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2章:发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料子没有什么在可以研究的了,我不在研究料子,而是上楼去,把门给反锁,然后倒在床上睡觉。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要好好休息,明天打起精神来切料子。

    所有的纷纷扰扰都被拒之门外,在出道之后,我就很少能安稳的睡一觉,当然了,都是夜夜美女作陪。

    早晨我的门被敲响了,我直接去开门,我看着冯莉莉,她说:“要死啊,把人家关在外面。”

    我没有搭理冯莉莉,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钟了,我去洗漱,但是看着外面的天空是阴天,还下着小雨,阴雨天气,让我有点不爽,妈的,就不能阳光明媚吗?

    不过我可没有决定老天爷是什么天气的能力,我洗漱之后,就到了楼下,我看着已经很多人都在外面等着了,直播的主播,都架着手机在拍摄,今天是这块一点六吨的料子切割的日子,早就在瑞丽在整个赌石界传开了,所以大家都在这等着呢。

    王宝跟阿龙也在,我说:“把料子运出去吧,王宝,让你租借的大型切割机到了吗?”

    “到了,中午就到,那种机器,很少有人用,在仓库里呢,所以倒腾出来需要点时间,但是绝对不耽误。”王宝说。

    我点了点头,看着周正才还有丁华龙也来了,两个人都穿着西装,很正经的样子,来了之后,丁华龙就说:“哎呀,昨天我也上电视了,可是没有江师父你有面子,采访了我五分钟,就给我两秒钟的画面,而你可是足足全程都露脸啊。”

    周正才说:“小江才是主角,你算哪门子?”

    丁华龙哈哈大笑一下,说:“说的也是,能上电视就不错了,这次可不是什么花边新闻,而是正儿八经的电视台,没想到我丁华龙也有这么一天。”

    我苦笑了一下,丁华龙以前都是负面新闻比较多,偶尔上一次正经的电视,还让他兴奋起来了。

    我没有多说什么,看着陈洁从车里下来,朝着我走过来,她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虽然我们做了局,这块料子明面上跟她没关系,但是她还是得来看着。

    我直接走到陈洁面前,我说:“跟我来。”

    我带着陈洁上楼去,来到顶楼,这是我的卧室,我说:“委屈你一下,今天站在顶楼看。”

    陈洁点点头,她四处看了一眼,说:”没想到,你这里这么简陋,不像是你应该住的地方。”

    我说:“店铺能怎么样?我当然不像是大小姐你了,我可是穷小子出身。”

    我说完就看着陈洁,今天的陈洁,打扮的格外的养眼,一条黑色的百褶裙,也就是黑白能禁得住偷懒并时髦着的任性活法,百褶看上去像是上个世纪的衣服,但是穿在陈洁身上并未过时,用在衣装任何部位都能引起丝丝心动,上身一件短袖衬衫,背着一个小包,虽然并不是精心打扮的,但是看着就是养眼。

    因为气质跟衣服很搭配,穿对衣服的女人,怎么看都漂亮。

    陈洁笑了一下,说:“如果输了,我也就破产了,跟你一样,我可能比你会惨,你是穷小子出身,但是现在发达了,如果我输了,那我就是从凤凰变乌鸦了,不知道你这个穷小子还能不能看上我。”

    我笑了一下,直接搂着陈洁的腰,我说:“不管你怎么变,我的初心是不会变的。”

    陈洁没有拒绝我,而是说:“不要在做大事的时候分心,好吗?”

    我听着就把手缩回来,我说:“明白,等着吧。”

    我说完就出去,不想给陈洁一副腻歪歪的感觉,之前陈俊才让我骂她一顿,我好像树立起了一种冷酷的风格,感觉挺有用的,所以,我尽量保持吧。

    我到了楼下,看着石头被运出去了,而大型切割机也到了,那种巨大的切割机,没有保护,一片刀片在空中,显得很冷酷。

    这个时候采访的车也到了,我看着马岚跟摄影的人下来,他们先做了一个开场报道,然后就过来采访我。

    “江师父,我们跟踪报道了你三天了,今天是要切石头的时间吗?”马岚问我。

    我点点头,没有做过多的解释,马岚就笑着说:“江师父还是依旧保持着腼腆的性格,那么江师父,你能介绍一下这块石头最终能成为什么样子吗?”

