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8章:私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起床的时候,已经十点钟了,来到大厅,我看到阿龙他们已经等的很着急了,看到我们下来,也算是松了口气。免-费-首-发→【追】【书】【帮】

    “江师父,我们该出发了,都迟到一个多小时了。”阿龙说。

    我说:“知道了,上车吧。”

    我们出去,没有开自己的车,瓦城的道路,说实在的,很烂,我的两百多万的车在这里开,有点心疼。

    阿龙租借了一辆老式的日本三菱,这里日本车很流行,车子朝着瓦城赌石毛料市场开,一路上看着沿途的街景,感受到的还是这个国家的落后和贫穷。

    楼房都很破旧,楼间距非常小,人们都是在这么狭隘的空间里面生存的。

    开车的是个缅甸师父,会说中国话,人也很亲切,我们到了瓦城玉器街,这里已经很热闹了,大概有几千人吧,来来往往的,比德龙差不多,不过听缅甸朋友说,今天算人少了。

    我们下了车,在翡翠玉器街行走,地摊上摆满了毛料,各式各样,真假难辨,要在这里做买卖,真的是考眼力啊。

    我问阿龙:“人呢?”

    阿龙说:“在玉器街里面,你们在这里等一会,我去找人,带我们去看料。”

    我点了点头,就跟王宝在街道上行走,王宝从一个摊位上,拿出来一块槟榔给我,我立马摇头,我说:“这玩意我可吃不了。”

    王宝笑嘻嘻的说:“江师父,你没口福。”

    他说完就把槟榔放在嘴里面嚼,我看着就觉得难受,吃槟榔能把牙齿吃的发黑,而且,吃一口吐一口,挺恶心人的。

    陈洁走来走去,但是没多少人招呼我们,这里的人,都是看人做生意的,我准备搂着陈洁去逛的时候,来了一对白人夫妇。

    买卖翡翠的白人非常少,他们一出现,整条街都沸腾起各种口音的hello。在当地翡翠商眼里,白人都是小肥羊,自然要热情招呼了。

    我刚走了一会,我就看到阿龙带着人过来了,我看着他带来的人,扎着小辫子,穿着黑色的小西装,带着墨镜,人很黑,但是搞的跟黑社会一样,不过见到我之后,立马双手合十,跟我说:“老板好。”

    很客气,我笑了一下,阿龙跟我说:“这是我以前的朋友,叫阿伟,现在跟几个大老板跑中介,江师父,按照规矩,看货买卖成了,得拿百分之五。”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我说:“有好货吗?”

    阿伟立马打开包,说:“身上带的都有,你看看。”

    中介一般向买家收取百分之五的中介费,自己随身也会带着料子,我看着他从包里面拿出来一快报纸包着的料子,打开了之后,我一看,心里就惊叹了,料子浓绿,看着就像是黑潭水一样,十分漂亮。

    陈洁立马把两半切开的料子拿在手里,自己的比对着,料子很漂亮,但是有裂,没有牌子,只能蛋面,这样的料子打蛋面,至少都是三十万以上级别的。

    “多少钱?”陈洁问。

    阿伟笑着说:“五百万。”

    我听着之后,就摇头,这块料子可不值五百万啊,我把料子交给了阿伟,我说:“带我们去看私场吧。”

    阿伟也不介意,就把料子收起来,然后带我们走,我们离开市场,直接上车,阿伟说怎么走,我们就怎么走。

    私场自己是进不去的,要么找熟人朋友,要么找中介。阿伟本身就是一个中介,所以由他带我们去私场看料子。

    在去私场的车上,他神神秘秘地说有好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块还没我巴掌大的原石。

    阿伟说:“这是我捡石头的时候捡回来的,老板要是懂,你可以看看。”

    阿龙说:“我老板当然懂了,你知不知道前段时间那块一吨多的冰紫木那就是我老板切的啊。”

    阿伟听了,立马对我肃然起敬,说:“原来是高手,江师父,你看看料子。”

    我拿着阿伟的料子,打着手电看,陈洁也在边上看,打灯一看,种水色表现都非常好,可以赌满色大蛋面,我问:“多少钱?”

    “两亿缅币。”阿伟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五百卖不卖?”

