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0章:不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赵斌用他自己的劳斯莱斯亲自送陈俊才回来,这件事,让我有点惊讶,我从来都不以为赵斌是一个肯放下身段的人。★首★发★追★书★帮★

    我看着陈俊才走到我身边,跟赵斌说:“谢谢你赵老板,麻烦你亲自送我回来。”

    赵斌听了,就客气的说:“顺便而已。”

    陈俊才点了点头,赵斌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开车离开了,我看着离开的赵斌,就说:“师父,你真厉害啊,居然能让赵斌亲自送你回来,他这样的大老板,以前对周坤是什么样,与你对比一下,真的是天壤地别啊。”

    陈俊才微微一笑,没有多说,先回了自己店铺,坐下来喝了一口茶,然后咳嗽了几下,以前我经常看他抽烟,但是最近连碰都不碰,真的觉得他变了许多。

    陈俊才看着我,说:“人呐,有时候,你自己得到什么东西,反而不算什么本事,倒是你能把别人的东西,心甘情愿的送给你用,比如他那辆劳斯莱斯,一千多万,但是他先不能自己回家,得先把我送回来,哼,这才是真本事。”

    我听着他自我吹嘘,心里就不爽,但是不得不说,他确实牛逼,能让赵斌听他的话,尊敬他,这就是我做不到的,我对待赵斌,想要害他,首先还得委曲求全。

    陈俊才看着我,说:“不服气?”

    我说:“服气。。。”

    “但是你的脸上明明写着不屑二字。”陈俊才冷笑着说。

    我看着陈俊才,他对人心还有表情的观察,真的到了极致,陈俊才笑着说:“人,总要在站在他合适的位置,你呢,没有那个本事,就不能站在那个位置,你也不用不屑与羡慕我,等有一天,你到了我这个程度之后,你会看淡很多,就比如那个钱,他赚到了,也就赚到了,也就是个数字,只有花出去的时候,能短短的感到一时的快感,之后,淡然无味。”

    妈的,装逼装到他这个程度,真的是极致,但是可惜的是,我又没办法反驳他。

    “你呢,之前把料子给送走了,这件事,协会的事情已经知道了,协会那个理事长很愤怒,他说,在瑞丽,居然还有人敢不配合他们的,也有傻子不愿意配合他们,哼,你啊,捅娄子咯。”陈俊才说。

    我听着就说:“协会的人,我倒是没有那么怕,他能控制翡翠的价格,我不相信,他能控制我赌石?我更不相信,只要运气好,赌赢了,那就一切解决了。”

    “靠运气的人,最终死在运气上,不要太天真,还是那句话,你能赢一次,赢两次,但是,你能赢一辈子吗?你赌的越大,最后输的也就越大,但是,就如你说的,不用怕,他们并不是神,管不了天。”陈俊才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之前我的车子被人撞了,我怀疑是阿敏的人,我现在有点乱,我害怕他们会突然杀了我。”

    陈俊才皱起眉头,说:“你还没有被榨干,他们不会杀你,但是,会让你不好过,黑色会的手段,不外乎两种,第一,让你怕,第二让你跟他们做兄弟,也就是所谓的江湖义气,但是,我却最不相信什么江湖义气。”

    我坐下来,我说:“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有什么办法解决吗?”

    “有,他们有军方的背景,看上去很牛逼,但是这种背景,是一把双刃剑,能帮他们也能杀了他们,看你怎么选择了。”陈俊才问我。

    我听着就说:“简单点。”

    “那就干掉他们,你想想,如果他们的赌场出事了,他们上面的人会怎么样?断财路又报丑闻,他们还有命吗?”陈俊才问我。

    我想了想,陈俊才说的简单,但是怎么做呢?我问:“详细点。”

    陈俊才笑了一下,说:“如果有一个赌徒,输急眼了,放火烧了他们的赌场,你觉得会怎么样?”

    我听着就说:“赌场烧了,那就完了,没法做生意了,但是谁敢烧呢?”

    陈俊才微微笑了一下,说:“赌徒,是什么都不会计较的,只懂得赌,尤其是在输急眼的时候,他们什么都干,随便找一个都能做成,赌场,是他们敛财的手段,缅甸最近打得很厉害,雨季快要过去了,都要在旱季到来之前,获得矿区开采的权利,所以,他们很缺钱,一旦,这个敛财的赌场被烧掉了,哼,你想想。。。”

    我点了点头,陈俊才说的对,我说:“那万一,他们不死呢?那我岂不是更危险了?”

