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章:没见过这么平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这厢看得新奇有味,龙天语那边也玩得十分尽兴,他的头微歪着,神情间竟有着孩子般的天真单纯,黑眸间一片璀璨星光,柔软的唇一如仰月般轻扬,修长白皙的手指在黑暗中忽上忽下的飞舞,那些“空中漂浮物”随着他的指尖跳跃跌荡,激起一阵哭爹叫娘之声,煞是滑稽好笑。



    沈千寻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扬唇轻笑出声,龙天语侧眸看她,目光深沉而柔和,沈千寻被他看得心里一跳,黑暗中,脸竟不自觉有些发烫,她轻咳一声,很不自然的问:“你这是魔法吗?”



    “魔法?”龙天语轻轻摇头,以指用笔,在空中轻轻描画,那些土匪们立时变作他的“油墨”,竟自动排成了一个大大的蝶形,随着龙天语手指轻动,两侧的土匪们衣衫飘舞,倒真如一只硕大又怪异的蝴蝶在笨拙的飞舞。



    八妹那边笑得直打跌,大声叫:“俊哥哥,快把这只笨虫儿扔到山下去,摔他们个狗啃泥!”



    龙天语歪歪头,食指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刀疤脸那些人便如一道断了线的蝴蝶风筝一般,从窗口直直的向山坡上坠落,下一刻,惊天动地的呼痛声混乱的响了起来,龙天语皱眉,轻叹:“好吵!”



    他缓步上前给沈千寻和八妹松绑,八妹在那里欢天喜地叫:“您真的是四殿下吗?是住在白云山上白云馆里的云王殿下吗?”



    龙天语眨眨眼,一言不发,但他的沉默却丝毫不给人冰冷和距离感,那种安静温柔的沉默,让人的心和唇也跟着一起安静下来,好像多说一句话,就扰了这谪仙一般男子的清静。



    沈千寻跟在龙天语身后下山,软底布鞋踩在濡湿的草地上,就似踩在云端一般柔软飘忽,恍惚如梦。



    暮春的夜,静谧而美好,花香阵阵,偶尔能听到细微的虫声,天上一幕星子眨眨,清凉的夜风拂起龙天语白袍的衣角,飞舞若蝶,飘逸出尘,那一瞬间,沈千寻觉得眼前这个男子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片云,又或者,一尊仙,不食人间烟火,不染世俗之尘。



    只可惜,这样美好的氛围,很快又被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打破了。



    密林深处,一袭深紫长袍的龙天若吊儿朗当的晃了出来,身后数十个侍卫排成排横在他们面前。



    “沈千寻,你没死啊?”他恬不知耻的冲着她笑,“爷还想着上来给你收个尸报个仇什么的,既然你没死,那么……”



    他望向身后的侍卫,笑眯眯道:“爷这回不要这黑虎山土匪的命了,剁了他们的双足就好,做人得大度,不能斤斤计较!”



    “谨遵湘王之令!”那数十个侍卫齐齐点头,如狼似虎的去了。



    “三哥……”龙天语欲言又止,龙天若却像刚看到他一般,惊道:“哟,这不是四弟吗?有日子没见你了,大晚上的,不在白云馆修仙,怎么得闲乱跑?”



    龙天语轻叹:“三哥可曾识得一个叫茗烟的女子?”



    “没什么印象!”龙天若耸肩,“四弟你知道的,哥哥的女人太多,模样都记不住,更不用说名字了!”



    “可是人家记你记得清楚!”龙天语苦笑,“人家的夫君就是这黑虎山二当家的,半道上遇了我,非得找我拼命……”



    “无妨!”龙天若蛮不在乎的摆手,“很快这黑虎山便荒了,再没人敢找你麻烦了!那些尸体什么的,三哥就送给你当花肥了,你记得派人来抬就是!”



    龙天语的喉咙发出一声无奈的轻呓,挣扎半天,终是没再吐出一个字,足尖轻点,白衣飘飘,几纵几跃之下,人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沈千寻对着他刚才站立的地方发呆,龙天若轻哧一声,阴阳怪气道:“还真是怪了,为什么女人都喜欢对着那没用的臭小子发花痴?爷明明跟他长得很像啊!”



    沈千寻鄙夷道:“家鹅和天鹅长得也很像,可是,你知道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说的太对了!”龙天若狠狠的拍她的肩膀,“就知道你有眼光!爷就是那天上风姿绰约的美天鹅,爷那四弟,充其量是只呆头鹅!”



    沈千寻彻底无语,八妹却没忍住,咧嘴大笑起来,边笑边小声嘀咕:“这是一个娘生的吗?”



    龙天若歪头看她,半晌,问:“你是男人?”



    八妹脸红了,顿足大叫:“我明明是女人好不好?”



    “不好意思,没见过这么平的女人!”龙天若坏笑,“阿呆,她比你还要平哎!”



    八妹立时抓狂,沈千寻冷静的抓住她的手,说:“别跟这个男妖一般见识!我们走!”



    “别走啊!”龙天若伸手拦住她,“爷要送一千具男尸给你,这会儿还没杀够数呢!”



    “龙天若!”沈千寻尖厉怒叱:“你到底想做什么?”



    “哗,干嘛那么凶?”龙天若缩肩吐舌,“爷杀人灭口是为你好啊,你想啊,如果你还活着的消息传到你爹耳朵里,明儿个那场大戏他还怎么唱?他要是不唱,咱们去哪儿瞧热闹?爷可是从宫里头拉了很多实力派的人来看戏哦,这个打压相府的机会,你不想要?”



    沈千寻犹豫,打压相府的机会,她当然想要,可是……



    看一眼面前这油滑浮浪的男人,她最终坚定的摇头,宁愿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这男人的破嘴,她是宁肯孤军奋战,也决不再跟这个居心不良的贱男搅在一堆了!



    她抬脚,扯着八妹的手,坚定的往前走,身后的龙天若不拦也不挡,只笑嘻嘻说:“可惜了可惜了,白瞎了一场好戏了!你爹那戏唱的,比怡红院的姑娘唱得还好听……”



    沈千寻咬牙,继续往前走,龙天若的声音却一点点的往耳朵里钻:“别怪爷没提醒你,你今晚要是敢回相府,明早一定横躺着跟你娘一起下葬!你不觉得你这两天用力过猛吗?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别说还是那么多头狼!”



    “他们是狼,可你却是魔鬼!”沈千寻愤然回击,“我宁愿被狼咬死,也不肯跟你这这个魔鬼为伍,死得不明不白!”



    “哇,好大的怨气!”龙天若夸张的瞪眼,“看来是怨上爷了!可是,敢问沈大小姐,我们是什么关系啊?你是爷的王妃小妾,还是亲人小妹?都不是!我们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我们是相互利用的关系,爷从你那里还没得到一点好处呢,爷凭什么要帮你啊?想要爷帮你,你得拿出点让爷开心的彩头来,让爷觉得,你值得利用!”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