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脑子是被驴踢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留后手,怎么对付你这凶悍的小娘们?”一个胖子腆着肚子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径直走到沈千寻面前,咧嘴笑道:“你这小娘们真是够彪悍的,居然能干掉我黑虎山的几十个精英!难怪连你亲爹也容你不得!”



    “是他派你们来的?”沈千寻停止挣扎,冷冷的问。



    “派个屁!”那胖子叫,“是他出大价钱求老子来的!杀了老子那么多人,老子这回亏本了,老子得把你扔到山上,让那帮兄弟把你活活玩死才解气!”



    “玩你妹啊!”八妹在那里哇哇乱叫,“你去玩你老母吧!”



    “死丫头!”胖子恨恨的踹了八妹一脚,“来人,把她们带走!”



    沈千寻不说话,目光在小树林四处搜寻着,但是,很快她就失望了。



    刚刚她之所以那么肆无忌惮的与黑衣人作战,一方面是自信,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她发现龙天若一直跟在她的后面。



    她不太明白这二货的心思,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阴魂不散的跟着她,可是,她却了解他的功夫有多高,她感觉自己跟他是一条战线的,所以,如果她遭遇了不测,他定然会出手相助。



    可是,现在看来,她错了!



    她冲入杀手阵时,还抱臂在后面观阵的龙天若,现在消失得无影无踪!



    沈千寻欲哭无泪。



    她的脑子是被驴踢了吗?



    她怎么敢把希望寄托在那个流氓无赖身上?



    他从一开始就是心怀叵测的好不好?



    事到如今,多想无益,沈千寻垂下头,一言不发的任由那胖子像捆粽子一样把她拖走。



    小树林高高的树梢之上,龙天若嘴里衔根柳枝嫩芽儿,晃晃悠悠的躺着看天,对眼前的一幕惨景视而不见。



    “爷,您真不救?”阿呆笨乎乎的骑在一支粗干上,心惊胆战的往下看,下面两个女人被一路拖行,定然痛不可言,八妹痛得乱骂一通,那张小嘴就没消停过,沈千寻却一片沉寂,也不知人是死是活。



    “爷为什么救她?”龙天若翻翻白眼,“给爷个理由啊?”



    “你不是要她帮你做事吗?”阿呆傻傻的问。



    “这个狂妄嚣张的女人,就知道打打杀杀,做事一点都不过脑子,能帮爷做什么事?”龙天若伸手在他脑上敲了一记,“不行,爷得再寻一个靠谱听话又聪明的,这女人,爷弃了!”



    “可是,爷不觉得有点太残忍了吗?”阿呆低头又看了一眼,“那黑虎山上,可是有一千号男人……”



    龙天若翻翻白眼,突然幸灾乐祸的笑起来:“报应!这就叫报应!前几天还说爷被一千具女尸玩,这会儿,爷要看着她被一千具男尸玩!哈哈,有趣!真是有趣极了!”



    他眯着眼晃着腿儿笑起来,笑得猖狂放荡,一不留神,从树梢上直直的坠了下去……



    黑虎山上,沈千寻自觉浑身的骨头都快散了架。



    本来那一番搏杀,身上已多处受伤,再经这么一折腾,沙砾碎片全钻入伤口之中,那种痛,简直难以言传。



    她在心里把龙天若八辈祖宗都招呼了成千上万遍。



    这贼秃,这贱男,比沈庆还要可恨一千倍一万倍,居然骗她,跟她玩阴的,该死的贱男!



    可是,哪怕嘴都骂歪了也没用了,眼见着一群光膀子的壮汉狞笑着围了过来,沈千寻心如死灰。



    原来她的结局比前身更悲惨!



    她闭上眼,牙齿抵上了自己的舌头,咬舌自尽这种自杀方法真的很没出息,可是,被人捆成一只粽子,她还有别的办法吗?要不是以为龙天若在后边,她怎么会那么大意毫无防备?



    正悲愤怨怼之时,忽听耳边有人轻叹道:“你们一群大男人,对一个弱女子如此,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吧?”



    沈千寻倏地睁开双眼。



    浓黑沉滞的夜色中,一张雪白的脸突然浮了出来,浓眉冷峻,黑眸清澈,鼻梁英挺,一袭素锦白袍在晚风中飘啊飘……



    沈千寻眼睛微花,随即惊叫:“龙天若?”



    那美男掠了她一眼,淡淡的回:“姑娘认识我三哥?”



    “什么三哥?还四弟呢!”沈千寻被他搞得精神错乱,“龙天若,你又在玩哪一出?”



    美男凤眸微眨,认真的答:“姑娘猜得不错,在下正是他的四弟!”



    沈千寻一脸黑线,转而想起,貌似龙天若这货确实有个双生子兄弟,叫龙天语什么的,只是,这龙天语自幼体弱多病,一直猫在深山里养病,基本不在皇室任何场合出现。



    抬头细察了一番,她很快便发现,这个男人确实不是龙天若,五官是长得一模一样,可是,那气质神情嗓音却完全不同。



    眼前的这个男子,白衣飘飘温润如玉,声音低醇柔和,面庞清秀干净,眉毛也比龙天若更粗浓一些,只是,这么浓黑的眉毛,反显得他整个人愈发清灵秀美,他负手立在那里,就如一朵白莲花盛开在暗夜之中,安静,皎洁,清芬。



    沈千寻天性清冷,经过一次家变,对男人更是无感,一般情况下,只有变成尸体的男人她才有兴趣研究,可眼前这个男人,却似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让她屏息数秒呆滞凝望,怔忡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她已是如此,那边花痴的八妹自是不用说,已然惊天动地的叫唤起来:“美哥哥,俊哥哥,救命啊!”



    “莫急,他们会放了你们的!”龙天语转向八妹,目光柔和,他的脸上明明没有笑容,不知为什么,却总让人疑心他在微笑,他微微侧眸,看向身后的土匪,好脾气的说:“快放了她们吧!”



    “放?”领头的那个刀疤脸色迷迷的笑起来,“放啥放?正嫌狼多肉少呢,刚好你来了,瞧这小脸儿,比娘们还俊呢!陪老子玩个雌雄双飞怎么样?玩完了老子立马放人!”



    他涎着脸慢慢凑了过来,身上的汗臭之气令人作呕,龙天语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刀疤脸却步步紧逼,龙天语轻叹一声,语调依然温柔:“你们……还真是烦!”



    他拧眉,转身,阔大柔软的白色袍袖行云流水般向身后轻轻一甩,刹那间,似是有罡风猛烈的刮过,刀疤脸等人竟被生生被卷在了半空之中,连带着室内的桌椅瓶罐等物,也一起浮了起来,在空中胡乱飞舞。



    这情景实在太过新奇,沈千寻看得目瞪口呆,哗,这又是什么功夫?还真是……有趣!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