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章:这个女人惊喜太多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她不知道,沈千寻压根就不喜欢这种风头。



    在她的字典里,被人左看右看品头论足是件很无趣的事。



    但是,这是宴会,是社交,是一个是非流言飞涨的地方,也是成就梦想又或者野心的地方,如果你想混得风生水起,你就得先学会应酬。



    她骨子里的清傲,并不妨碍她与别人亲切友好的交往,毕竟,在现代的二十五年间,她并不是生活在真空中,身为高官之女,她很早就懂得什么叫察颜观色和圆滑世故。



    她张开嘴,露出完美的八颗牙齿,这样的笑容既含蓄而又不失亲切,面前人来人往,形形色色的脸,各式各样的表情,有王候将相,有名门贵妇,或不屑,或冷漠,或好奇,或观望,不管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她都一概浅笑以对。



    她性子是清冷,平常也不爱笑,可是,在这种时候,再弄个僵尸脸耍酷,那坑的真是自己。



    微笑社交收益良好,在龙云雁的虎视眈眈之下,敢大刺刺上来跟她打招呼的人,绝对都有可能成为她的朋友。



    而她的记性又那么好,只聊一次,便能将人的名字特征记得一清二楚,熟络得像相识多年的朋友一样。



    见她从容不迫的穿梭于达官贵人之间,浅语低笑,龙云雁和沈千碧大跌眼镜,而早已提前到达的沈庆更是不自觉的瞪大了眼。



    那个优雅美丽,惹来众多公子倾慕目光的女子,真是她那个卑怯懦弱的包子女儿?



    斜倚在一棵木棉花树上的龙天若见到此种情景,亦是微微一怔。



    这个女人,到底还能带给他多少惊奇?



    他原以为,她到了这种场合,依然会拉着一张僵尸脸对人,不想,人家小嘴一张,笑开了,瞧那样子,倒是一朵开得浓淡相宜的交际之花!



    沈千寻应酬一阵,便开始刻意隐藏自已,在人那么多的宴会之中,想找处安静的地方隐藏起来,不被人发现,还是很容易的。



    她看到一株浓密的紫藤花架,就势闪身躲了进去。



    坐在花架下的石条凳上,她轻舒了口气,向那宾客如云的花厅安静的望了过去。



    第一眼,她就看到了五皇子龙天锦。



    她没有办法不看到她,他是今天的主角,也是她将要导演的戏里,最重要的出场人物。



    平心而论,龙熙帝的五个皇子中,龙天锦是最最正常的一个皇子。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大皇子生下来便是个残废,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小儿麻痹症,他是皇帝的第一个儿子,这样的模样令龙熙帝十分沮丧,说白了就是丢了皇家的颜面,于是,被幽闭起来,免得在他在外面招摇,丢了他父皇的脸。



    所以,这样的场合,大皇子是无缘出现的,大家也习以为常,好像大皇子什么的,天生就是用来遗忘的,就算没有残疾,也逃不掉被废或被害的命运。



    二皇子便是太子龙天赫了,他倒是挺正常,不缺胳膊也不少腿,就是面相看起来有点呆愣痴傻,猛不丁一看,都忍不住要把他当智障。



    当然,这是民众私底下的说法,朝臣们的定义是,憨厚耿直,大智若愚,沈千寻没发现他有什么大智,但陷害人的伎俩倒是不少。



    此时的他,正穿梭在众人之中卖弄口舌,到哪儿都是滔滔不绝长篇大论,动辄为国为民计,好像生怕旁人不知道他是储君。



    三皇子龙天若就不用说了,招蜂惹蝶,眠花宿柳,不知被多少女人玩过,偏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此时他正斜倚在一株木棉树上卖弄风骚,微翘着脚儿,低垂着眉儿,半斜着眸儿,连胸膛也是半露,典型的浪荡公子。



    但说来也怪,就这样的货色,偏有人吃他这一套,他的身边围了不少女宾,有老有少,也不知他说了一句什么话,都掩唇笑了起来。



    四皇子龙天语照例没有出现在这样的宴会之中,但沈千寻的面前却不自觉浮起他的脸。



    说来也怪,同样的一张脸,因为神情气质的不同,简直判若两人,沈千寻的思绪在那夜浓密的花丛和莲花般沉静的面庞上略略多停了几秒,很快,便滑向今天的主角,五皇子龙天锦。



    一袭绛红锦袍的龙天锦,即使身处人群之中,依然能让人把他一眼认出来,剑眉朗目,气宇轩昂,沉稳谦和等词儿便是专门为他而生的,龙天运身上有一股正气凛然的气息,相比之下,他比太子更具备当储君的气质。



    沈千寻对他的观感还算不错,当然,或许是受到前身残存记忆的影响,毕竟,在前身受到诬陷之日,也只有他开口说过一些尚算公平的话,这样一个善良温润的优质男,配给沈千碧那样的货色,实在是糟蹋了。



    她略凝了神,又去找龙熙国最小的一位皇子,六皇子龙天运。



    说是最小,但龙天运也已年近二十,但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成一些,也跟龙熙帝长得最像,也算得上一个美男子,只是,皮肤略嫌苍白,眉毛略嫌疏淡,眉毛一淡,那双黑眸也略显无神。



    其实说无神也不对,更多的时候,这位六皇子黑漆漆的眸子似专注于某种事物之上,这让他的眼神看起来有种异样的幽暗。



    那种幽暗让人遍体生凉,仿佛置身幽谷寒潭,又躺在一处惨绿的苔藓之上,那种阴冷潮湿的感觉,一直沁入到心里头。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很快便移开了目光,耐心的等待着生辰宴开始。



    正午时分,宴席终于开始,半个时辰后,客人们已是面酣耳热,狂性猛涨,茉莉花的香气格外沁人,令人心旷神怡,无限沉醉。



    可不管谁醉着,沈千寻却醒着,她清醒着,寒凉的目光,牢牢锁定宴席上的两个人。



    沈千碧已喝得面如桃花,显是体力不支,被龙云雁扶去后院的厢房休息,一柱香后,太子龙天赫也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往后院走。



    沈千寻轻吁一声,垂下眼敛,耐心等待,不多时,一条矫健的身影从后院奔出,却是八妹,她抑制不住脸上的兴奋,附在她耳边道:“姐姐,鱼儿咬钩了!现在要不要收网?”



    “不急!”沈千寻淡淡道,“等到他们食髓知味难分难舍之时,捉起奸来,才更有看头!”



    她理理衣裳,一脸平静的去赴宴,一旁密切关注她一举一动的龙天若却有些坐不住了,这妮子,怎么还不动手?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