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章:想活命?赶紧闭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可以走了!”沈千寻松开她的手,“要想活命,闭紧自己的嘴就好!”



    冬梅捂着脸,飞快的逃遁,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沈千寻径自回房睡觉。



    这一觉,她睡得极香极甜,再一醒来,已是天光四亮。



    八妹早已起身,见她醒来,乐呵呵的奉上一堆吃食,嘻笑说:“放心吃,这都是我亲自下厨做的,绝对无毒无害,营养丰富!”



    沈千寻坐下来尝了一口,十分落胃,她点头:“有个人身边,果然是好!”



    “那是!”八妹拍着胸脯,“都跟你说了,洗衣做饭唠磕吹牛外加打架出头,我八妹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信八妹,得自在!”



    沈千寻莞尔。



    “姐,今天我们做什么?”八妹歪头问她,“要不要找人打架?”



    “不要!”沈千寻摇头,“你没发现相府一片和睦融洽?我们怎能做那挑事的恶人?我们也要一团和气!”



    “那岂不是很无聊?”八妹瘪瘪眉毛。



    “怎么会?”沈千寻朝窗外掠了一眼,说:“你瞧,有人来给我们唱曲儿了!”



    八妹侧头,正好看到龙云雁携沈千碧娉婷而来。



    未进门,先露笑,龙云雁那张脸笑得像朵花儿,说出来的话也比蜜还甜。



    “寻儿正吃着呀!”她将臂弯里的食盒放在桌上,“你受伤了,我让小厨房给你炖了汤,好补一补!千碧,快给你姐姐盛上!”



    沈千碧乖巧的“哎”了一声,动作利落的帮沈千寻端汤布菜,嘴里殷勤道:“姐姐多吃点,身体好恢复的快!”



    “谢了!”沈千寻淡淡的说:“不过,我不敢喝!”



    “为什么?”沈千碧天真的问。



    “我怕你们毒死我。”沈千寻根本没打算跟陪她们演母女姐妹情深的戏码。



    龙云雁和沈千碧齐齐面色。



    沈千寻冷眼相瞧。



    “咳咳……”龙云雁干咳了两声,拿帕子揩了揩眼睛,涩声道:“也难怪你会这么说,姨娘以前对你,实在是多有亏欠!”



    沈千寻面沉如水,一双眸子似古井无波,不起微澜。



    龙云雁继续说:“姨娘就是妒忌心重,生怕你娘把你爹再抢了去,才会做出那些事,如今你娘已然仙逝,我终究是个长辈,哪能那么没脸没皮,还跟你这小辈纠缠不清?姨娘今日来,就是向你来请罪的!”



    她说完,扯了扯沈千碧的手,娘儿俩双膝一弯,竟然齐唰唰跪倒在沈千寻面前,对着她一个劲叩头,边叩边哽声道:“求大小姐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饶恕我们以前的无心之失!”



    沈千寻觉得很好笑。



    龙云雁心高气傲,谁能让她曲尊降纡作这种卑贱之举呢?



    她可不认为自己有这个本事!



    所以,一大早演的这场戏,肯定不是给她一个人看的吧?



    她歪头看着这对母女,还真够有本事的,烟云阁的地毯那么软,这俩人居然能磕出一脑门子的血。



    真不愧是王府后院训练出来的宅斗精英,出手就是不一般……



    大清早的跑到她房间里来碰瓷,这种事儿,就是放在现代也说不清,更何况是古代,她们又是有权有势的一方。



    耳听着外面似有脚步声响起,沈千寻想也没想,身子一歪,咕咚一声跌倒在地毯上。



    她跌倒的动作十分夸张,手碰到了龙云雁血糊糊的额头,又往自己脸上一抹,然后,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下一瞬间,房门被推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涌了进来,打头的人,是一个美貌少妇,看起来与龙云雁年龄相仿,眉目之间也有几分相像,只是,比她更美更俏更尊贵而已!



    贵妇身后,是白发苍苍神情漠然的太后,而太后的身旁,还立着一个年轻男子,一袭锦袍,眉清目秀,只可惜嘴唇太过丰厚,眼睛也略嫌呆滞,显得有点木讷和愚笨。



    龙氏母女一见这三人出现,嚎得越发起劲:“求求大小姐,放过我和千碧吧!天还没亮就打这跪着,这都好几个时辰了,你的气也该消了!”



    一旁的八妹看得目瞪口呆,冲上去叫:“你这怎么睁眼说瞎话呢?谁让你们跪着了?明明是你们自己要跪的好不好?还有,什么几个时辰啊?你脑子里进水了,不会算帐啊……”



    “啪”地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八妹捂着脸,看着那个贵妇,暴跳如雷:“你丫谁啊?凭什么打我啊?”



    “她是当今皇上的宠妃,汐贵妃娘娘,她打你,是因为,你见到娘娘不下跪,还在这里大放厥词!”那个年轻男子傲慢开口,“你要是不服的话,娘娘马上就可以赏你三尺白绫!”



    “汐……贵妃?”八妹惊呆了。



    “八妹,跪下!”沈千寻沉静开口,“太子殿下,这婢子来自穷乡僻野,哪里识得尊贵的娘娘?所谓不知者不为过!”



    “那你该知道本宫是谁吧?”汐贵妃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大早的,你让姨娘和庶妹跪着,她们可是犯了什么错了?”



    “千寻听不懂娘娘在说什么。”沈千寻面色淡然,“娘娘什么时候看到我让五姨娘和妹妹跪着了?”



    “事实就摆在眼前,你还要狡辩吗?”汐贵妃指着龙氏母女,厉声怒叱,“堂堂相府嫡女,竟是这般小肚鸡肠,没有容人之量,如何代理这家中的主母之职?”



    “那还有一个事实摆在娘娘面前,娘娘没有看到吗?”沈千寻面不改色,口齿伶俐,“臣女现在还躺在娘娘面前,一头一脸的血,娘娘怎么不问问我是怎么回事?娘娘不问清是非曲直,就擅下结论,臣女不服!臣女知道五姨娘和三妹是娘娘的妹妹和甥女,但我朝律法有规定,连官员办案遇见亲属都要回避,娘娘在这件事上,也该回避才合乎规矩!”



    汐贵妃万没想到沈千寻竟会如此大胆善辨,一时间竟被她赌得无话可说,太子龙天赫见状,冷笑说:“好利的一张嘴!贵妃娘娘要回避,那本太子与他们并无血缘关系,总不要回避了吧?”



    “太子是贵妃娘娘的过继之子,是姨娘和三妹的表兄,怎能说没有关系?”沈千寻毫无惧色的回。



    “那你的意思,你在这里虐待姨娘庶妹,就没人能管得了你了是吧?”龙天赫猛地上前,脚尖踩在了沈千寻的袖口之上,狞笑道:“你这个凶悍恶毒的女人,倒生得好利的一张嘴!”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