    我说:“神仙难断寸玉,他有可能是冰紫的料子,也有可能是一块砖头料,没有切开之前,我是没办法知道的。”

    “天呐,江师父,你也不知道吗?那么这么大的料子,你怎么敢赌呢?很贵的。”马岚故作惊讶的问我。

    我听着就苦笑起来,在云南谁都知道一刀穷一刀富,她这么说,只是制造一些气氛而已,我说:“赌石嘛,有风险的,所以,不建议不懂的人进来,好了,我现在要切第一刀了。”

    我说着,就走到石头边上,不跟她多说什么,我故意显得冷漠一点,我觉得,男人有时候冷漠一点,反而对女人有一种吸引力。

    我走到石头前,我看着这块石头周围,都围满了人,有好几百万,我很惊讶,居然有这么多人,大家或许都是来看这一刀传奇的。

    “江师父,对切吗?”

    “你懂什么?当然是理片了。。。”

    “对切才过瘾嘛。。。”

    我听着你一言我一语的话,就无奈的摇头,又不是你们的料子,你们瞎说什么。

    王宝走过来,问我:“江师父,要对切吗?”

    我说:“当然不可能对切,这么大的料子,对切刀片都要换多少?当然是理片了,阿龙,帮我切一片下来,先看看里面的肉质。”

    阿龙立马说:“好的江师父,切多少?”

    我拿着木工笔,在料子上画了一条线,理片是大料子切割最好的方法,料子太大,切割机不能对切,只能理片,而且理片也是对原石的一种保护,万一理片之后的效果并不理想,料子还可以继续卖,如果你对切了,这么大的料子,就没有希望了。

    我在横切面画了一条线,就是切之前的一个开窗,看,料子的底色,跟开窗是不是一样,如果是一样的话,那么料子就涨了,回头,我在对面的开窗上,在理片,要是还是不变种变色,那么这块料子就可以放心的理片了。

    我画好线之后,就退后,小雨渐渐的变大了,到了雨季了,这边的雨水就多了,很多人都站在边上看,我画好险,其他的事情,就交给阿龙他们了,这些体力活,当然是他们干。

    “小江啊,要是不变种不变色,这一刀下来,料子得翻倍了吧?”周正才问我。

    我点头,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这块料子,如果是满色,理片的话,大概能出三千多完美的镯子,每一条,按照冰紫的价格,那也得大十亿了。

    现在市面上,玻璃种带色的料子是一百万朝上一只镯子,玻璃种无色的是一百万,高冰种带色的是八十万,冰种的料子大概在二十万左右,冰紫的三十万左右,如果能出三千多完美的冰紫的镯子,那么这块料子也得六亿了,但是,我算的是完美的镯子,不完美的大概有七千多,这块料子,能取一万只镯子是稳的,总共的价格,不算镯心其他的料子,最大的价值能达到十五亿左右。

    当然了,一切得看这一刀下去,能不能一个切割面都是满料。

    我在等,所有人都在等,切割机下去,巨大的刀片一下子就吃进去很多了,我第一次赌这么大的料子,心情激动澎湃,虽然料子不是我的,但是是我操刀切的,我要是切赢了,那么我这个人的名声就厉害了。

    我要的就是名声。

    我看着不少人都在拍照,而马岚也站在一边看着,或许是噪音太大,她没办法做解说。

    我站在一边等,看着巨大的刀片慢慢的切下来,那种感觉,真的焦灼,等了大概十五分钟,突然切割机停了,我看着并没有切开,而是卡住了。

    阿龙过来说:“江师父刀片坏了,得换刀片。”

    我听着就来气,妈的,都已经切到底了,怎么这个时候换刀片?我看着几个人,把切割机给拉上来,刀片确实坏了,必须得换,要不然刀片断裂,很有可能会伤到人的。

    我看着,料子还有一公分左右就切完了,我立马对阿龙说:“给我拿铁片来,我给撬开。”

    我等不及了,很着急的想要看料子的效果,阿龙立马拿着铁片过来给我。

    我直接拿着铁片插进料子的切口里,我说:“周叔叔,丁老板,过来,我们三个一起开。”

    听到我的话,他们两个赶紧跑过来,跟我一起握着铁片,然后几个人在后面托着料子,防止倒下来摔碎了,马岚这个时候赶紧过来让摄影师拍摄我们。

    我说:“一二三,开。。。”

    我说着,就猛然用力,所有人都在期待与紧张中看着我们把料子撬开。

    当石头被撬开之后,后面的人缓缓的把石头给放下,我还没有看到石头,突然听到后面的人喊了起来。

    “满料。。。”

    “雪花棉。。。”

    “发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