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章:小心爷爱上你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让她的意识有些模糊,仿佛回到十二岁之前的岁月,没事就坐在天台上数星星,那样单纯安静又快乐的日子,实在结束得太早。



    正想得出神,忽觉眼前一阵黑风旋过,鼻间漫过混杂的脂粉香气,她皱起眉头,掩住口鼻,没好气的说:“龙天若,你玩过女人从来不洗澡的吗?”



    “哗!你这女人,说话好生猛!”一身黑色长袍的龙天若没正经的吊在她面前的一株桃花树上,“你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啊,说话不要那么直白好不好?”



    沈千寻撇撇嘴,回道:“在你这种浪荡子面前,姐没必要装清纯!”



    “你这么坦白纯粹,小心爷爱上你哟!”龙天若挤眉弄眼一阵,这才问:“我听手下的人讲,你今天收获不小!”



    “跟你有关系吗?”沈千寻反问。



    “这是要单干的节奏了?”龙天若嗤嗤的笑起来。



    “没了龙屠户,我也未必就得吃浑毛猪!”沈千寻毫不客气的回。



    “姑娘家家的,说话怎么那么糙呢?”龙天若拿眼剜她,“哦,是了,爷差点忘了,你本来就是一个女屠夫嘛!”



    “我认为这是赞美!”沈千寻眨眨眼,扬起唇角,“谢谢夸奖!”



    龙天若呵呵的笑起来:“只是,你要做什么,好歹透个底吧?万一你出了什么事,爷也好帮你善个后!”



    “不需要!”沈千寻一字一顿答,“你别给我使绊子,我就该烧高香了!”



    “别这么说嘛!我们好歹也是盟友嘛!”龙天若突然伸手去扯那盆兰花,“你不好好保重自己,我那四弟会担心的!你别忘了,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的背后,是我的四弟,拔出萝卜带出泥,万一你失手,会把你的救命恩人也牵扯进去的!”



    “你……”沈千寻崩溃,粗声粗气回道:“我要捉奸!”



    “捉奸?”龙天若掩唇窃笑,“好妹子,这事儿,可不是女儿家做的!交给哥哥吧?”



    “不!”沈千寻坚定的摇头,“这事儿,我要自己做,不许你插手!”



    “何时?何地?如何动手?”龙天若追问。



    “听说过几日便是五殿下的生辰,对不对?”沈千寻答非所问。



    “你想在生辰宴上动手?”龙天若挑眉。



    “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了吧?所有的当事人都在场,谁都跑不掉,不是吗?”沈千寻淡淡的说,“对了,我听程轩说过,五殿下的后院里,种了不少茉莉花?”



    “是!”龙天若点头,“你问这个做什么?”



    “不做什么。”沈千寻回,“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龙天若哑然失笑。



    他长到二十多岁,还真没遇到过这样的女人。



    她有什么?一个光杆司令,屁股后跟一个只知道鬼叫的丫头,能办什么事?



    可是,看她的神色,淡定,安静,一脸的云淡风轻,仿佛什么事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他突然就生出了一股强烈的好奇心,好吧,他就站在幕后好好的瞧一瞧,看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五日后,便是五皇子龙天锦生辰之喜。



    作为相府嫡女,又是五皇子未婚妻的长姐,沈千寻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沈千碧自是更不用说,天还蒙蒙亮便起床梳妆打扮,为了决定穿哪件衣服左试右换,又为了擦哪样胭脂而犯愁,身边的十来个婢女被她使唤的不得安生,一直折腾到日头高照,这才盛装而出。



    不得不说,精心妆扮过的沈千碧美艳不可方物,那芙蓉粉面,一颦一笑,真有蚀骨销魂之效,龙熙国第一美人的称号,并非虚得。



    相比之下,沈千寻便显得太随便了些。



    因是皇子的生辰,她没穿素日里穿的男式白袍,换了一袭浅紫的衣裙,罩了一层白纱,样式再简单不过,头发也只是挑起两缕,在头顶简单的梳了个髻,余下的随意披在肩上,面上更是脂粉未施。



    这两人站在一处,给人以异常鲜明的对比,一个披金挂银精心雕琢,一个却是风轻云淡素面朝天。



    在穿衣打扮方面,有人喜欢盛装,有人喜欢简单,各有各的喜好,这原本是没有可比性的。



    可是,有的人偏喜欢较这个劲儿。



    沈千碧的目光往沈千寻身上瞟了又瞟,终于没憋住,撇嘴道:“大姐,你这个样子,也太粗放了吧?人家会以为,我们相府连女眷穿衣打扮的费用都供不起!”



    言外之意,你穿成这样,丢咱们相府的人了!



    沈千寻掠她一眼,淡淡的回:“不是有你吗?有你在,人家会知道,相府富得流油!”



    “你怎么说话呢?”沈千碧拧腰瘪嘴,“我可是一番好心!”



    “我实话实说而已。”沈千寻可没功夫跟她打嘴仗,转身走入预备好的马车里。



    车行辘辘,约摸半个时辰后,到达五皇子府邸。



    王府此时正张灯结彩,受邀来庆生的宾客如云,大家齐聚在后院花厅之中,衣香鬓影,笑语喧哗,一片喜庆热闹。



    沈千寻和沈千碧并肩出现,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这种骚动,更多的是由沈千寻引起的。



    沈千碧虽然美艳绝伦,但京城名流见惯了,也就不觉得这美色有多晃眼睛,倒是衣着素淡,神情淡漠的沈千寻让他们备感新奇。



    这个蛰伏在相府中近一年的包子女,一向被禁在后院,无人知晓,人人都以为,迎接她的,不过是如蝼蚁一般,无声无息死去的命运,谁能想到,她竟然绝地反击,突然逆袭,把相府搅了个天翻地覆!



    人人都喜欢看热闹,现下这热闹的主角来了,大家少不得要上去凑一凑,一时间,沈千寻身边围满了人,各种各样好奇的目光将她包围,女眷们还在刺探八卦新闻,男宾们则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两姐妹谁更美一些。



    一个颇有些诗情的公子哥摇着扇子作出评论:“一个是红杏枝头春意闹,一个却是流风回雪青山远淡,两个都妙不可言啊!”



    此言一出,有人低笑:“你少在这里贫嘴八舌,还流风回雪呢,我看是杀猪屠狗,你小心那大小姐拿刀子把你给开肠剖肚!”



    大家一听,心里又是恐惧又是新奇,反而往沈千寻身边聚得更紧,都上去跟她打招呼,热情的人潮涌上来,沈千碧这个绝世美人被人挤掉了脸上的粉,直气得俏脸发紫,恨沈千寻抢了她的风头。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