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章:你要带我去哪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这番话,差点没把沈千寻噎个半死,她不得不承认,论起讲歪理胡搅蛮缠,她压根就不是这个贱男的对手!



    龙她嘲讽的摇头:“三殿下真是个聪明人,只是,有一点你却忘记了,从你送我入相府的那一天起,我们便是拴在一起的两只蚂蚱,我若死了,你也活不成,一个名声狼藉放浪形骸的皇子,暗地里却能左右朝中大臣的言行,又对死忠的保皇派龙震居心不良,你想干什么呢?如果我被逼到了绝路上,一准儿把你供出来!因为你,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她说完转身即走,脚步飞快,再不作丝毫停留,龙天若嘴张得老大,惊声道:“这都什么事儿啊,绵羊也会咬人了!”



    “姐是豹子!”沈千寻没好气的回:“母的!”



    龙天若长声大笑:“好一只个性十足的母豹子!爷瞧着真是稀罕,哎,豹子妹妹,别走啊!跟你魔鬼哥哥我多聊几句,咱们敞开心扉赤裸相对,好好的交交心!”



    “交你妹!”沈千寻忍不住爆了粗口,这个粗口爆得太过激愤用力,喊得她脑仁儿一个劲发晕发黑,带得受伤的两肩和屁股钻心的痛,两腿也一个劲发软。



    “这该死的体质!”她喃喃咒骂,前身是米糠做的吗?不过杀了些人又被拖行了一阵,就承受不住了,这不是要她在那个贱男面前丢脸吗?



    她剧烈的喘息着,身上虚汗淋漓,却仍是拼尽全力往前走,龙天若却早已看出她的外强中干,晃着柳枝儿在她身后数数:“一,二,三,倒!”



    “你大爷……”沈千寻低低的咒骂了一句,还是不受控制的跌倒在地。



    龙天若扔掉柳枝儿,哈哈大笑着跑了过去,食指往她腰间一戳,沈千寻立时变僵尸木人,他提起她的腿将她横杠在肩上,八妹上前阻拦,被一旁的阿呆面无表情的砍晕在地,就势挟在了怀中。



    这一主一仆挟持着俩女人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还哼着小曲儿,沈千寻却是连扑打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恨声问:“你要带我去哪儿?”



    “你不听话,爷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你给做了!”龙天若邪魅的眼直凑到她的鼻子上,“对了,爷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是喜欢爷先奸后杀呢,还是先杀后奸?”



    沈千寻恶狠狠的瞪着他,目眦尽裂,龙天若却笑得越发愉悦,拿手轻拍她的脸,道:“爷就喜欢你这僵尸脸儿,瞧起来太有趣了!”



    沈千寻垂下脑袋,咬紧牙关,不再说话,以免再招来更多羞辱,龙天若却因此心情大好,嘴里嘟嚷道:“这才对嘛!女人就得乖一点,才能讨男人的欢心!”



    这一路疾行,却是往一座高耸入云的山上爬,山势险峻陡峭异常,但龙天若和阿呆却是如夷平地,行了约摸大半个时辰,似是到了山顶,一处莹白的建筑浮在眼前。



    及至近了一看,才知是座纯白的宫邸,也不知是用何种材料建造而成,看起来十分的洁白清雅,周围香气隐隐,门楣上雕刻着古色古香的三个大字:白云馆。



    阿呆上前敲门,不多时有一书童探出了头,见到龙天若,忙跪拜行礼:“参见湘王殿下!”



    “免了!”龙天若问:“木槿,你家主子呢?”



    “主子正在内室清修!”书童木槿恭敬回道:“不过,主子吩咐了,若是湘王来访,便请湘王去客房休憩,茶水饭食全都预备周全了!”



    “嗯,你主子就是体贴细心!”龙天若转向沈千寻咧嘴怪笑,“小僵尸,待会儿跟爷洗个鸳鸯浴如何?”



    沈千寻置若罔闻,面无表情,只举目向院内远眺,这白云馆之中,一定遍植奇花异草,才会有如此清芬的香气不绝于缕弥漫鼻间。



    木槿在前面挑灯引路,红通通的灯影里,花枝横斜,花影摇晃,越往院落深处走,越觉繁花似锦春深似海,又兼雾气缥缈,竟有误坠人间仙境之感。



    “呆头鹅就喜欢这些艳花俗枝!”龙天若嫌花枝挡了他的路,伸手给掐了去,嘴里咕哝着,“真不明白,这些破花有什么看头?栽了满院子,夏天得招多少蚊子啊?”



    沈千寻报之以白眼。



    “僵尸翻白眼不是这样翻的!”龙天若一边走一边拿她寻开心,“应该是这样!你瞧!”



    他竟然也翻起了白眼,也不知是怎么弄的,居然只剩眼白,没一点眼仁,嘴也夸张的咧着,把好好的一张俊脸变得怪模怪样,看上去诡异又好笑。



    沈千寻哭笑不得。



    她活到二十五岁,见过太多的奇葩男,可是,没有一朵能像眼前这位这样稀罕,她的头又开始发涨发痛,她怀疑自己被这妖孽气得精神都错乱了。



    正煎熬间,忽觉眼前幽浮的光线陡然一亮,却是进了一间清雅的居室,也是一抹的白色,墙上挂着些花草虫鱼的画儿,窗边几杆青翠修竹,令这居室越发清幽安静。



    这样的清幽安静,要是放在平时,沈千寻再欢喜不过,可是,现在却令她有种不寒而栗之感。



    因为龙天若把她放在床上之后,居然开始动手扒她的衣裳……



    “洗鸳鸯浴啊!”龙天若眯着眼笑,“爷刚才不说了吗?爷要跟你赤裸以对,好好的交交心,顺便再……”



    他暖昧的冲她挑着眉毛,一双手毫不犹豫的将她肩头的衣裳剥了下来。



    “咝!”沈千寻不自觉的轻颤了一下,她的肩在战斗中受了伤,又被黑虎山的胖头目一路拖行,此时已是血肉模糊的跟衣裳和沙粒石子粘在一处,被龙天若这么一扯,痛楚难当。



    “疼?”龙天若歪头看她,“可爷记得,那人的刀砍到你肩头时,你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爷还当小僵尸没有痛感呢!”



    沈千寻咬唇不答。



    龙天若却对着她的肩头啧嘴:“那些王八羔子,还真是狠!这油光水滑千娇百嫩的皮子啊,他们竟也下得去手!哎呀,可惜了,爷的豹纹坎肩这回可是毁了!”



    他嘴里说着,手上也不停,在沈千寻肩头摸过抚去,沈千寻被他摸得浑身鸡皮疙瘩乱冒,正暗暗叫苦之际,却觉肩头一阵清凉舒爽,那疼痛立减,她闷声问:“你做什么?”



    “爷给你抹药啊!”龙天若撇嘴:“爷可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也不知老四这药管不管用,要是不管用,爷的豹纹坎肩可就没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