    “那就跟他们做兄弟,对付人,不管是什么人,要软硬兼施,那句老话,非常的对,打一巴掌,给一个枣吃,他们会又敬畏你,又期待你。”

    我点了点头,陈俊才说的道理我都懂,但是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陈俊才说:“你小子,现在有名气了,赌石大王?哼,报纸也真敢写,你是不是给电视台的人花钱买名气了?”

    我说:“那到没有,只是一个。。。”

    我皱起了眉头,想起来了马岚,她是电视台的记者,相信,应该认识一些缅甸的朋友,我皱起了眉头,缅甸有一家中缅合资的报社,如果她能帮我,让那家报社的人,写一些关于华雄背后的人,哪怕只是一点点的消息,相信,华雄他们也会很紧张的。

    我并没有要扳倒华雄他们,只是想要让他们收敛一点,但是要动,就让他们知趣,否则,不如不动,好,就这么干,等有时间,就去约一下马岚。

    陈俊才看着我,说:“想到了什么?”

    我说:“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怎么运作,打了一巴掌,给一个枣,但是这个枣,相信要满足他们胃口才行,他们的胃口很大啊。”

    “你呀,你一开始来瑞丽的时候,输的精光蛋,我给你八百块一个月,你还不是给我干了几年?哼,人在穷途末路的时候,什么都不会计较了,能活下去,就是什么都肯做。”陈俊才说。

    我点了点头,确实,那时候八百块一个月我都肯干,相信,我把华雄他们逼迫到一定程度之后,他们也会什么都做的。

    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是阿敏的电话,我接了电话,我说:“喂,让你不要打来了,为什么还要打来?”

    “小江,对不起,那件事,我查清楚了,是我二哥找人做的,他是报复你,没有让问参与那块原石的股份,我代表我二哥给你道歉。”阿敏说。

    我听着她的语气,就皱起了眉头,我看着陈俊才,他点头,我皱起了眉头,点头?

    相信她?

    我说:“这样啊?好,我接受你的道歉。”

    阿敏说:“江先生,你来我的酒吧,我请你喝酒,顺便,弥补你,你一定要来,否则,你会让我过意不去的,我为你准备了礼物。。。”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看着陈俊才,我说:“你什么意思?让我相信她?我能信吗?”

    “为什么不信呢?”陈俊才问我。

    我立马反问:“他们是兄妹三个人,他二哥做的事,她能不知道?要是你,你信吗?”

    陈俊才微微一笑,很狡猾的说:“她知道与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吗?抓鱼的人,不管怎么高明,最终都要有东西下水,才能把鱼给抓上来,你现在要对付他们,就等于是要抓鱼,你不下水,怎么能知道鱼在那,怎么抓呢?”

    我听着陈俊才的话,像是摸索到了什么,我说:“你的意思是,要我从阿敏小姐下手?”

    陈俊才说:“明白就好,如果你能收了这兄妹三个人,对我们也是一件好事,对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很关键。”

    我立马问:“你到底要做什么?”

    陈俊才咳嗽了起来,咳嗽的很厉害,我看着他要死的样子,我就说:“算了,你不想说,也不用装,我走了。”

    我说完就站起来,离开了店铺,我上车,看着陈璐在车上,我就说:“滚下去。”

    陈璐搂着我的胳膊,说:“带我出去玩吧,我没钱,在家里闷死了,好不好,求求你。”

    我看着她这个死皮赖脸的样子,就推开她,但是也没有拒绝,直接开车去,妈的,一个人去,心里还是有点慌,带一个人,也壮壮胆,哼,要死,也得有一个垫背的是不是?

    我开车去边贸街阿敏他们开的酒吧,阿敏的话,我不知道能不能信,她二哥找人对付我,她不知情,听她的语气很真诚,不像是骗我。

    我也非常希望阿敏没有真的要对付我,毕竟,这个小巧的女人,七窍玲珑,我也很想尝一尝这异国风情的味道,如果她真的要害我的话,那我可就只能避而远之了。

    如果只是他二哥要害我的话,我还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就如陈俊才说的那样,直接弄死他们,往死里弄,有的是办法,如果是阿敏的话,就真的可惜了。

    温柔乡,有时候会变成英雄冢。

    如果阿敏表面说不知道,心里又要害我。

    我知道,我肯定会死在她的床上。

    那是最悲惨的。

    温柔乡。。。

    英雄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