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章:可怕的贱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作面瘫状,下定决心将他视作隐形人,龙天若却笑得越发暖昧:“嘿嘿,爷知道你昨儿晚上为什么没睡好,你啊,去会情郎了!唉,爷只当你是个例外,不想你跟其他女人一样花痴,一见到爷的四弟啊,魂都飞了,你倒说说看,那呆头鹅又呆又蠢,哪点儿比爷强?”



    沈千寻无语……



    龙天若还想再聒躁两句,木槿却欢欢喜喜的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樽兰花,叶绿花白,清香宜人,一见沈千寻便笑说:“我家主子昨晚依姑娘的药方服用,今晨神清气爽,精神大好,特让奴才送了他亲育的兰花来,聊表谢意!”



    龙天若在一旁撇嘴:“四弟就喜欢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真要谢,得拿真金白银珠宝才显诚意,哪有用花来谢人的?只当别人都跟他一样是个花痴吗?”



    木槿被他这一说,登时急红了脸,欲要解释,沈千寻却已又惊又喜的将那兰花抱在怀中,嘴里喃喃道:“这株兰花集莲瓣、素心及叶型草三种精品兰特点于一身,莫非是……素冠荷鼎?”



    木槿激动回:“姑娘好眼力,这正是素冠荷鼎!是主子花了近十年的精力培育出来的稀世珍品,前儿皇上还看中了,主子都没舍得送呢!”



    沈千寻不住点头,难掩心中激动,她素日也喜欢伺弄花花草草,但这稀有的兰花,却是头回遇到,当下看了又看,欢喜不甚。



    龙天若瞧她兴奋难抑的模样,一张雪颜变得绯红,古井无波的黑眸也泛起层层涟漪,不由大感新奇,撇嘴道:“为一盆破花,费尽十年之功,喂,小僵尸,你不觉得,这叫玩物丧志吗?”



    沈千寻懒得搭理他,只小心的把那盆兰花收好,转头道:“我们该出发了吧?”



    京都相府。



    大红的灯笼被换成了惨白色,沿着门口两株艳丽的的海棠树一溜儿挂开,白色的灵幡在风中飘飞,府中诸人,除阮氏和沈庆外,皆披麻戴孝,沈千碧等几个姨娘的女儿都站在门口迎接来吊唁的宾客,家丁奴仆们也是一身素白,在偌大的相府中穿梭忙碌,远望过去,白茫茫一片,悲戚戚一堆,倒真是有模有样。



    可是,若是离得近了,便会发现,那泪珠那悲容全是硬挤出来的,那眉间那眼梢,多是漠然和不耐,而龙云雁和沈千碧的脸上,则完全是一派喜气洋洋。



    娘儿俩偎在一处窃窃私语。



    “娘,爹真的动手了吗?”沈千碧担心的问,“女儿再也不想见到那个可怕的贱人了!”



    “放心吧!你爹已经得到黑虎山胖头鱼的线报,那贱丫头已经死了,这会儿正往这抬呢!”龙云雁笑得快意,伸手在女儿的手上拍了拍,顺势又把白色的孝服往上撩了撩。



    所谓俏不俏,三分孝,一身素白的沈千碧脂粉未施,脸上犹带泪痕,如梨花带雨,素净可怜,惹得前来吊唁的王公贵族频频回首,绝对是艳压群芳!



    龙云雁冷笑着瞧向宛真的棺材,人都死了,葬得再风光又怎么样?从今以后,她们归于尘土,她和女儿,却可以尽享世间尊容!



    对面街口,沈千寻抱着双臂冷眼相看,那对母女得意窃喜的神情,她自是看得一清二楚,而沈庆的表情也不曾有一丝遗漏。



    龙天若说得不错,这位相爷唱戏的功夫真不比怡红院的姑娘差,时不时的潸然泪下,等到出殡时分,更是抚棺痛哭,直哭得围观的百姓亦为之唏嘘感叹。



    沈庆为官之初,便以温文俊雅爱民如子著称,他伪装的功夫一流,除了受他陷害的官员,旁人都被他的外表所惑,在龙熙国内,算是好评如潮,但沈千寻重审程轩一案,却等于撕破了他伪善的面皮,此时有这种机会,又怎能不全力出演,好将那皮相好好的修补一回?



    耳听着糊涂百姓的溢美之辞,沈千寻不自觉的又银牙暗咬,伪君子远比真小人更加可怕可耻,她今日,定要把这伪君子揪下神坛,让世人都看一看,他的心,到底有多肮脏!



    白龙似的队伍逶迤向前,黑沉沉的棺木上披着鲜红的棺罩,那个假充她的冒牌货正拿帕子捂住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龙云雁和阮氏在一旁含泪相劝,那幅场景落到沈千寻眼里,说不出的滑稽好笑,她冷冷勾唇,黑而密的睫毛垂了下来,猫一样轻悄的离开。



    宛真的墓地选在京郊的雪翠山山脚下,那里风景秀美,她拿纱帽掩去容颜,径直往雪翠山而去。



    雪翠山上,游人如织,雪翠山上的菩提寺,香火旺盛,沈千寻轻捷上山,在菩提寺旁的小径旁略站了一会儿,不多时,便听到有人声传来。



    却是一个乖巧的婢女,面容清秀,身材窈窕,她正搀扶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妇人往这边走,嘴里柔声道:“老祖宗注意脚下,这儿的路有些不平!”



    “这世间的路,哪里会有平的?”老妇人似是微有所感,轻呓道:“无妨,心境平和,脚下自平!”



    两人边说边往这边慢悠悠的晃了过来,沈千寻手脚麻利的将自己的外衫脱掉,露出里面的血衣。



    那件白袍还是她昨晚遇伏时所穿,上面污迹斑斑,又是血又是土,还被扯得七零八落,她又将自己的头发打乱,洒了些灰土草沫在上面,安静的伏在草丛里,等着那两人通过。



    她这幅样子,自然引人注目,很快,便有几个进香的游客被她惊到,胆小的加快脚步,胆大的却不自觉围观,沈千寻只当没看见,一双冷冽双眸,只直勾勾的瞧着山下。



    山下有哀乐声隐隐传来,远远的,也能看到那片白茫茫的人群正向山脚下缓缓靠近,她安静的聆听,似是沉浸在自己的悲痛之中,其他人全是无谓的背景。



    这时,就听一个温柔却讶异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呀,你……你不是那个……勘破宁贵妃之案的相府大小姐吗?”



    沈千寻转头,对上一双安静清澈的黑眸,她眨眨眼,不发一言,重又转过头去,却下意识的将手中的解剖刀握得更紧。



    “你是沈千寻?”那苍老的声音也响起来,略带一丝威严,沈千寻再度回头,眸中却已满盈泪水,她哽咽点头:“老夫人怎识得千寻?”



    “老夫人?”那婢女轻声笑起来,“你还真是眼拙,这可是我们的老祖宗,龙熙国的太后!”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