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0章:约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洁的妈妈是个野心家,非常有野心,知道能与这边达成合作,立马自己组建了一个翡翠协会,自己做会长,所有的事情,都是她自己牵头。「^追^书^帮^首~发」

    但是,好事不是由她一个人想做就做的。

    我需要让陈洁的妈妈知道,野心,有时候搞不好,就成了埋葬自己的贪欲。

    我拿着手机给吴青打电话。

    电话通了,我说;“广东那边有人要来了,自己搞的协会,你愿意谈吗?”

    听到我的话,吴青就说:“那有什么好谈的?自己搞的,没什么权威性,都是民间团体,但是,这影响力得有,如果没有影响力,我们要做的事情搞不出去,那么我们也就无法产生影响力,你懂我的意思吗?”

    “但是,那位朋友不懂,见一面吧,说清楚,就行了。”我说。

    吴青深吸一口气,说:“见面可以,但是,你必须先把赵斌给我搞定了,公盘结束了,妈的,下个星期就选副会长了,我现在被会长骂的狗血喷头,赵斌又做了不少事情,他跟我竞争,让我觉得很悬,当然了,我不是怕他,我是希望稳妥,你懂吗?稳妥。”

    我苦笑了一下,我说:“吴老板,你好像也理解错了一件事,我并不是你的手下。。。”

    “我懂,对不起江先生,我的意思是,我想要稳妥一点,咱们合作,总得拿出来一点诚意吧。”吴青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你的语气,让我不爽,所以,这次赵斌肯定能坐上会长。”

    “你,江先生,这么做,不妥吧?”吴青说。

    我立马挂了电话,不妥?有什么不妥的?看来上次华雄他们还是没有把这个吴青给揍服,对我还有点叽叽歪歪的,在没有得到我想要的好处之前,我不会帮他的。

    而且,让赵斌坐上副会长,也没什么不好的,爬的越高摔的越惨,哼,他干的那些事,如果都抖出去,他一定会身败名裂的。

    我现在搞不懂,他跟我师父的目的是什么。

    摸不清楚敌人要干什么,很难办。

    我哽咽了一下,走到泳池边上,看着美人鱼游过来,我说:“对不起瑶瑶,我,我得去做事了。”

    周瑶抬起头,我立马亲吻过去,她说:“去吧,没打算留住你,走的时候,把门锁好。”

    我点了点头,拿着手机,就去开车,周瑶也算是善解人意吧,没有强行的留我,我开着车,离开别墅,朝着瑞丽去开。

    下午我到了瑞丽,来到赌石店,我看到冯莉莉已经回来了,我走进去,冯莉莉就笑着说:“我听话吧,这次你要我回来,我就回来了。”

    我笑了一下,坐下来,妈的晒黑了,我说:“我喜欢你白一点。”

    冯莉莉走过来,搂着我,说:“去泰国那边,难免会晒黑。”

    我推开冯莉莉,这个时候,王宝的车来了,我看着他下车走进来,我就说:“那边铺子的货要继续卖,我给你两千五百万,你呢,买一点高货镇场子。”

    王宝立马说;“知道了江师父。”

    我点了点头,我说:“那个刘元彬,交出去了吗?”

    “嗯,这小子,见到赌场的人,吓的都尿了,妈的,真他妈出息。”王宝不屑的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以后,我们公司的料子,可能会走很多,税收还有账目,我需要一个人来做,哎,你行吗?”

    冯莉莉说:“我一个大学毕业的拜金女,除了喜欢你,管点小钱之外,其他的一无是处。”

    我捏着下巴,这件事,还是得专业的人来做,货物,从我这边走那是必须的,但是只要走货,就要交税,这笔钱,可不小,而且,账目也得做好,否则的话,出事了,我就要被连锅端了。

    但是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赵蕾那个女人,是搞金融的做账一定有一手的,哼,到时候就找她,如果能走基金避税的话,是最好的。

    我搓着手,拿出来手机,给阿龙打电话,我说:“明天去拿货,准备一下。”

    “知道了江师父,但是安全吗?虽然停战了,但是稽查队的人肯定查的更严格,我最近可是听说,有五十多批人被抓了。”阿龙问我。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说:“放心吧,我也去。”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靠在椅子上,陈俊才告诉我,做事之前,要未雨绸缪,把所有的事情都布置好,我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的呢?

    我想了一下,该做的,都做的差不多了,但是就是不知道陈俊才那边有什么动作了,陈璐这个妞,到底能给我做点什么事情呢?

