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9章:顺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开车去方圆温泉大酒店,准备找陈洁,商量一点事情,车子到了酒店,我的手机就响了,我看着是马岚的电话,我就接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喂,马小姐。。。”我说。

    马岚问我:“小江,不知道,我让我朋友写的东西,帮到你了没有?”

    “嗯,帮到我了,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的事情也不可能办成,有时间,我在请你品味一下红酒吧。”我说。

    “能帮到你就行了,我为你写了一篇专栏的稿子,标题的名字叫做穷小子瑞丽翻身做赌石大王的传奇经历,你觉得可以吗?”马岚问我。

    我笑着说:“可以,你拿注意好了。”

    “嗯,那我就放心了,有时间,在约吧。”马岚说。

    电话挂了,我皱起了眉头,马岚啊马岚,她送我那样的礼物,又给我写专栏,还帮我做事,是心动了,但是,还没有到她豁出去的地步,没关系,我会暖化她的。

    我锁好车,就到酒店去,到了陈洁的房间,我敲门,很快门就响了,我看着陈洁,她在打电话,看到我之后,在我脸上亲吻了一下,我进去之后,她就去到浴室打电话,我坐下来,心里有点奇怪,不知道她有什么秘密。

    我坐下来,等着陈洁,过了几分钟,陈洁走出来,我看着她,装扮齐全,木耳边大摆连衣裙,有一种女人是温婉的,所谓梦中情人要的就是温柔如水。适合她们的裙必定也要温柔如水,裙角飞扬时如梦如幻,仿佛隔着薄薄的月光,触手温凉,木耳边细碎却不失俏皮,眉梢眼角很是动人。

    我伸出手,她走了过来,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到我的怀里,她看着我,说:“麻烦,好多麻烦事。”

    “怎么了?”我问。

    陈洁搂着我的脖子,很疲倦的靠在我的肩膀上,她说:“瑞丽明天公盘,我妈妈让我拿钱,去弄一批货回去,但是我又不懂,我知道,又要麻烦你,但是,我不想让你感觉到,我只有需要你帮我拿的货的时候才能想到你。”

    我捏着他的下巴,玩弄她的嘴唇,突然她咬我的手指,我没有躲,她咬了一下,很疼,她立马抓着我的手,说;“干嘛不躲,疼吗?”

    我说:“我愿意,懂吗?”

    陈洁看着我,突然搂着我,说:“很难相信,我居然离不开你了,我曾经那么厌恶你,讨厌你入侵的眼神,讨厌你玩弄我的手段,但是现在,居然时时刻刻都要你来帮我,真的好奇怪。”

    我笑了一下,摸着陈洁的后背,感受着她刻骨的温柔,我说:“爱上我了?”

    “是吧,分不清了。”陈洁说。

    我看着吸气的样子,我就说:“做好失望的准备吧,瑞丽的公盘,是一场杀猪大会,现在市场价奇高,他们就是要利用公盘,合理的把料子卖出去,你们广东人拿不到货,他们的石头又卖不出去,图什么?当地人会买吗?当然不会,货,都是卖到瑞丽以外的地方的。”

    陈洁看着我,说:“没有货源,再贵我们也得卖,上次广东组建的两千人的商队,在缅甸雾露河上被困了,两千人的商队,那边打仗真的太凶残了,这边虽然贵,但是我们也得买,总好过去缅甸送命吧?”

    我点了点头,我说:“看看吧,不急,反正,我们有那块莫西沙的料子,四吨重,出货,你妈妈就不用愁了。”

    陈洁嗯了一声,但是又皱起眉头,问我:“料子很难过来,你有把握吗?”

    我捏着陈洁的下巴,我说:“相信我好了,我喜欢你笑,你开心的样子,你笑起来,能让人身心愉悦,所以,别不高兴,好吗?”

    陈洁嗯了一声,就微微笑了一下,但是很快又绷着脸了,我伸手去解开她的上衣的带子,陈洁咬着嘴唇,拿着我的手,直接按在她的胸口上,她说:“一个人真寂寞,以前,也不觉得,每天都在想,怎么能从你们这边的货商手里多拿一点货,但是现在有了你,没有你,寂寞的让人难受。”

    我轻轻的安抚着她,很快,她的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女人在得到男人之后,没有男人的陪伴,确实是很容易寂寞的,尤其是陈洁这样的女人。

    我看着陈洁醉眼迷离的样子,将她抱起来,丢在床上,然后压了上去,陈洁闭上眼睛,显得很害羞,我喜欢陈洁这样的矜持,我说:“明天,准备输一笔钱。”

    陈洁听到我的话,很意外,说:“为什么?”

