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1章:垮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看到吴青过来,心里就有一百分讶异,我以为料子会是赵斌的,但是没想到,料子是吴青的。免-费-首-发→【追】【书】【帮】

    盈江公盘的料子都是有主的,白标的料子跟红标的料子不一样,白标的料子,只要给一口价,基本都能拿下。

    这块就是白标的料子,我没有想到会是吴青的,他也显得有点惊讶。

    “你要这块料子?”吴青问。

    我点了点头,我说:“是的,我要,不卖吗?”

    吴青立马笑了起来,说:“卖,当然卖,一口价,料子你拿走。”

    我听了就点头,让他们去付钱,所有人都去付钱,我站在石头边上,看着料子,心里在嘀咕了,这块料子,料子没什么大的表现,但是皮壳很好,打灯通透,这块料子种水没问题,至少到冰,四千万买到冰种的料子,两吨,怎么看都是赚的,但是料子得切啊。

    我想看料子有什么坑人的地方,但是很可惜,没有找到,就是一块完整的料子,所以,这就让我更加的怀疑了。

    陈俊才跟赵斌搞什么东西,我是被蒙在鼓里的,很被动啊。

    但是我没办法,只能照做。

    料子交易完成,当天可以取料,这个时候,赵斌走过来,说:“走,到前面登记去。”

    我跟着赵斌一起走,来到了招待大厅,我看到这块料子上了电视,在公屏上显示,交易信息都在,这个跟缅甸差不多,一块料子中标了,都会在公屏上播放的,这就是为了提高公盘的声势。

    我看着公屏上其他中标的料子,忒他妈黑了,简直就是杀猪,但是没办法,你爱买就买,不买拉倒,就这个价钱。

    我在大厅里登记,我说:“写我的名字?”

    “当然了,你是赌石大王嘛,写你的名字合适。”赵斌说。

    赵斌的话,怎么听都是挖苦,我笑了一下,写我的名字,我写完了之后,我就看着赵斌,我说:“你们什么意思呢?我怎么看不懂呢?”

    赵斌说:“别问其他的,你师父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他说完就走了,我看着石头,他刻意的让我来登记一下,是什么意思?这张表是原石信息变更表,从拥有人吴青,变成了我,1153号,我是看不懂。

    我也没有多问,赵斌也不会多说,但是我得留个心眼,别给卖了都不知道。

    我离开大厅,就直接出去了,到了外面,我看着石头已经装车了。

    丁华龙走过来问我:“江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切料子?”

    我说:“回去再说。”

    我说完就上车,开车带他们回去,来到我的赌石店,我看着阿龙在赌石店里,我说:“你出来了?”

    “嗯,工商局的没关我,让我交罚款。”阿龙说。

    他说着就把罚款通知书给我,我一看,罚了六十多万,我就深吸一口气,我说:“你他妈,二十万弄的垃圾料子回来,我没赚多少钱,你倒是给我罚了六十万,真他妈行。”

    阿龙无奈的看着我,这个时候丁华龙走过来,说:“六十万而已嘛,要是我们赌赢了,这块料子别说六十万了,我们给你发红包,都上百万了,江师父,别计较这些小钱嘛。”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没说什么,我让阿龙去找吊机,把石头给吊下来,我坐在店铺里,等着,孟婕拿着手机过来,问我:“江师父,料子怎么样?给我的老板介绍介绍。”

    什么玩意老板,真正的老板看直播?闲的蛋疼,都他妈是一群想要发财又没钱的臭屌丝,刷点礼物就是老板了?这年头,老板真不值钱啊。

    但是我看着店铺里没人,大概都去公盘了,没什么人气,能在网络上弄点人气也不错。

    我说:“这块料子,从皮壳看,黑乌沙,应该是帕敢场区的料子,至于什么场口,分不清,不是嘛蒙就是摆三桥之类的,料子的皮壳不错,打灯通透,有起荧光的感觉,种水不会差,但是没有看到色的痕迹,所以料子应该是种水料,只要能带点色,料子就发了。”

    “江师父,你什么时候切啊?我们有个老板两百万想入股,可以吗?”孟婕问我。

    我说:“两百万就别闹了啊,有两百万找几个妞玩玩装装逼就行了,在瑞丽,两百万真买不到好石头。”

    听到我的话,孟婕就笑了,说:“江师父有人骂你。。。”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这年头,说实话有罪。”

    我摇了摇头,有人觉得两百万挺多,但是,两百万在瑞丽,真的没多少。

    我看着石头被吊下来了,我们所有人都出去看着料子,丁华龙很着急,说:“江师父,什么时候切?”

