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章:贱人,还敢狡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男尸原是俯身趴在香案之上,头部和手臂皆僵直的伸出在外,看不太清面目,此时管家坐在了地上,倒将他的模样看得一清二楚,惊得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夫……人……是……程轩!”他结结巴巴的叫,“是五殿下身边的贴身侍卫程轩!他……他死了!”



    “什么?”龙云雁的眼倏地瞪得浑圆,“程轩?他不是入府来帮五皇子送信给千碧的吗?好端端的,怎么会跑到这佛堂之中?还……”



    她的目光落在沈千寻身上,陡然提高了声调,厉声叫:“沈千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沈千寻的眼泪奔涌而出,模糊了她的视线,原本奋力挣扎的身体,因为管家口中程轩两字而委顿下来。



    程轩……她身上的男人是程轩?他……死了!



    这个英俊善良的武官,是她入相府后感受到的唯一的温暖。



    五皇子龙天俊与沈千碧去年订立婚约,程轩作为龙天俊的贴身侍卫,常常往相府跑,为主子传递书信之类,一来二去的,便认识了沈千寻,许是同情她的处境,程轩尽其所能帮助她,安慰她。



    可是,现在他死了!



    他以这样一种诡异的方式,死在她的身上!



    沈千寻痛苦的低泣着,双臂缓缓抬起,拥住了那具已经不再温暖的躯体,周围乱糟糟的话语在瞬间变为无谓的背景。



    恍惚中,似是有人将她拉了起来,再后来,似乎沈庆也来了,五皇子也到了,她的祖母姨娘和兄弟姐妹也都蜂拥而至,乌泱泱的一屋子人,沈千寻像只破布娃娃一般被人扔来踢去,审来问去。



    她只是混混沌沌的,满腹的悲伤让她大脑变得迟钝,直到衙役冰冷的锁链套在了她的脖子上,她这才陡然惊觉。



    “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抓我?为什么?”她惊恐大叫。



    “贱人!你还有脸问为什么!”龙云雁顿足怒斥,“你用春药勾引五殿下身边的侍卫,害他得马上风之症殒命,他可是正六品蓝领侍卫,是朝廷命官!如今五殿下看在相府的面子上,饶你一条贱命,只判了十年刑狱,你该知足了!”



    “你在说什么?什么春药?什么马上风?”沈千寻头脑陡然变得清晰,她大声反驳:“我没有!程轩不是我害死的!是你!龙云雁,是你在陷害我!是你让我去的佛堂!是你在设计我!是你杀死了程轩!”



    “你疯了!”一记耳光重重的掌掴过来。



    “你这荡妇!我的脸都快被你丢光了!做出这等无耻淫荡之事,竟然还不知悔改,乱咬乱告!我恨不能亲手掐死你!”



    是她的生父沈庆,此时他一脸怒容,那双满是眼里满是对她的仇恨。



    “我没有乱咬乱告!”沈千寻嘶声尖叫,“我是冤枉的!我是清白的!是龙云雁在陷害我!我绝不认罪!绝不!”



    刑部大牢,破败肮脏的泥地上,沈千寻彻底变成了一只破布娃娃。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