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章:叩个头赔个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微微一晒,说:“松手吧!余大人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你给他叩个头赔个罪,这事就算结了!”



    “叩头赔罪?”八妹圆眼一瞪,“明明是他先冤枉我!”



    沈千寻安静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八妹嘴一瘪,终是听话的跪了下去,咕咚咚磕了好几个头:“大人,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八妹吧,可怜八妹无爹又无娘,小光棍一个,就只有贱命一条,大人您的命多贵啊,求大人别跟俺这贱命的丫头一般见识,若是您这贵命搭给了俺这贱命,那多不值啊!”



    沈千寻扭过头去,这是赔罪吗?明明是威胁吧?



    余刚苦着脸,忙不迭的摆手:“滚开啦滚开啦,不要再让本官看到你!”



    “好啦好啦,这就滚!”八妹笑起来,嘴角两个漩涡也是圆圆,她亲亲热热的扯上沈千寻的手,说:“好姐姐,八妹以后跟你混好不好?”



    “跟我混?”沈千寻摇头拒绝,“不成,你还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她说完掸掸衣角悠闲的往外走,外头看热闹的人自觉让出条道儿来,却都不舍得离开,跟在她后面嘀咕个不停。



    沈千寻今天着一袭男装,一件簇新的白色绸袍,腰间扎一根宝蓝玉带,如云的黑发用银饰高高的绾在头顶,她人本就生得高挑,穿起男装来很是相衬,行走处,衣袂翩然,潇洒俊逸,瞧热闹的人眼都看直了,男人们看得魂飞天外,女人们却看得芳心乱跳,情不自禁的送了十几米,这才作罢。



    八妹却一直锲而不舍的跟着,嘴里小声咕哝:“好姐姐,就收了妹子吧!妹子我洗衣做饭唠磕吹牛外加打架出头,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姐姐您菩萨一般的人物,就忍心看妹子孤单飘零吗?”



    沈千寻虽不爱笑,此时却也被她说得笑起来,她停住脚,认真说:“八妹,并非我不愿收留你,实在是我这条命,比你的更贱,说不定哪天就被人踏成肉泥,你既识得我沈千寻,便该知道,跟着我,注定凶险重重!”



    “姐姐若这么说,八妹就更该跟着姐姐了!”八妹扯住她的衣襟,圆溜溜的眸子定定的瞧着她,“姐姐是孤儿,八妹也是孤儿,姐姐的脑袋随时会掉,八妹也一直是这样,两个脑袋都不稳的人在一起,就算掉脑袋,也有人陪着,岂不比孤单一人快活?”



    沈千寻怔住,眸中渐渐浮起薄雾,眼前这丫头的话,竟然说得她差点掉下泪来,她叹口气,说:“这其中的厉害,我也跟你说清了,你若是执意跟着,回头小命丢了,那冤魂别扯着姐姐来索就成!”



    这一句姐姐,等于是应允了,八妹高兴得一蹦三尺高,利落的将她手上的工具箱抢过来背在身上,笑嘻嘻说:“好姐姐,我若是成了鬼魂,要索就索个美貌少年郎回去服侍我,索姐姐有什么用?”



    沈千寻忍俊不禁,笑道:“你这个丫头,还是真够浑的!”



    “这就叫浑啊?”八妹吐吐舌头,“姐姐,我再说几句浑的给您逗乐子吧?”



    京都长街,棺材铺,沈庆对着乌沉沉的棺木发怔,面色一片阴狠。



    他一大早被沈千寻闹了那么一通,吓得心肝胆都在颤,忙不迭的跑出来给宛真置办葬礼用物,跑了大半天,那股劲儿总算慢慢缓过来了。



    龙云雁说得不错,这丫头留着,早晚是个祸害,只是,用什么法子除掉她,神不知鬼不觉呢?



    他敲着棺材板冥思苦想,这时,只听那掌柜的说:“跟各位说个感人的事儿,昨儿回乡下,有个丫头的娘病死了,这丫头那叫一个伤心,在出殡当天,竟然触棺而死,也陪着她娘去了!”



    “竟有这等孝女?”众人皆啧啧称奇。



    沈庆听在耳里,心头突地闪起一丝亮光,触棺……死……



    他一阵激动,明儿可就是宛真下葬的日子,他这个女儿,也很孝顺啊,便是触棺而死,只要处理得利落,只怕旁人也看不出什么吧?



    日渐西沉,略嫌阴暗的林荫小路上,八妹拎着一大堆东西,哼着小曲儿,跟在沈千寻后面。



    沈千寻心情也算不错,只是,当目光落到前方那片黑森林时,她的心陡地沉了下去!



    数十个蒙面黑衣人,数十把寒光凛凛的长刀,从四面八方围聚而来,如一群墨黑的乌云,将她们头顶最后一线光明遮去,沈千寻的鼻子微抽,她似乎已经嗅到死神血腥的味道!



    “叫你别跟着我的!”沈千寻叹口气,“你看,刚救出的小命又没了!”



    八妹撇嘴:“怕他个鸟?好久没杀人了,手痒,孙子们,来吧!小姑奶奶让你们尝尝小红的滋味!”



    她说着将扎在腰间的红腰带解了下来,沈千寻这才发现这是条做工精美的鞭子,可她却没有什么称手的武器,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解剖刀握在了手中。



    八妹笑她:“姐你也太寒碜了!”



    “这杀人很快的!”沈千寻尖刀一竖,身形一挺,率先先那片黑森林袭去!



    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法医,在做法医之前,她曾是一名特战队员,而领她入伍的人,则是那个救下她妈妈的女法医。



    从十八岁到二十四岁,整整六年,她不知执行过多少次危险的任务,经历过多少血雨腥风,所以,眼前的这些人,她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



    树影幢幢,阴风阵阵,一场血腥杀戮在惨绿色的薄雾中悄然拉开帷幕……



    解剖刀银光闪闪,阴冷而安静,刀刀直割人的咽喉,被屠戮者来不及留下一点声息,便瘫倒在地,徒留一地血红。



    红鞭儿却叫得清脆欢畅,被鞭儿卷到的人,叫得亦是惨厉非常,那一刀毙命,这一鞭却还钓着人的半口气,八妹在那里跳脚:“别叫了,吵死了!沈姐姐,为什么你杀的人都那么乖?”



    沈千寻笑而不语,手中解剖刀攻势越发凌利,一番腥风血雨过后,小树林里终于安静下来。



    夜幕,缓缓降临,遮住一地鲜红的污血,只有鼻间还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



    两人收拾一番,继续上路,不想没走几步,忽觉脚底一紧,身子一悬,一只大网兜地而起,牢牢的将她们捆了起来,悬在了半空之中。



    “奸贼!竟然还留着后手!”八妹挣扎着怒叫。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