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章:厉鬼附身杀人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这一番话堵得沈庆和阮氏直翻白眼,他们是怎么也想不通,这个昨儿清晨还唯唯诺诺的包子样,怎么才一天就跟换魂了?这样大的转变,令他们目瞪口呆,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应对。



    沈千寻那边却不依不饶的继续拍沈千碧的肩,沈千碧耍起了大小姐脾气,拿出了杀手锏,眼圈儿一红,直哭得梨花一枝春带雨,娇弱可怜。



    龙云雁暴跳如雷,一使眼色,数个膀大腰圆的家丁便围了上来,沈千寻冷笑,就这几个怂货,她还真心不瞧在眼里!



    她摸起桌上一把剔骨刀,十分熟练的在手里转,一双黑眸满是肃杀冷汀,嘴里则懒怠道:“父亲,你瞧,一天到晚,总有些下人不听话,我听您的话,这回一定好好的教训他们!”



    话音刚落,那几人已扑了上来,沈千寻身子一猫,剔骨刀划出一道亮眼的光圈,往几人的膝盖上冷冽切去。



    那几人初时见沈千寻蹲倒,还以为她认怂,待到膝盖间一阵剧痛,才觉不妙,低头一看,膝盖间白骨森森,血倒是没流多少,可是,那脆弱的筋脉已然尽断,几人登时惨呼连声!



    眼见得几个彪虎大汉竟被沈千寻诡异的放倒,龙云雁的脸色大变,沈千碧则尖叫一声扑入她的怀中,阮氏惊得眼前一个劲发晕,沈庆的腿则开始不听话的颤抖,震得桌上的杯碗碟都哗哗直响。



    “父亲莫慌!”沈千寻拿过一块抹布,漫不经心的擦剔骨刀上的血,“几个不听话的下人,女儿还是应付得了的!这剔骨刀十分好用,我喜欢!喂,你们几个,若是再不爬去找人医治,只怕这辈子站不起来了,到时候,不要怪我哦!”



    沈千寻将刀“咣当”一声扔在餐桌上,撩撩身上的衣裙,优雅的在餐桌前坐了下来,礼节周到的向阮氏和沈庆点头:“祖母,父亲,吃饭!”



    她就着桌上饭菜吃得美味香甜,她旁边的人却眼前发黑,一阵晕厥,随侍的丫环们终于抑制不住心头的惊恐,尖叫出声:“鬼啊!厉鬼附身杀人了!”



    她们一溜烟跑个干净,龙云雁也被唬得七魂走了六窍,一时也顾不上再找回面子了,扶着沈千碧仓皇逃开。



    沈庆和阮氏也想走,可是,沈千寻一个冷冽的眼神就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坐回了原处。



    面对这样一个罗刹女一般的人物,他们心里从未有过的害怕和恐慌,事实上,相府家丁如云,暗藏的厉害人物也不少,若群起而攻之,沈千寻再厉害也不是对手。



    可是,一切太过猝不及防,厉害人物再多又怎么样?都不在跟前啊!眼前这小姑奶奶却立时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事实上,沈千寻确实有点想立时宰了这两人,利落爽快,省得磨磨唧唧的跟他们斗个不休。



    可是,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太不划算,她若手刃了这两贼,自己也免不了惹来麻烦,她的命多贵?怎能赔给这两个贱骨头?再者,他们不是喜欢玩宅斗耍心眼嘛,好吧,她发发善心,就陪他们斗个痛快!



    “父亲,母亲下葬的日子,可定好了?”沈千寻挟了一筷子菜,很随意的问。



    “这个……你想……什么时候?”沈庆结结巴巴的回。



    “后天吧!”沈千寻几乎是命令的口气,“天儿热,入土为安,只是皇上交待下来,要风光大葬,两天的时间来准备,有些仓促,所以,还烦劳父亲多费些心!务必办得圆满盛大,父亲你说是不是?”



    沈庆哑声应了声:“是……这个……事不宜迟,我这就差人去办!”



    他说完慌里慌张的逃离了鲜血淋漓的早餐现场,连自家老娘也顾不上了,阮氏见状,只好示弱,拿了绢子捂眼低叹:“我那可怜的媳妇儿哟!”



    “你媳妇儿确实可怜!婆媳一场,她又那么孝顺,您去送她一程吧!”沈千寻已经吃饱喝足,当下揽住了阮氏的肩,不由分说就把她带了出去。



    刚才没控制住情绪,玩得有点过火,这会儿沈庆龙云雁会不会去搬救兵来剿杀她?好吧,不管那么多,先扯住这老虔婆作人质吧!



    她亲亲热热的揽着阮氏游园,脚步儿不停,把相府的大院全走遍了,召集了三四五六姨娘,聚齐了三四五六七八个庶女妹妹,划拉了满府的下人,大家一起开个会,她得让这里的人知道,从今儿起,相府这天儿,变了!



    少了一只耳朵的刘三被她支使得脚不沾地,叫苦不迭。



    “去帐上领些银子来,大小姐我今天高兴,要给所有下人都打个赏儿!”沈千寻搂着阮氏,语音清朗,“给那些欺负过我的,打过我的,骂过我的人,统统打个赏!这赏打了以后,过去的事,就是一张纸掀过去,本小姐一概既往不咎!但如果还有人想再没皮没脸的来招惹我,瞧见那几个没?”



    她的手指向那几个掉耳朵的货,冷笑说:“割耳朵只是个小把戏,其实我真正的爱好,是割开人的胸膛!这个活儿,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解剖!不信邪的,尽管到我这儿来报名!”



    她又开始绕手中的剔骨刀,那刀影贴着阮氏的面皮飞旋,阮氏吓得两腿发软,沈千寻却用力一夹,愣是将她又提溜起来。



    高高的房檐上,龙天若往嘴里扔了颗话梅,眯着眼儿笑起来。



    “这妞儿唬人的本事,比爷还强!”他嘿嘿笑,“还割开人的胸膛解剖,这样血腥的吓人点子都想得出来,爷真得再高看她一眼!”



    但他很快就知道,沈千寻所说的解剖,根本就不是唬人,她是真刀真斧头的在干!



    次日下午,一个面色惊惶的男子冲进了相府,他是京兆尹的公子余雷,这位素日气定神闲的翩翩公子,此时却大失体面,进门即哭叫:“沈仙人,救命!”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明白他嘴里叫的沈仙人指的是谁,刘三上前问询,余雷扯住他的手急急叫:“快,快带我去找你们的大小姐沈千寻!”



    刘三傻了眼,沈千寻是仙人?怎么可能!她明明该是女鬼女阎王好不好?



    但他不知,因着连断两起奇案,又生得那般冷艳,沈千寻已然名动京城,人人都说她是仙人转世,专管人间不平事,只有相府中人,才把沈千寻妖魔化。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