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章:嫁祸,替罪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秋菊被她这一揪,一脸的茫然,龙云雁又骂:“千碧那簪子,今儿个不是你给收着的吗?千碧的闺房,也一直是你在打理,你这贱人,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害死了程侍卫,好端端的倒把千碧牵扯进来?”



    “夫人,我没有!”秋菊吓了一跳,跪地求饶,不想龙云雁一个大耳光子抽过来,骂道:“你这贱人,还不承认是吗?你爹娘真是白养你了!要知道你做出这种事,他们只怕现在就得被你活活气死!”



    秋菊一听这话,脸都白了,她跟在龙云雁和沈千碧身边好几年,如何不知她这话里的用意?她这是拿她爹娘的命在威胁她,让她出来顶包!



    她不甘,她冤屈,可是,她也知道,事到如今,自己已无路可走!



    一番激烈挣扎之后,她放声大哭:“是我!是我毒死了程侍卫,反嫁祸给大小姐!”



    众人一怔,随即都露出了然的笑容,但都是官场中人,谁也都没表现在明面上,只歪着头继续看这无聊的戏码。



    沈千寻垂下眼敛,不再说话。



    她还有什么好说?龙熙帝的沉默已经说明了一切,若是强行追究下去,只怕自己也落不到什么好,做人就得识趣,不是吗?



    龙天若抱着双臂,饶有趣味的看着她,眼前那一通哭哭喊喊的戏码乏味至极,还是这个小女子更有趣一些,倒还真是聪明呢,知道适可而止,刚刚咄咄逼人,现在却又一脸淡然,该硬时硬,该软时软,这样的女子,甚是对他的胃口!



    在一出闹剧面前,龙熙帝面色微微发烫,他瞄了沈千寻一眼,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眼底的所有情绪,她垂眉敛目,安静的坐在那里,再不复刚才的刚强冷硬。



    龙熙帝轻咳一声开口:“秋菊,你因何原因杀死程护卫?还不将实情原原本本道来!”



    “原因?”秋菊大睁着双眼,脑中一片混乱,她是被逼顶包,心中无限冤屈怨怼,哪还有脑子去编造什么杀人理由?



    她嘴里喃喃的念叨着,只是说不出一个字,只得又呆呆的望向龙云雁,哭哭啼啼道:“夫人,原因?要说个什么样的原因?”



    “噗哧”一声,有人低低的笑了出来,人群中有轻微的骚动,但在龙震的威慑下,那股骚动很快便消弥无踪。



    龙云雁却还在那里装痛心疾首状:“你这贱人,到现在还要装糊涂吗?我怎么就养了你这只白眼狼!你这手脚不干净的白眼狼啊!”



    她对着秋菊又踢又踹,秋菊被她踹得吐血不止,同时也开了窍,呜呜哭叫:“我偷拿了二小姐的银子,刚好程侍卫来送信,被他瞧见了,非要去二小姐那儿告发我!我没有办法,只好毒杀了他!为掩人耳目,又把春药灌到他口中,他死了之后,我十分害怕,想着这府里只有大小姐最弱最好欺负,便把这事嫁祸在她身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