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4章:手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送对女人礼物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送的礼物,要让女人能看的懂,我买房子,写周瑶的名字,因为她懂房子,她知道房子的价值,知道什么样的房子好,所以她会开心,会激动,会在那个时候爆发出强烈的欲望。「^追^书^帮^首~发」

    而我送陈洁这么一枚百万的蛋面戒指,也是这个道理,陈洁懂翡翠,她知道自己收到的礼物是什么价值,所以她能去衡量,所以她会开心,会感动,这个礼物是我巩固我们感情的一枚强有力的枷锁,会把我们绑在一起。

    就算我现在没钱了,我也要送,没钱了,才更要送,男人绝对不能在没钱的时候抠门,那样,只会让人觉得你是个没出息的人。

    我看着陈洁开心的样子,我就说:“喜欢吗?”

    陈洁看着自己的手,很漂亮,她的手,配得上这枚戒指,非常相配,陈洁点头,说:“谢谢你,小江。”

    我点了点头,看着赵斌走过来,脸色有点阴沉,他说:“小江,我希望,你不要那么招摇过市。”

    我看着赵斌,我就说:“我来你店里消费,你说我招摇过市?”

    赵斌眯起眼睛,显然心情不好,我知道他恨我,但是现在他不能拿我怎么样,还要我帮他办事呢,所以,他只能忍,当然我也不会傻到,他会一辈子忍,他儿子的仇,肯定会找我报的。

    赵斌低下头,看着我,说:“你带一个广东商人来我店里买料子?这就是在找我麻烦。”

    陈洁很不高兴,反问:“难道我就不能来消费吗?”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人,无所谓,但是,你代表广东商人,商场如战场,我卖给你,就通敌,哼,所以。。。”赵斌冷冰冰的说着。

    陈洁很愤怒,说:“我真不明白,你们仗着有地缘优势,凭什么就要搞垄断?”

    “如果你们广东有这个地缘优势,我相信,我们连这个生意都做不了,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问问钱。”赵斌不高兴的说。

    我拉着陈洁,我说:“我就是来买翡翠的,其他的事情,我们姑且不论,走吧。”

    我说完就拉着陈洁离开店铺,陈洁很气恼,说:“真是太生气了!”

    我说:“没什么好生气的。”

    陈洁看着我,说:“你不会明白那种感受的,被人欺压,被人强迫,那种感觉,很不好。”

    生意嘛,没什么好说的,只有垄断才最赚钱,瑞丽这边,花了二十年,才把赌石翡翠的生意给坐起来,不可能让你广东短短的几年就把这个招牌给抢走了,所以肯定会防着你的。

    陈洁说:“小江,我们去赌石好不好?只要我们能赌到货源的话,一切都好说的。”

    我说:“瑞丽市场的高货,都在协会手里,其他的地方,想要赌到高货,你就得像是大海里捞针一样,得去找。。。”

    我刚说完,我手机就响了,我看着是薛晴的电话,我就皱起了眉头,她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我说:“接个电话。”

    我转身走到一边,接了电话,我说:“喂,有事吗?”

    “哎呀,丁华龙这个死鬼,赢了钱之后,就到缅甸赌场赌钱,昨天晚上一夜输了五千万,现在人被扣押在赌场里,打电话要我拿钱,我的钱,都用在公司的投资上了,我真的不想给他。”薛晴说。

    我听着就生气,妈的,这个丁华龙,真的死性不改,一晚上输五千万?

    我说:“那家赌场?”

    “你认识的,皇冠赌场,就是那个阿敏小姐的赌场,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你要让丁华龙收敛一点,如果他在这么赌下去的话,就是五个亿,也要不了多久就输光了啊。”薛晴担心的说。

    我听着就很无奈,我说:“我想想办法吧。”

    “要不,要不就让他死在赌场好了,气死我了。”薛晴愤怒的说。

    我听着就觉得惊讶,薛晴居然这么狠,让丁华龙死在赌场,我说:“你糊涂,他会死在赌场吗?赌场的人是要钱,如果你不给钱,他回来要卖公司抵债怎么办?愚蠢。”

    薛晴软弱了起来,说:“我也是急了,好不容易才起家,现在又要败家,我真的害怕回到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里,小江,你一定要帮我好不好?”

