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0章:木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走到赵蕾面前,她今天的打扮,上半身完全像是遮掩到了一个灰色的世界里一样,但是下半身真是美的厉害。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看着那条腿,一直到根部,都是干干净净的,非常的洁白,又细,又笔直,女人的腿并不是都很好看的,有些女人的腿,虽然长,但是不够直,有些女人的腿,虽然直,但是又有肌肉,显得不好看。

    而赵蕾的腿,简直是一绝,不但笔直,而且纤细,没有任何瑕疵,连膝盖都是洁白洁白的,没有皱纹。

    看着我打量她,赵蕾就有点不适应,说:“江先生,希望你能尊重我一下。”

    我说:“穿成这样,不就是给男人欣赏的?明明心里很开心,何必装作一副矜持的样子。”

    “你。。。”赵蕾想要反驳一下,但是却说不出来什么词来。

    我坐下来,把卡交个赵蕾,我说:“你干坏事的勾当,都在这里。”

    听到我的话,赵蕾立马把卡拿到手,然后放进手机里,播放了一下,看到之后,赵蕾问我:“你,你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还给我?”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抓你的现行,只是为了不让你弄丁华龙的钱,但是,我现在发现,我错了。”

    我说完就故作疲倦的捏着鼻梁,赵蕾看着我,翘起腿,笑着说:“江先生的意思是,你现在愿意跟我合作了。”

    我看着她魅惑的样子,就笑了一下,我说:“当然不是,我不缺钱,我要钱,也不会这么下作的,最近丁华龙又去赌钱了,妈的,输了五千万,快要把公司给搭进去了,作为朋友,实在是痛心,所以,我得想办法控制他一下。”

    听到我的话,赵蕾显得很失望,我笑了一下,我说:“把录音器还有监视器拿出来吧。”

    听到我的话,赵蕾立马说:“不知道你说什么。”

    我立马站起来坐过去,一把抓住赵蕾的胸口,她立马愤怒的说:“你,你要干什么?”

    很小,但是够挺,我将她的灰色衣服给撕开,扣子立马掉下来,上面还在闪光,我看着她,我说:“哼,想对付我?”

    赵蕾立马把东西抓在手里,低下头,有点心慌的样子,我搂着赵蕾,她在反抗躲避我,我一把捏住她的脸,将她的脸扭过来,我说:“你斗不过我的,我不想弄你,想弄你,现在你早就身败名裂了。”

    “你,你想怎么样?”赵蕾问我。

    我说:“我想让丁华龙收敛一点,别再那么败家了,给他擦屁股实在不是我愿意做的事情,你呢,把基金卡一卡吧,占时别给他发了,至于你要拿多少回扣,是你自己的事情,别贪太多就好。”

    我松开手,赵蕾意外的看着我,问我:“你真的只有这点要求?”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当然,如果你肯,晚上到酒店里,跟我深入交流一下的话,我也不介意。”

    赵蕾立马伸手打在我脸色,但是却没有用力,只是轻轻聒了一下,我看着赵蕾,我说:“小心,别惹怒我。”

    赵蕾说:“我希望你能尊重我。”

    我靠在沙发上,我说:“那你得让我做尊敬你的事,君子爱财取之以道,你不能贪别人的钱吧?首先是你不自重,也不能怪别人不尊重你。”

    赵蕾低下头,说:“我觉得,凭自己本事赚钱,不算骗,他们那种人,那么昏庸,败坏,但是还是那么有钱,凭什么?我们辛辛苦苦读书,上大学,还要坐班熬,我熬了好几年才出头,但是每个月的工资,连她女朋友的一只口红都买不到,我不服。。。”

    我笑了一下,我说:“女人啊,赚钱呢很容易,要么收紧腿,要么迈开腿。”

    赵蕾看着我,说:“你。。。你在羞辱我?”

    我摇头,我说:“给你一个建议而已,不要在贪别人的钱了,你想有尊严的活着,就把腿给收紧了,老老实实的做事,积累够了资本,自然会发财的。”

    “可是,每个月一万块,够干什么呢?连你这样的人都能来教训我,一个来自深山农村的,连初中都没上过的人,居然来教训我怎么做人。”赵蕾自嘲的说着。

    我听着就很恼怒,我看着他,我说:“你调查我?你怎么知道的?”

    赵蕾看着我,说:“哼,现在电脑一查,什么都有了,怎么?自卑啊?”

