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2章:难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阿敏的话,因为我确实是在报复她,但是如果这块料子,要是直接就垮了,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是现在这块料子是,普通人看上去,都认为是玻璃种的超级高料,我没办法说。★首★发★追★书★帮★

    我说垮了,总得有个理由吧?

    我说:“阿敏,料子确实是垮了,这块料子不是翡翠,我们可能被人骗了。”

    “你的意思是,公盘也有骗人的?”阿敏问我。

    他这一句话,让我更难解释了,是啊,公盘是协会举办的,他们不可能拿假料子来骗人吧?

    所以,我真的更加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你要知道,这两千万是我们的私钱,输了,会有很大问题的。”阿敏说。

    我看着她愤怒的脸色,我就说:“那又怎么样?赌石之前,我说了,赌石有风险,哼,现在你跟我说有很大的问题?怎么?你也跟你二哥一样?我一直以为阿敏小姐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没想到,也是表面情人背地刀啊,哼,我是不是应该庆幸我没有对你动手动脚的呢?”

    听到我的话,阿敏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但是很快就低下头,她说:“如果你是别人,你现在的尸体都已经去喂狗了。”

    “噢,说出来真心话了是不是?哼,你们把我当什么?赚钱的工具?哼,阿敏小姐,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哼,我说过,你尊重,我就尊重你,你不尊重我,对不起,现在你想怎么样呢?说吧,我看看我能不能接你的招。”我冷着脸说。

    阿敏看着我,但是脸上的愤怒渐渐消失了,她说:“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之前就准备好了对付我们呢?”

    我说:“所以我为了对付你,拉我的朋友下水?别忘了,我还有两个朋友也拿钱了,赌石这东西,哼,有风险的,稳赢的话,谁还用得着做穷人啊?”

    阿敏小姐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我心里也在忐忑,现在我可不会在大着胆子说是故意整他们,因为现在局势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呢,所以我能甩锅就甩锅。

    “有没有不救的办法呢?”阿敏问我。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现在还不知道,等我师父来了再说吧。”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烟花的声音,外面居然在放烟花,妈的,这个孟婕,真是够可以的,我急忙走出去,看着烟花已经爆炸了,孟婕在直播,显得很高兴。

    陈洁他们走过来,陈洁说:“小江,料子是玻璃种的,没错,不过,有点奇怪,就是,感觉底子没那么细,晶体有点粗,但是,应该不妨碍出货的。”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看到陈俊才的车来了,是赵斌开着劳斯莱斯送他来的,我朝着劳斯莱斯走过去,车窗放下来,两个人都没下车。

    “一会我要去酒店,招呼那位贵宾,料子开窗了是不是?你呢,就把料子给炒一炒,回头,我给那位贵宾推荐一下。”陈俊才说。

    我听到陈俊才的话,我问:“到底什么意思?这块料子是造假的料子?”

    陈俊才摇头,说:“你看不出来?”

    我说:“看不出来。”

    陈俊才鄙视的样子,让我有点难受,他不屑的笑了一下,说:“看不出来,就好好学着,你知道,他不是翡翠就行了。”

    “到底是什么?”我咬着牙说。

    陈俊才说:“这个你不用知道,本来以为,你能看出来的,失望啊。”

    我看着嘲笑的样子,我就恼火,妈的,老奸贼,我说:“那现在是什么意思呢?阿敏小姐那边,我该怎么办?”

    “打一巴掌给一个枣,忘记我教你的吗?这块料子,现在在你们手里是垮了,但是你只要有办法高价卖出去,那不就行了吗?主要还是钱到手就行了。”陈俊才说。

    我说:“那我总得有个解释吧?”

    陈俊才把车窗收了,车子开走了,我看着背影,愤怒的呸了一口,老狗,王八蛋,迟早有一天我剥你的皮。

    我气哄哄的走回去,我看着几个人,他们都不解的看着我,这块料子,真让我头疼。

    “怎么回事?”阿敏问我。

    我立马说:“走,到里面说。”

    我说着,就到赌石店里,我看着他们三个,我说:“料子稳妥妥的是垮了,我师父也看了,是垮了。”

    阿敏微笑了一下,脸色很难看,我说:“你怪我也没用,真真假假,这就是赌石市场,很难看透,我承认我学艺不精,没有学到精髓,害你们损失了钱。”

    “哎呀,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陈小姐都学珠宝的,他都看不出来,相信其他人也看不出来吧?咱们给她卖了,不就行了吗?”丁华龙着急的说。

    我说:“丁华龙说的对,现在,我就看看能不能找人把这块料子给买了。”

    “什么时候能出货?”阿敏问我。

    我说:“这个不确定,但是至少要一个星期的时间,现在公盘期间,料子不是很好出手的。”

    “可是,我那边很需要钱。”阿敏说。

    我立马说:“那谁是不需要钱的呢?急有什么用呢?你能带着你的手下,把那些老板都抓来,让他们买这块料子吗?记住,这里是文明社会,把你的那套都给我收起来。”

    阿敏看着我,深吸一口气,显然是很不服气,我说:“不服气?好,不服气,这块料子,我就放在仓库,你们自己处理,行吧?”

