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章:你想不想救你父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余雷之父余刚,今天早上新断了一起杀人命案,京郊乡民李四,因口角之争,一大清早便被邻家孤女八妹用板砖拍死在自家墙头上,目击者众多,证据确凿,但八妹却拒不肯伏法,反侍武功高强,当堂劫持余刚,声称得请沈千寻来重审此案,否则,就让余刚陪她一起死。



    沈千寻带上自已新制的解剖工具箱,随余雷去衙门停尸房检验尸体,据余雷介绍,李四是今天一大早与八妹吵架时,被八妹用砖头击打到头部骤死,死时血流满脸,听到响动跑出来的乡民全都亲眼目睹。



    可沈千寻一眼就看出不对劲,从尸体体表的各种反应来看,这具尸体的死亡时间,早已超过12小时,也就是说,在乡民们看到李四趴在墙头上与八妹吵架时,他就已经死了!



    余雷愕然:“这……怎么可能?”



    “当时一定有人扶着他吧?是谁?”沈千寻淡淡的问。



    “他的妻子黄氏。”余雷回答。



    很快,黄氏便被带了来,一个眉眼风流的小妇人,一身热孝,可眼尖的沈千寻却发现,孝服里头是簇新的葱绿绸裙。



    她在心里冷笑,并不问案发时的情形,只问她丈夫昨晚吃了什么饭,黄氏被问得一头雾水,结结巴巴的回答了,沈千寻瞄她一眼,便让她到外头候着。



    余雷不解其意,沈千寻却问:“你想不想救你父亲?”



    “怎能不想?”余雷跳脚。



    “那么,现在,我要将李四的尸身剖开,寻找物证,善后事宜,你能处理好吗?”沈千寻挑眉看他。



    “剖开?”余雷的眼倏地瞪得浑圆。



    “有问题吗?”沈千寻反问。



    余雷的喉结急速涌动着,刚刚对这个冷艳女子所生出的绮念在瞬间烟消云散,而停尸房外,扮成衙役的阿呆则飞快的遁走,跑到龙天若那里又惊恐又兴奋的说开了。



    “真会解剖?”龙天若腾地站了起来,箭一般冲了出去,这样血腥的热闹,不可不看!



    停尸房里,沈千寻穿上自制的防水套装,戴上猪尿泡做的手套,执一把寒光闪闪的牛耳刀,一脸漠然的切开了李四的胸膛……



    “呜……”余雷捂眼闭嘴皱眉。



    “哇……”扮成小衙役的龙天若张嘴结舌瞪眼。



    这可真是够血腥的,跟屠宰现场有的一拼啊!这个女人……龙天若的心一个劲的往下沉,女鬼?妖孽?还是当过屠户杀过猪?



    停尸台上,沈千寻已经切开李四的胃,认真的检查胃容物,食物基本还保持着入胃时的形态,那黄氏还真是诚实,报得一点也不差。



    昨儿晚上吃的饭,经过一整夜的时间,还几乎不曾消化,这很能说明问题!



    沈千寻撇撇嘴,吩咐余雷:“叫黄氏进来!”



    黄氏战战兢兢的走进来,看到已鲜血淋漓的现场,两腿一软,眼前一黑,瘫倒在地。



    再醒来,拎刀的“女屠夫”一脸漠然的看着她:“说吧,昨儿晚上,跟谁一起杀死你家夫君?”



    黄氏没再做任何抵赖,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凶案事实合盘托出。



    无非是找了野汉子,就要杀死自家汉子,这样的事,一点都不新鲜。



    沈千寻垂下眼敛,懒怠的收拾自已的工具,耳边突然有人懒洋洋的道:“爷真没看出来,你是个狠角色!”



    “谢谢夸奖!”沈千寻淡漠的掠了面前男人一眼,见他一身衙役服,便嘲笑道:“三殿下改行了?”



    龙天若不说话,抱着双臂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看,良久,才又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沈千寻鄙夷的瞟他一眼,自顾自去清洗手上污迹,冷不防腰间一紧,又是一僵,她就此定格在那里,还保持着半蹲的姿势,舌头也发木发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对着龙天若怒目而视。



    “嘘!”那男人笑得邪恶,“让爷好好来验一验,你到底是人是鬼!”



    他说完,一把捏住了她的脸,一双微带薄茧的手在她脸上肆意揉搓,揪鼻子扯耳朵揉鼻子,直弄得沈千寻五官变形还不肯罢休,又往脖颈里掐了一把,边掐边暗自嘀咕:“没错啊,是真皮啊,那怎么跟换魂了似的?好奇怪!嗯,爷来咬一下瞧瞧有什么变化!”



    话音未落,他白森森的牙已闪闪的亮出来,对着沈千寻的脖颈恶狠狠的啃了一口!



    “咝!”沈千寻痛得眼泪都快要涌出来,沈千寻却在那里拍手笑道:“妥了!爷知道你是人非鬼,阿呆这小子输了,得脱裤子在院子里裸奔喽!”



    沈千寻差点气得背过气去。



    敢情这么折腾她一番,就是因为跟人打赌?这厮,好无良好无耻!



    她心里恨得不行,奈何身子动弹不得,只得暗压怒气,强自忍耐,龙天若闹完,小指头在她腰间一戳,一股热流贯穿至筋脉之间,她终于又从“僵尸”变成了活人。



    “别想着报复哦!”龙天若得意洋洋的晃着脑袋,“你自己知道,你打不过我!”



    沈千寻垂眉敛目,一言不发,背起工具箱就往外走,龙天若见她居然没打击报复回来,一时倒有些不自在了,扯住她的袖子叫:“喂,你怎么不打还回来?”



    沈千寻缓缓回头,龙天若对她做鬼脸,又挤眉又弄眼又吐舌头,一幅欠揍的模样,她眨眨眼,作出转身要走的模样,然而将转未转的那一瞬间,她骤然出手,纤纤素手直锁龙天若的咽喉!



    这一招偷袭非常成功,龙天若被她掐得直翻白眼,雪白的一张脸儿渐渐涨成猪肝色,沈千寻浓眉微挑,精细的估算着时间,等到他将要窒息的那一瞬间,这才松开了手。



    “咳咳……你这女人……好毒……”龙天若一屁股坐在地上,使劲的扒位着自己的脖子,沈千寻雪眸微闪,冷声回:“没事别惹我!否则,我有的是办法杀死你,任谁也查不出一丝端倪!”



    龙天若翻翻白眼:“你有这种本事?”



    “你想做我的实验品?”沈千寻浓眉高挑。



    龙天若突然一骨碌爬起来,低叫:“那么,如果有人跟你有同样的本事,你能不能找出他的破绽?”



    沈千寻皱眉:“你想说什么?”



    “一具十年前的枯骨!”龙天若没头没脑的说,“死时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和疑点,都说她是忧思过度而亡,可是,我却知道,她不会死,除非有人害她!现在,她只剩下一堆枯骨,你能在这堆枯骨身上,找出她非正常死亡的证据吗?”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