的打磨着,把上面的肉质都给摩擦掉,过了一会,我拿着水管冲了一下,把上面的渣滓给冲洗掉。

    几个人过来了,看着打磨后的豁口,更加的喜人,之前就是冰种的紫罗兰,但是这个时候看,种水更加的美妙,赵斌拍着石头,很高兴,说:“小江,你继续弄。”

    我点了点头,拿着角磨机,到石头的对面开始开窗,角磨机下去,开了一个口子,然后上下打磨,料子的皮很薄,很快就见肉质了。

    我磨了一个巴掌大的口子,不到一公分的深度,我拿着角磨机把旁边的渣滓在清理一下,然后拿着水管开始冲洗石头。

    处理大石头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只要上刀,找准位置就行了,我赌这块料子是满料,所以位置就随便找的。

    赵斌跟周坤走了过来,看着料子,两个人都非常的惊喜,赵斌哈哈大笑,说:“竟然也是冰种,没有变种,哈哈,这个紫色,真喜人啊。”

    周坤点了点头,说:“真的不错,如果这块料子能上公盘的话,那么肯定会创造一个记录的,可惜,不能上啊。”

    赵斌点了点头,很兴奋,我看着也很高兴,这块料子是货真价实的,那个豁口就是冰紫,在另外一边开窗,也是冰紫,这样的话,料子满料的可能是非常大的,这种料子,现在拿出去,是没有人能出价的,也就只有在公盘上才有可能开价。

    但是可惜,上不了公盘,我急忙拿着手机去拍照,各种方位都拍摄了照片,还有视频,哼,这个视频拿出去的话,估计又会疯狂一阵子,但是不急,我慢慢吊胃口。

    这个时候赵斌说:“小江,你做的不错,今天我请客,中午我们去酒店吃饭,对了,老周,你也一起去,把靓靓也叫上,很久没见了,一起吃个饭吧。”

    赵斌说完就出去了,我看着周坤,他脸上的肉都在跳,一副咬牙切齿的感觉。

    这个靓靓是谁?

    不会就是他女儿吧?

    哼,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赵斌真的是无耻至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