    我摇头,我说:“不能切,这么大的料子,我得研究研究。”

    我说着就拿着手电看灯,阿龙说:“打个窗吧,看看情况。”

    我点了点头,我在料子的皮壳上,画了一个大圈,有巴掌那么大,这块料子,我是没什么信心的,都是用来宰肥羊的,找最好表现的地方弄,灯下的表现是不错的,就开个窗线看看。

    我画了圈之后,就站在一边,陈洁小声的问我:“这块料子,会输?”

    我瞪了她一眼,她立马闭上嘴,这个时候,阿龙拿着角磨机开始打皮,料子太大了,用牙机打没效率,就用角磨机,快一点

    孟婕一边直播,一边往料子的皮壳上冲水,我看着料子的皮壳,很快就被打掉了一层,突然阿龙说:“我草,玻璃种啊这是?”

    我听到阿龙的话,很震惊,玻璃种?怎么可能呢?

    我赶紧过去,我以为阿龙是看走眼了,但是当我看到料子的肉质的时候,我震惊了,草,真的是玻璃种。

    而且还带色,偏色,并不浓,有点飘花的感觉,是绿色的。

    “发财了呀,玻璃种飘花。”阿龙震惊的说。

    所有人都过来看着料子的开窗,陈洁震惊的说:“小江,是玻璃种的料子啊,还飘花,两种花色,泛滥,绿条花,这,这。。。”

    陈洁有点语无伦次的看着我,我知道她跟我一样震惊,我之前告诉她,是准备来输一块料子的,所以现在开窗出了这种底子的料子,她无法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自己都有点懵逼了。

    “出玻璃种了,我的天呐,这么大一块料子出玻璃种,发财了,要放烟花了。”孟婕兴奋的跟直播间里的人说着。

    我听着就看着料子,丁华龙很兴奋,问我:“什么意思?能赚多少钱?”

    我舔着嘴唇,没有回答丁华龙,我拿着手电,在窗口打灯,料子非常的通透,就跟玻璃一样,但是里面有气泡,而且还有裂,底子泛蓝,有绿花,虽然是玻璃种的感觉,很透,但是并不圆润,里面的晶体有点粗的感觉,这不对,这不是玻璃种。

    我仔细的看着料子,在灯下没有苍蝇翅的感觉,苍蝇翅也就是翠性,所有的翡翠,在阳光下,都能看到像是苍蝇翅膀那些的光性,所以有没有苍蝇翅是判断石头是不是翡翠的标志。

    没有苍蝇翅,也就是说,这块料子不是翡翠,但是又跟翡翠极其的相似,妈的,这是什么情况?

    “小江,料子是大涨了吗?”阿敏也问我。

    我立马挥手,我说:“别急,这块料子有问题,我打电话问问。”

    我立马拿着手机,给陈俊才打电话,我说:“喂,陈俊才,什么意思?”

    我没有叫他师父,因为我现在被他玩的有点惨,我又稀里糊涂的了。

    “料子,你开了?”陈俊才问我。

    我说:“开了个窗,料子感觉不是翡翠,没有翠性,这是什么情况?”

    “哼,你还说太年轻,对于翡翠懂的太少了,我可以告诉你,这块料子确实不是翡翠,但是呢,一般人,看不懂。”陈俊才说。

    我听着就恼火,我说:“那我应该怎么做呢?我应该怎么跟我的老板们解释呢?”

    “你就说,垮了,剩下的事情,等我来处理。”陈俊才说。

    电话挂了,我非常的愤怒,妈的,他就会给我挖坑,然后把我推到坑里,最后他来做救世主,草,简直就是一个老混蛋。

    几个人都看着我,脸色很疑惑,阿敏问我:“小江,料子是不是赌赢了?”

    我听着就说:“垮了。”

    “垮了?”

    所有人都不相信的看着我,陈洁也是一样,她看着我,说:“小江,我虽然不懂赌石,但是,我懂翡翠啊,这种底色,应该是玻璃种泛蓝飘花啊,怎么会垮了呢?”

    我说:“这不是翡翠,没有翠性。”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迷一样的看着我,阿敏立马拉着我,说:“我们到里面谈谈吧。”

    我跟着阿敏一起到赌石店的后堂,她把门关上,看着我,笑着说:“小江,你还在报复我吗?”

    我当然是在报复她,但是现在没办法解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块料子不是翡翠,但是却跟翡翠一样,连陈洁都被骗了,所以我怎么解释?

    这一切,只有等陈俊才来了,才能解释的通了。

    老狐狸,我真不知道还要被他控制到什么时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