    “不要问,听我的,我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最后,能得到你想要的。”我说。

    我抓着陈洁的脚,很细腻,没有一丝瑕疵,我亲吻过去,陈洁立马颤抖起立,看着我,想要阻止我,但是又想寻求新的刺激一样。

    我一点点的亲吻下去,我要让寂寞的她,感受到寂寞之后最强烈的快乐,我让她永远也离不开我。

    我要让她,一想到我,就浑身发热,给她最难忘的一夜。。。

    。。。

    早晨,我从床上起来,看着外面的太阳,马上雨季就结束了,我也知道他们为什么急着现在公盘,因为一旦到了旱季,那边的料子就过来的多了,就算是被严格管制,但是还是会有大批的料子过来的,所以,他们在雨季过去之前,狠狠的宰一比。

    我看着床上的陈洁,昨夜,她过了一个终身难忘的夜晚,我把她从少女,变成女人,然后变成野兽,我喜欢那种温香软玉的感觉。

    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着,是丁华龙的电话,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江师父,今天是瑞丽开公盘的日子,咱们去赌吗?”丁华龙问我。

    我挠了挠脖子,看着身上的口红印,我说:“不去了吧。”

    “哎呀,我最近很缺钱啊,江师父,咱们一起去赌一把,赢点钱花花。”丁华龙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有赌本吗?”

    丁华龙皱起了眉头,说:“有有,我从公司财务那里,偷偷拿了一笔钱,小千万呢。”

    我听着就咬着牙,妈的,这个混蛋,居然去偷公司的钱,哼,好,我让你连裤衩都输的干干净净的。

    我说:“好,咱们去公盘现场吧,我在那等你。”

    我把自己收拾好,然后穿上衣服,我看着陈洁还在睡,我就走过去,抓着陈洁的手,我说:“该起了,咱们得去公盘了。”

    陈洁睁开眼,噘着嘴看着我,有点生气,但是很快的就搂着我,用呢喃的声音说:“你真讨厌,我没睡好,昨天晚上,你太坏了。”

    我笑了一下,我说:“那我在坏一次?”

    我说着就要上手,陈洁立马抓着我的手,说;“我马上起来,做大事要紧。”

    她说着,就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收拾自己,我坐在沙发上,看着陈洁收拾自己,洗漱化妆,选衣服,一切都很有序,看着她做这些事,其实是一种享受,欣赏美女确实能让人打起精神来。

    我看着陈洁,换了一套衣服,一件圆领绣花连衣裙,很优雅,有些女人不是天生的优雅,他们是慢慢变得优雅,慢慢学会从容,这种女人到了二十八九岁的时候已经能心平气和应对很多事情。

    但是陈洁不是,她天生就有一种优雅,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也都能从容,我记得她唯一一次发火,是被我逼的,我站起来,看着陈洁,这件衣服洗过,但是水洗后的蓝色变得很柔和很委婉,腰部一点绣花精致而大方,期冀岁月流逝的慢一点再慢一点,好让时光多一点可能。

    我搂着陈洁的腰,我说:“你真漂亮。”

    陈洁微微一笑,说:“谢谢。”

    我牵着她离开酒店,下楼之后,我们上车,去瑞丽公盘现场,公盘并不是在瑞丽市区举行的,甚至跟瑞丽都没什么关系,他们举行的地点在盈江,因为那边是口岸,仓库也在那边,加上那边的加工业很多,又有新星诞生的赌石基地,所以把公盘在盈江举办。

    我们开车去盈江县,我们开车到了盈江县,到了之后,就发现有很多豪车停在公盘入口,我们下车,我知道这次公盘会来很多人,停车场里面,满满的都是车,什么样的车都有,我们站在停车场,就能听到里面人声鼎沸的声音。

    这一次公盘已经不是盈江第一次举办公盘了,我看着上面写着的标语,第十四届,妈的,都举办十四次了,每一次都是杀猪大会。

    我们朝着公盘的门口走,我看着阿敏小姐跟丁华龙都在入口等我们,看到我来了,丁华龙就迫不及待的跑过来,说:“你总算是来了。”

    我看着他急不可耐的样子,我就说:“公盘又不是当天买当天拿货,分为看标跟拿标,急什么?”

    丁华龙笑了一下,没说什么,我看着阿敏小姐,我说:“赌石有输赢,我不能保证稳赢的。”

    “我相信你江师父,走走,我们进去吧。”丁华龙迫不及待的说。

    我被他拉着进去,我心里其实是不怎么想来的,我对公盘没兴趣。

    但是没办法,陈俊才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丁华龙,哼,只是顺带倒霉而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