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章:我为什么要帮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能!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沈千寻语带挑衅。



    “因为……爷比你强喽!”龙天若古怪一笑,人如狂风般席卷而来,下一秒,沈千寻已被他掳在怀中,竟如一只大鸟般腾空而起,眼前却一片昏暗,却是他拿衣袖遮住了她的眼,恍惚间只觉耳边呼呼风响,竟如风驰电掣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才觉脚又落到了实处,眼前却比方才更黑更暗,鼻间更是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气味,清苦幽香又刺鼻。



    “这是什么地方?”她沉声发问。



    “坟墓。”龙天若说完“啪”地一声打亮了火石,将悬在墙壁上的一盏油灯点燃。



    幽暗不明的光线中,沈千寻大体看清了自己所处之地,看起来像个石室,石室正中间有一只白玉棺,安静的停放着,周围桌椅等物也似是白玉雕成,墙上挂的画也似是特殊材料制成,泛着温婉莹白的光。



    龙天若上前将白玉棺的盖打开,沈千寻上前掠了一眼,情不自禁的低叹了一声。



    做法医这么多年,没见过收拾得这么干净漂亮的尸骨,想来是拿特殊的药草薰过,无一丝异味,跟莹白的白玉棺很是相衬,像是一个完美的艺术品,玉棺旁一只白玉瓶里,一束鲜花正含苞怒放。



    这场景,有点小变态,但沈千寻却觉甚是舒坦,以前她的办公室里也这样,桌上摆着鲜花,旁边却立着一具枯骨,鲜花与骷髅其实是可以并存的。



    她心情愉悦的开口:“这些……你弄的?”



    “觉得不妥?”龙天若目光阴郁。



    “不,很美!”沈千寻耸肩,“你做得不错!这个,就是你说的,十年的枯骨?”



    龙天若点头,将油灯端了过来,照着那尸骨,说:“你来看一看,她是因何而死。”



    沈千寻身子前倾,仔细翻看,半晌,抬头说:“她是被人掐死的!”



    “掐死?那为什么死时面部没有任何变化?”龙天若急急的问。



    “我如果用手准确的掐住你这里,”沈千寻把手放在龙天若左右两侧的颈总动脉上,说:“让你的动脉在瞬间完全闭塞,血液受到阻碍,根本就不会进入头部,又怎么会有面部青紫的窒息特征?这个凶手,应该通晓验尸之术!”



    龙天若死死的盯着她看,一双满是血丝的大眼似是要暴出眼眶,那幅似颠若狂的可怕模样,让沈千寻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这厮该不会是变态杀人狂吧?



    下一秒,龙天若突然掐住了她的双肩,猛力摇晃,奋力嘶吼:“不可能!这不可能!绝不可能!你胡说,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胡说!”



    沈千寻被他晃得头晕脑涨,却仍坚定回答:“我没有胡说!她的舌骨两侧骨折严重,绝对是被扼而死!你自己不也一直在疑心吗?不然,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不!不是这样的!”龙天若突然痛苦的瘫软在地,幽深的双眼涌出大颗大颗的泪水,“为什么?为什么竟会是这样?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他一连叫了十几个为什么,情绪近乎失控,沈千寻愕然,这样一个痛哭流涕的男人,跟她印象中那个吊儿朗当的二货实在相差太大,她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只是呆呆的盯着他看。



    但她没料到的是,就是这一愣看,又把地上的二货给惹到了,他扯着喉咙对她吼:“看什么看?再看爷把你眼珠子给你抠出来!阿呆,快把这个死女人扔出去,爷不想再看到她!”



    沈千寻再淡定,也被这话也骂恼了,心头有数万个草泥马在狂奔!



    我擦,是姐要来这个鬼地方吗?不是你把姐硬掳来的吗?你不想看到姐,姐又想看到你吗?还是你认为你吹的鼻泡泡比较萌比较好看?



    她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忽觉腰间又是一僵,竟然再度中了龙天若的招,把她放倒以后,阿呆不知从哪个角落走出来,拿块黑布往她脸上一蒙,把她扛在肩上走了出去。



    沈千寻活那么大,从来不曾被人这么摆弄过,只气得要狂喷鲜血,奈何技不如人,她又不会什么点穴神功,没办法只好默念忍字决。



    又是一阵空中飞行之后,沈千寻终于重见光明。



    她居然再次站在了衙门的停尸间门口。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她的脸上,让人有种轻微的晕眩,而刚才那一幕,就像一场诡异的梦境,沈千寻叹口气,理了理衣裳,向衙门大堂走去。



    在通往大堂的甬道上,恰巧遇见余雷,见到她,余雷差点没跪下来,嘴里乱叫:“沈仙人,您刚才去哪儿了?可把在下急死了!您快去看看吧!那个八妹见不到你,死活不肯放了我爹啊!”



    “有这种事?”沈千寻哭笑不得,这个八妹还真是给她涨面子啊!



    两人穿过甬道,很快便到了大堂,而此时的京兆尹余刚,已经晕厥数次,尿裤子三次,见自家儿子终于将沈千寻带来,激动得又哭又喊,鼻涕眼泪抹了一脸。



    这么肥的小老头儿,吹起鼻泡泡来比那个二货皇子更加不堪,沈千寻微蹙眉心,抬眸去看那胆敢劫持京兆尹的女汉子八妹。



    八妹跟她这具肉身应该同龄,十五六岁的模样,黑红脸膛,圆脸圆眸圆身材,不显胖,只显得可爱,面对乌泱泱的官兵,她丝毫不惧,一手捏着余刚的锁骨,还有胆儿磕瓜子,磕得瓜子皮乱飞。



    见到她,八妹一脸狂喜,完全是粉丝见偶像的表情,夸张的大叫:“你就是那个断奇案洗奇冤的沈大仙人沈千寻?”



    沈千寻唇角微勾,被人崇拜赞美的感觉还真是好,这个丫头,她喜欢!



    “余大人,我答应帮忙之前,也曾请贵公子代你应下我一件事,那就是,放过八妹,你意下如何?”沈千寻淡漠开口。



    “行行行!让这小姑奶奶先放了我!”余刚忙不迭的回应。



    “空口无凭,立字为据!”八妹在那里叫起来。



    余刚恨恨的瞪了她一眼,沈千寻淡淡道:“外头那么多证人,还要什么字据?余大人可是京城父母官,岂有出尔反尔的道理?余大人,你是不会偷偷的再派人把她杀了吧?”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余刚连连摇头。



    八妹瞧了沈千寻一眼,突然咧嘴笑起来,露出一口白花花的小牙,圆眸也笑成了一条缝,她对沈千寻点头:“多谢姐姐!”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