    他立马笑起来,把料子收起来,说:“江师父太会开玩笑了。”

    这个阿伟简直是把人家都当肥羊宰啊,这样的料子,要两亿缅币?那就是一百多万,不过这也是这边的习惯,反正他们又不是真的懂翡翠的价值,他们就是知道有内地的人喜欢翡翠,而且内地人来买翡翠都是有钱人,喜欢就买,反正开口几个亿,宰到一个是一个。

    我们路上没有说话了,阿伟试探了我几次之后,知道在我这占不到便宜,所以也就不在我身上打主意了,倒是我对于阿龙的话,很怀疑,他说阿伟是他的马仔,我们的事情,他应该都知道,但是这个阿伟显然不知道我是谁,之前他们也好像没说好一样。

    不过也没关系了,能买到料子就行了,阿龙做事是有点马虎的,没有王宝来的仔细认真,而且阿龙特别喜欢吹牛逼。

    车子在一个仓库听下来了,我门都下车,看着这个仓库,有点像是荒野里的杀猪场不但破旧,还有点恐怖的感觉。

    阿伟带我们进去,来到门口,他跟看门的人说了一下,人家很快就放我们进去了,因为知道是老板来了。

    我们一起走进仓库,是露天的,走进去之后,地上摆满了各种料子,都是明料,我四处扫了一下,虽然料子很多,但是大多成色普通,没有看上的。

    陈洁搂着我的胳膊,有点惊讶的说:“天呐,这些料子,要是直接在我们广东卖多好。”

    我叹了口气,在缅甸,料子太多了,但是不能私自卖,你自己卖出去,就是犯法的,就算是堆在仓库里烂了,都不能自己卖,而在内地呢?一块好料子都难求。

    缅甸的饥饿营销政策真的是恶心。

    阿伟带我们去找老板,来到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一个铁皮房,连空调都没有,一台破电风扇吹啊吹,热死人,并不是他们买不起空调,而是没点用,到了晚上五点就停电了,用个屁的空调。

    老板见到我们之后,阿伟给我们介绍,这个老板叫姚坤,祖上三代都是云南华裔,我们客气了一下,彼此认识一下。

    姚坤跟我说:“我主要经营的木那跟莫西沙的料子,但是如果你要其他料子,我也能给你弄到,但是我要收百分之十的中介费。”

    我听着就很无奈,这边卖料子都很难卖,所以都靠收中介费来过日子了。

    我说:“我要高货,大货,这个是广东排行第三的翡翠公司的采购,钱不差,只要好货。”

    听到我的话,陈洁看着我,有点意外,我当然是吹牛了,他们家的翡翠公司,能拍前一百就不错了,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让这个老板拿高货,这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反正他又不认识我们。

    果然,跟姚坤表明我们要找高档大货后,姚坤直接吩咐仆人把我们带到一个“小黑屋”前。

    小黑屋也是铁皮房,只是没有灯,显得比较黑,姚坤带我们来这里,说是要给我们看一块带皮的全赌大家伙。

    我们进了小黑屋,姚坤开灯,我看到了地上躺着的这块石头,确实很大,有好几吨重,像是一块多边形的陨石。

    姚坤跟我说:“是莫西沙场口的原石,刚运到瓦城没多久,还散发着帕敢的泥土味,而你们是第一批来看这块石头的老板。”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看着这块料子,大的有点难以处理,莫西沙的料子多半是水石,而且比较小,这么大一块,肯定是山石了。

    姚坤跟我说:“这块原石足足有四吨半重,整体种水十分不错,下面很大一部分都达到了冰种以上,你们看。”

    他说着,就拿着灯在料子上打灯,我看着料子灯下的色彩,原石上有一条非常不错的色蟒,打灯可见绿光射出。

    我仔细拿着灯找表现,除了绿带,原石的皮壳上面还有成片的绿廯,有绿是没跑了。

    我拿着木工笔,在料子上画圈,石头上部分的绿廯,看位置大小是完全足够出手镯的。

    我看着料子,我对这块料子非常感兴趣,我们对这块莫西沙的原石十分感兴趣,但是这么大一份的赌料,风险很高,整个中午都在看石头,打灯、洒水、看廯带走势。

    这块莫西沙的各方面表现不错,质量高风险相对较低,我心里很惊叹,还是缅甸相对于比较容易拿到高货,这种料子,内地是不会出现的。

    我问陈洁:“要入手吗?”

    陈洁皱起了眉头,问我:“怎么回去是一件大事。”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是的,这块料子走正规渠道是不可能回去的,所以我们得找一点特殊手段,但是没关系,上次我们能把那块料子拿回去,这块也一样可以。

    我说:“没事,我来搞定。”

    我问姚坤,料子多少钱?”

    “一口价,四千万。”姚坤说。

    听到这个价格,陈洁都震惊了,才四千万?

    我听着也比较震惊,这样的料子,才四千万?

    如果赌赢了,那我岂不是发大财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