    阿敏看着我,冷冰冰的说:“你威胁我?”

    “是的,我威胁,怎么样?”我不高兴的说。

    阿敏看着我,有点诧异,但是很快就笑了起来,不过却没有说什么,转身就朝着车子里走,丁华龙看着我,问我:“江师父,他们是黑社会啊,这么说话,会不会得罪他们?”

    我说:“得罪就得罪,怕什么?你不是要见到他们就剁了他们吗?”

    丁华龙立马皱起了眉头,说:“是的,是这个意思。”

    我笑了起来,丁华龙简直了,我坐下来,陈洁走到我身边,小声的问我:“到底什么情况呢?”

    我舔着嘴唇,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就是被陈俊才摆了一道,还有我学艺不精,没看出来这块料子是什么货色,现在弄的我骑虎难下的。

    阿龙走了过来,问我:“江师父,料子怎么办?”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发,就说是切出来玻璃种,蓝底的飘绿花。”

    阿龙点了点头,立马去拍照,然后发朋友圈,我现在只能按照陈俊才的话去做,但是我不甘心,这块料子,到底是什么料子呢?

    我站起来去看石头,陈俊才觉得我能看的出来,但是我没看出来,他也说,不是翡翠,那是什么呢?

    我拿着强光手电,在料子上打灯,玻璃种的蓝底料,很漂亮,很透,但是晶体很粗,并不细腻,像是一块玻璃上,起了很多不明显的小气泡一样。

    我捏着手指,突然,我想到了,妈的,不会是水沫玉吧?

    我想到这个,就啧了一下,王八蛋,一定是水沫玉,这个吴青狗日的,居然在公盘上卖水沫玉。

    水沫玉俗称“水沫子”,是翡翠的伴生矿物,与翡翠一样历史悠久。

    水沫玉有晶莹剔透的属性,原矿内多有微小气泡,看似泛起的水花,产地把水花称之为“沫子,故冠以此名。

    因为水沫子的部分特征与翡翠相似,所以玉石市场会出现水沫子仿冒翡翠的现象,甚至被一些行外人视为翡翠的杀手甚至是假货。

    其实水沫子并非人工制造或人工处理的假货,而是主要产于缅甸的一种石英质玉,虽然是天然玉石的一种,但在本质上与翡翠有着很大的区别,其价格与翡翠的价格也相差很大。

    翡翠跟水沫子区别不大,但是在比重上有差别,翡翠比水沫子重,晶体更细腻,硬度更高,翡翠的刚性十足,颜色有色根,而水沫子则没有,所以他的色,像是飘着上面的,没有色根。

    虽然水沫子看上去种水很好,能达到玻璃种,但是价格却比翡翠便宜了十万八千里,甚至是,人家就把水沫子当假货看,根本就不会买。

    妈的,这么大一块水沫玉,四千万,就是四十万我都不会买,这种料子,根本就没有人要。

    我深吸一口气,水沫玉,赵斌为什么知道是水沫玉?陈俊才他们要干什么?

    我揣测陈俊才他们两个人的动机,但是想不通,他们真的只是想要坑一笔钱?

    我感觉这两个老混蛋不止于此,公盘了,赵斌的货都拿出来卖了,赚钱还不容易?何必要坑钱?

    这个时候,阿敏朝着我招手,我走了过去,来到她面前,突然,她拿着枪指着我,我内心一下子就愣住了,妈的,不会要杀我吧?

    阿敏看着我,眼神十分的不忍,她咬着牙,俊俏的脸蛋,显得很犹豫。

    我哽咽了一下,我没有说话,突然,阿敏转身就走进车里,我一把拉住她的手,我说:”你。。。”

    ”真想杀了你,你让我又爱又恨。“阿敏愤怒的说。

    阿敏的话,像是真情流露,我心里有点乱,难道。。。

    她真的喜欢我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