    我听着就咬着牙,但是很快就笑起来,我说:“我有什么好自卑的?腾冲四千万的别墅住着,珠宝街四千万的店铺开着,两百万的玛拉莎蒂座驾,我有什么好自卑的?而且,这些钱,都是干净的,花的心安理得,所以,我有什么好自卑的呢?过去我越悲惨,代表我现在就有多成功。”

    赵蕾看着我,很不服气,但是过了一会,就笑着说:“所以羡慕你这种人,运气真好,对了,我是做理财的,你这么有钱,不让帮帮我,如果你能帮我拉到一亿的投资,我也能发财,你这么正义,喜欢帮朋友,也帮帮我好吗?”

    我看着赵蕾,那一副笑脸,真假,我手机响了,我看着是周瑶的电话,我就跟赵蕾说:“刚好,手里有一款原石要赌,赢了的话,是多少钱,也没有估算了,想要我投资的话,看你本事了,我电话你知道,随时找我。”

    我说完就接了电话,不屑的走了,我说:“喂,周瑶。。。”

    周瑶很沮丧的说:“小江,我爸爸不信邪,切开了石头,垮了。”

    我听着就眯起眼睛,我说:“等我到了再说。”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快速的下楼,开车去公司,来到公司之后,我直接上楼,到了周正才的办公室,我看着周正才坐在沙发上,痛心疾首的的看着石头。

    看到我来了,周瑶就说:“你终于来了,我告诉我爸爸,让你来了再说,但是他不听,还是把石头给切了。”

    周正才无奈的说:“料子我都买了,不切也没用,总不能卖掉吧?哎,我以为我赌石有点能力了,但是没想到会被骗,真是可恶啊。”

    我看着料子,心里觉得好笑,周正才真的是很蠢,料子是黄沙皮的料子,虽然黄沙皮的翡翠,一般比较细腻,但“出绿”概率几乎微乎其微,想在黄沙皮里淘高翠,基本上属于“白日做梦”。

    一千五百万这么一大块翡翠原石,看样子有24公斤!一条绿带子非常诱惑人。

    但你仔细看看绿带子,一是“石性”极重;二是裂隙像是蜘蛛网,根本不能做什么东西,只能当观赏石,不能下刀。

    我拿起来料子,看了一眼,最关键的还不是裂,而是那抹帝王绿的窗口,我看了一眼,进入是铁皮的,我无奈的笑起来。

    我说:“造假的料子啊?”

    “可不是嘛,如果是裂,绿没有进去,我都忍了,但是居然在皮壳上贴了一块帝王绿的窗口,真是气死我了,妈的,居然还说是你的朋友,居然这么骗我。”周正才愤怒的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我的朋友?”

    “是啊,他说是你的朋友,跟你约好了,要看一块料子,而且,对你的信息掌握的很准确,我就相信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接,他等的着急,我就先把料子给拿下了,我看着料子挺好的,但是没想到,居然骗我。”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他长什么样?”

    “一个缅甸人,穿着中山装,挺秀气的,三四十岁的样子。”周正才说。

    我眯起眼睛,妈的,是华豹,这个混蛋,居然冒充是我的朋友来骗周正才,哼,真的是从我身边的朋友下手,让我知道怕啊。

    我点了点头,这个混蛋,真的是有手段,不直接对付我,或许是因为害怕不好跟阿敏小姐说吧,然后,就从我身边的朋友下手,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我看着料子,我说:“周叔叔,这个亏,你吃的有点冤枉,是我不好。”

    周瑶说:“小江,不关你的事,是我爸爸自己不小心。”

    周正才说:“是啊,是我不小心,不该听信故事,买个教训吧。”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周叔叔,这件事,我会找回来的,我先走了。”

    我说完,就离开了公司,回到车里,我眯起眼睛,华豹,既然你这么对付我,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哼,看看你到时候会不会哭着求我。

    我拿着手机给马岚打电话,我要开始布局了,把陈俊才跟我说的局面,都一一布置起来,然后在慢慢的让华豹他们入局,哼,让你们看看,谁厉害。

    “马小姐,你之前说的东西,我好像找到了,我要还给你,你能来拿吗?”我问。

    我说完就看着手里的那条二两小布,无奈的笑了一下,我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留下的,如果是故意的话,那真的就太美了。

    “这个,好的,江师父,我去拿,在那见面呢?”马岚问我。

    我说:“去腾冲吧,到腾冲温泉度假村,我在哪里等你。”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想了想,家里上次丁华龙送我的那瓶红酒。

    三十万的木桐。。。

    应该能成功的勾起你的兴趣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