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章:赤裸裸的陷害栽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殿下说错了,不是我嘴利,是我占理!”沈千寻毫无惧色的迎上他的目光,“太子殿下说我虐待她们,证据何在?”



    “还要什么证据?”龙天赫指着龙氏母女额头上的鲜血,大声道:“头都叩出血来了!若不是你逼得紧,她们怎会如此?”



    “头叩出血来?”沈千寻冷笑,“这可真是稀奇,在这么厚的地毯上,能叩出血来吗?太子不妨差人叩一个看看!”



    “我和娘的额头,明明是你拿脚踹的好不好?”沈千碧哀哀哭诉,“谁不知道你武功高强?我和娘那么柔弱,哪撑得住你这一踹?”



    “哦,原来又是我踹的!”沈千寻冷笑,“那便请太后来评个理吧!请个大夫来验验伤,若是你们的额头上真有被踹伤的痕迹,我任你们处置!”



    龙云雁和沈千碧对视一眼,额上的冷汗唰地流下来了,这算怎么回事?明明是想来讹人的,怎么说着说着,就给自己挖坑了呢?



    他们两人一脸心虚,汐贵妃岂能看不出来?她是想帮自家妹妹的,可不是来看她们丢丑的,当即轻咳一声,抚额轻叹:“你们这些人,也真是烦!罢了,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本宫也懒怠管你们!太后,皇上还等着我们呢,我们回吧!”



    “是啊,皇祖母,这些后院内宅之争,瞧着就心烦!”太子龙天赫也附和说,“还是随父皇去圣庙进香重要!”



    太后笑:“瞧你们这娘儿俩,来也是你们撺掇着来的,这屁股还没坐热呢,又撺掇着孤走,真当我这老胳膊老腿的那么利落吗?这丫头嘴尖牙长的,你们看着烦,就把事实拉出来给她看,也好封了她的嘴,让她再也叫唤不出来!”



    她说完招呼身后随行的太医,说:“去瞧瞧吧,孤这儿先给定个标准,这三人啊,谁的伤最重,谁就最占理儿!”



    太医领命上前,龙云雁和沈千碧吓得脸都白了,眼看就要现眼,忽听龙天赫那边“哎哟”一声,似是被什么东西绊到了,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他刚一沾地,就龇牙咧嘴的叫唤起来,汐贵妃急急上前:“赫儿,你怎么了?可是摔断了骨头?严不严重?”



    “母妃,我的腿好痛,可能是扭到了!”龙天赫捂着脚,恶狠狠的给了沈千寻一拳,“你这死丫头,好坏的心肠!就因为本太子说了你几句,你就要给本太子使绊子吗?”



    沈千寻愕然无语。



    尼玛,这么理直气壮的赤裸裸的陷害栽赃,她还真心是头一回碰到,刚跳开一个坑,又落到另一个坑里了,她的嘴张了张,最终还是闭上了,眼前这人,级别太高,陷害的手段太低劣又太突然,无法破解。



    龙天赫这一闹,给龙云雁和沈千碧解了围,这两人跟伺候亲娘老子似的,围着他忙前忙后,太子殿下受伤了,还有什么事,比这更重要?



    一通忙活过后,验伤的事儿很快就不了了之了,但沈千寻绊倒太子致其受伤的事却没那么容易了结。



    龙天赫一瘸一拐的站起来,龇牙咧嘴的说:“你害得本太子受伤,但念你是相府嫡女,本太子也不与你计较,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皇祖母,打她二十大板,不多吧?”



    太后微晒,默默的看向沈千寻。



    沈千寻没吭声,那边的八妹惊恐的鬼叫起来:“二十大板?那不是要把我家姐姐的腰都打折了?太子殿下,就算你要为那两人出头,也不用这么狠吧?”



    “八妹!”沈千寻低叱,“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太子殿下?我惊扰了太子,原当受罚!就跟二姨娘和三妹装神弄鬼来讹我,我也一样得罚他们一样!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太子赏我二十板子,那么,我便各赏她们四十大板吧!八妹,你这就去准备板子,我和二姨妹庶妹三人,一同受罚!”



    “你敢?”龙天赫立马暴跳如雷,“她们哪里装神鬼了?你还没有证据呢!”



    “太医本来正要验伤呢!不是太子殿下受伤给耽误了吗?”沈千寻鄙夷的笑,“现下就找证据也不晚,不是吗?若她们不是装神弄鬼,我一人独领这六十大板,如何?”



    “你……”龙天赫气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汐贵妃盯着沈千寻看,目光阴暗,太后却微微勾动唇角,笑了。



    这丫头,胆儿够肥!



    “验伤啊!”沈千寻催促着,“太子罚我,我领,可我依例行家法,也请太子不要阻拦,您是当朝储君,总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龙天赫被挟制住了,他要惩罚沈千寻,那龙氏母女便也逃不掉,他在那里咬牙切齿,恨不能立时把沈千寻提溜起来,扔到窗外去!



    汐贵妃美眸轻眨,轻捏着自己的眉心,烦躁道:“好了,一大早的,被你们吵吵得脑仁痛!我们是来陪皇上去圣庙上香的,又不是来给你们劝架处理家事的!事情到此为止,谁都不许再闹!”



    龙天赫狠狠的瞪了沈千寻一眼,拂袖而去,太后撇撇嘴,也转身离开,沈千寻沉声叫:“恭送太后,恭送汐贵妃娘娘,恭送太子殿下!”



    汐贵妃阴冷的瞧了她一眼,沈千寻大刺刺面对,并不躲闪逃避,一双雪眸冷冽逼人,汐贵妃突然启唇一笑:“你的眼睛很美,像两颗水晶球一般,本宫,很喜欢!”



    她嘴里说着喜欢,那眼里却似要伸出勾子来,把沈千寻的两只眼晴抠出来当水晶球玩,那种狠厉阴毒,配上微扬的妖艳红唇,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可沈千寻连再狰狞的死尸都不怕,又如何会怕这张扭曲的脸?



    她弯起唇角,给了她一个再甜美纯真不过的笑容,微笑答:“谢贵妃夸奖!”



    汐贵妃冷哼一声,仪态万方的去了。



    这群人来得诡异,去得也快,很快便没了踪影,沈千寻微笑转头,对龙云雁戏谑道:“二姨娘,您要不要恭送呢?”



    龙云雁讪笑:“我哪担得起恭送二字?我们这就回了,你好生休养吧!”



    沈千寻点头:“我一定会好生休养,等身子骨好了,不管是杀人还是剖尸,都会更加利落!”



    这话说得阴冷寒凉,沈千碧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被龙云雁一路扯走了。



    八妹轻舒一口气,拍拍胸口说:“乖乖,这娘儿俩可真够阴险的,早就听我娘说后宫之争十分可怕,不想,这后宅之斗,不亚于后宫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