    我听着就说:“知道了,我会把这件事办好的。”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陈洁看着我,问我:“什么事?”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有点事,你先回酒店吧。”

    “那赌石的事。。。”陈洁看着我,有点着急的说。

    我说:“我打电话让他们两个回来,赌石之前要先收集信息的,不能去赌石店里随便赌,那里面的料子,都是垃圾料子。”

    陈洁皱起了眉头,说:“哎,如果要是有缅甸人直接去广东做生意多好,我们就不用这么被动了。”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未必不可以,只要能解决运输的问题,他们也未必不愿意到广东卖石头,在这里,他们的地位,可不是什么很高的。”

    听到我的话,陈洁立马看着我,像是燃烧起一股希望似的,她说:“如果我们能找到那些老缅直接到广东卖石头的话,我们就能打破垄断了,是不是?”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只是个构想,我先去处理一点事情,回头我们在好好说。”

    我说完就把钥匙给她,陈洁立马说:“不用了,你用吧,我打车回去。”

    陈洁说着,就去拦车,我看着陈洁走了,心里美滋滋的,女人只要投入男人的怀抱,心就会向着这个男人,现在陈洁也是在向着我了,但是对于我,更多的,她还是想要我在生意上帮他。

    我走到车前,开了车门,坐上车,心里很愤怒,妈的,丁华龙这个烂人,好不容易翻身,居然又去赌,一夜输了五千万,妈的,我想都不敢想,我买一栋那样奢华的别墅才四千万,他到底怎么输,一夜能输掉五千万呢?

    缅甸那边的赌场我是知道的,非常的野蛮,很赚钱,以前有很多老板富豪到哪里赌钱,都能输的倾家荡产。

    我确实不能让丁华龙这样,我必须要让他戒赌,否则的话,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系统链接,就要让他给我破坏掉了。

    我打电话给王宝,我说:“喂,玩够了没有?”

    “江师父,你有事,尽管说,我马上可以回去。”王宝说。

    我听着就很开心,我说:“回来做事,对了,帮我联系刘元彬,我需要他。”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给阿龙打电话,电话通了,我说:“能回来做事吗?”

    “江师父,当然可以,你说,要我做什么事?”阿龙爽快的问我。

    我说:“赌石啊,帮我找找,那边有好货,缅甸那边也可以去,但是,不能去有战乱的地方。”

    “嗯,可以,江师父,最近缅甸这边的克钦人,有人放舱,但是档次很高,江师父,你要看吗?”阿龙说。

    我听着就兴奋起来了,我说:“私人放舱,我当然要看,但是安全吗?我可不想跑到密支那那边挨枪子啊。”

    “安全的,在瓦城,那边治安很好的,我以前的一个马仔,在那边做肉头,他给我介绍,很安全的,但是,就是档次比较高。”阿龙说。

    我深吸一口气,我现在没什么钱,必须得弄点钱出来,不管是赌,还是宰肥羊,都得尽快把自己的钱包鼓起来,要不然,干什么事都没有底气。

    我说:“帮我联系,好了来找我。”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心里很期待。

    瓦城也叫曼德勒,是缅甸最大的半成品销售集成地,哪里到处都是半成品,还有珠宝公司。

    在瓦城除了逛珠宝街这种普通市场外,还有一种淘货渠道叫“私人看货”,“私人看货”一般只有大买家或者矿主朋友才能享受。

    “私人看货”与逛市场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就是原石品质不同,“私人看货”大都是地摊见不到的高货、大货,其中不乏有媲美公盘高货的翡翠原石。

    但是这些货,你想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看货地点就跟公开买货不同了,“私人看货”的货主都是矿上的大老板,必须亲自到货主家才能看货,而且一次只接待同一帮人。

    犹豫看货都是高货,所以看货门槛不同,“私人看货”需要有一个中间人的介绍,他判断你有购买力之后,才会带你到矿主的家里看现货,但是这个中间人不好找,像阿龙这样和众多大矿主有关系的人更难找。

    我心里在想,如果这次能联系到几个矿主,说必定,我还真能做成跟陈洁说的哪些事。

    不过现在我要解决掉丁华龙的事情,这个混蛋,我一定要让他尝一尝苦头,让他知道,再这么赌下去,他一定会死。

    我拿着手机,想要给阿敏打电话,但是,上次我跟华豹闹的不愉快,所以这个口,我又不好开。

    但是我眯起了眼睛,哼,也不见得每次都要找阿敏。

    这次,主要是让丁华龙吃苦头。

    我有一万个手段,让他知道赌钱还不起的痛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