    我眯起眼睛,陈俊才不是把周坤给带回来了吗?哼,我觉得周坤这个人,应该不会甘心的吧,我得把周坤给找出来,问问他,我师父到底要干什么。

    我拿着手机给陈璐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我说:“干嘛呢?”

    “没干嘛,玩呢。”陈璐说。

    我听到那边声音很吵,我就皱起了眉头,我说;“酒吧呢?跟谁?安全吗?”

    “挺安全的,跟赵恺一起,你有事吗?”陈璐问我。

    我皱起了眉头,赵恺?我苦笑了一下,我说:“你跟他在一起?你忘了上次的事?”

    “哼,他废了呀,而且,我老爸说的,可以跟他玩,而且,我现在是他女朋友,只是忘了通知你了。”陈璐说。

    我挂了电话,皱起了眉头,陈俊才到底搞什么鬼?让陈璐跟赵恺谈恋爱,当然了,这并不是什么正经的事,赵恺是个废人,他跟陈璐谈恋爱?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哼,看来,陈俊才跟赵斌之间有点什么了。

    这个时候,我看到一辆黑色的宾利开过来,陈洁从车上下来,她走到我的店铺,说:“走吧。”

    我站起来,跟着她上车,陈洁开车,带着我去酒店,我说:“租的?”

    “嗯,我妈妈怎么说,也得要点排场。”陈洁说。

    我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但是倒是挺期待跟成绩的妈妈见面的,我倒要看看这个女强人有多么的强势。

    车子开到了方圆温泉大酒店,我们下车,直接去顶楼的咖啡厅,到了咖啡厅,我看到陈洁经常坐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人,雍容华贵。

    “妈妈,这是小江,这是我妈妈,陈蓉。”陈洁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你跟你妈妈姓?”

    陈洁点头,我看了一眼陈蓉,我说:“我叫你陈阿姨呢?还是陈女士?”

    “公众场合,还是叫我陈女士吧。”

    我听到她的声音,觉得确实很强势,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感觉,而且很有主见,陈蓉说实在的,保养的很好,跟陈洁很像,没有发福,身材也很好,穿着也很让人刮目相看,一件V领高腰荷叶边的连体裙,这种衣服,看上去,她的年纪最多三十多岁,高腰连体裤是省时省力的主,不需要左寻右找想着怎么搭配,也不需要左看右看调整整体比例,只需要选择适合自己的颜色穿上身,就能立马拥有模特般的完美比例。

    丸子头的她,显得更年轻,如果说是陈洁的姐妹,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可信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眼角的鱼尾纹无法掩饰。

    不过,整体来说,很诱惑,相信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超级美人,果然,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在农村,这种岁数的女人,早就是老妇女了,而她,还保持着让人欲望的诱惑。

    带着翡翠饰品,都很贵重,尤其是领口的那块吊坠,绿,而通透,挂在无尽诱惑的深渊,让人浮想联翩。

    我坐下来,陈蓉说:“首先谢谢你在瑞丽帮我们做的事情。”

    我立马打断,我说:“并不是帮你做事,互惠惠利而已。”

    陈蓉微笑着看着我,说:“你不用刻意强调什么,我从我女儿对我的描述来看,知道,你是一个极其聪明而且有野心的人,你不甘心当别人的手下,我自然会懂,但是,我知道你跟我女儿的关系,我们广东人很传统,长辈与晚辈之间的关系,要保证长幼有序,所以。。。”

    我看着陈洁,我说:“工作上的事,就不要牵扯到私下里了吧?陈女士,这次我们是要来谈大事的。”

    我看着陈蓉,这个女人,有点想要通吃的感觉,说公私分明,又说我是她女儿的男朋友,要排资论辈,哼,就是要通过她女儿跟我的关系,来通吃我。

    我不喜欢这个老女人,远没有方慧那个女人来的好,虽然都极具野心,但是态度跟位置,摆放的不是很好。

    或许,跟她是老板的位置有关系吧,想要操控一切。

    陈蓉微微笑了一下,很雍容华贵,她说:“我当然知道是谈大事,但是,我不想你通吃,占了我女儿的便宜,又想赚大钱,玩弄我们,我女儿比较单纯,容易骗,但是我。。。”

    我皱起了眉头,陈洁立马说;“妈,他没有骗过我。”

    “住口,小江,这世界没有那么多好事,你呢,有女朋友,还要我女儿做小三,我是不能答应的,但是,如果你能在生意上满足我们的需求,我可以隐忍,否则,生意,跟我女儿,你只能选一样。”陈蓉霸道的说着,

    我靠在沙发上,捏着下巴,这个女人,确实很霸道。

    有意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