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章:他很无聊很无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个高亢清亮的女声传来,沈千寻抬头,看到一个紫衣女子活泼泼的走了过来,身上穿着跟龙天若同色系的深紫色绸裙,长发飘飘,艳丽非常。



    深紫这种颜色,并非普通人所能驾驭的,要肤色气质都好,才得压得住这种挑剔的颜色。



    龙天若虽然浮滑放浪,但紫色穿在他身上很相衬,而面前的这个女子,显然是又一个把紫色诠释的高贵美艳的人。



    她的面容雪白晶莹,俏鼻樱唇,一双大眼流光溢彩,散发着野性的光辉,此时正毫不客气的盯着沈千寻,上下打量一番过后,她开口:“你就是那个……沈千寻?”



    很不礼貌的口气,配着趾高气扬的表情,显是惯坏的名门千金。



    沈千寻眨眨眼,淡淡的应:“是。”



    “你在跟若哥哥说什么?”紫衣女继续发问。



    “这个,你好像应该去问你的若哥哥!”沈千寻不软不硬的回。



    “我不想问他,我想要你说!”紫衣女来者不善。



    沈千寻皱眉,她看了一眼龙天若。



    对方抱着双臂,一脸笑眯眯,明显又是坐山观虎斗模样。



    而对面的女子,看起来也确实像只母老虎。



    沈千寻不想惹事。



    她的事儿够多了,光相府那些不省心的货,就让她忙得够呛,她不想再平白的给自己添个敌人。



    尤其不想添这种无谓的情敌。



    她淡淡开口,却是疑问的语调:“姑娘与三殿下,是初识?”



    紫衣女瞪大眼,高声回:“当然不是!”



    “你了解他吗?”沈千寻又问。



    “当然了解!”紫衣女的声线又拔高了一节。



    “那么,你该知道,他这种人,遇到女人通常会怎么做。”沈千寻唇角浮起嘲讽的笑意,“他刚刚,在用一种异常无聊又古老的方式向我搭讪,我觉得很无聊,你觉得呢?”



    “你……”紫衣女细眉高挑,拳头紧攥,愤愤不平叫:“你竟敢说我若哥哥无聊?”



    “不光无聊,还无耻!”沈千寻假装没看到她的拳头,很认真的点头,“姑娘,你生得花容月貌,高贵典雅,还是离这种男人远一点吧!”



    她说完,利落的转身离开,剩下紫衣女在那里目瞪口呆,她很想发一发脾气的,可是,刚刚人家说她花容月貌高贵典雅,貌似如果发火的话,就会变得不那么高贵了!



    “奇怪的女人!”她咕哝了一声,遂把这女人抛到了脑后,一门心思去扯龙天若的衣袖,边摇边叫:“若哥哥,你带嫣儿去玩好不好?”



    龙天若撇嘴:“不好不好!嫣儿乖啊,若哥哥没空,找别人玩去!”



    “你怎么没空了?”苏紫嫣撅着嘴唇,幽怨的看着他,“你不是正闲着吗?”



    “谁说我闲着?正看着美人儿呢,别闹!”龙天若抱着双臂,笑眯眯的盯着沈千寻的背影瞧,还回味无穷的啪啦着嘴:“美啊!有个性啊!爷好久没遇到这样新鲜的货色了!”



    “你……”苏紫嫣跺脚,气呼呼的走了。



    龙天若哈哈大笑。



    想躲事儿不是吗?爷偏让你躲不成!等着瞧吧,爷的这个嫣妹子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阳光淡淡的午后,烟云阁寂静的院落,沈千寻躺在摇椅上,微闭着双眸,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摇。



    这时,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她略睁了睁眼,见到一团艳丽的光影,那光影带着无限的怨怼愤恨,极快的向她飞卷而来,很快,就卷到她面前,一双滴血双眸,气咻咻的盯着她瞧。



    “二姨娘,有事?”沈千寻好整以暇的问。



    龙云雁咬牙,几乎想伸出手指把那对冰冷的眼珠给挖了去!



    只可惜,只凭她自己,还真没那个本事!



    “今天的事,是你干的?”她的声音嘶哑狠厉。



    “二姨娘是说千碧与太子通奸的事吗?”沈千寻刻意重复了一遍,满意的看到龙云雁的脸变成猪肝色,这才又呵呵笑起来,“二姨娘真会说笑!二妹妹是人,又不是个物件,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把她剥光了跟太子送到一堆?”



    “她中了迷情药!”龙云雁猛地俯身,那张脸瞬间在她眼前放大,“一定是你干的!一定是你!除了你,不会再有别人!”



    “那么请问二姨娘,我如何给二妹下的迷药?”沈千寻含笑问:“从今儿一早起,我根本就没有接近过她好不好?就算你怀疑,也该先从她身边的人怀疑起吧?”



    龙云雁哑然。



    她的大脑里一团乱,事实上,她心里也一直在犯嘀咕,沈千寻确实没有办法沈千碧,她也一直在刻意防备,可要说侍女下药,也没有可能,沈千碧一大早的吃食全是她自己张罗的,而小厨房的人,又全是她的亲信。



    难道说,是在王府?



    可是,沈千寻第一次出去走动应酬,人都认不全,哪里有人可以为她所用?再者,沈千碧在王府吃过喝过的东西,她也是用过的,她就一点事也没有。



    她思来想去,始终不得其解,却仍固执的说:“反正这事跟你脱不了干系!”



    沈千寻呵呵的笑起来:“你这样说,也对,或许是我娘显灵也说不定,人在做,天在看,你们娘儿俩,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或许是我娘在阎王爷面前告了一状,便着落在三妹头上了,这叫,报应,对,就是,报应!”



    “报应?”龙云雁突然尖声大笑,神情似颠若狂,她狞笑道:“沈千寻,你知道我最不相信什么事吗?”



    沈千寻撇嘴。



    “我最不相信的,就是报应这两个字!”龙云雁颔骨紧咬,“这世上,没有报应之说,一个人,若是活着就无用,死了腐烂发臭,就更没有用了!我父王昔年驰骋沙场,一把长剑染尽贼人鲜血,倒从未见过有冤魂前来索命!他如今权势滔天,荣华尽享,那些冤魂,却不知在何处凄凉的游荡!”



    “你说得对!”沈千寻缓缓直起身来,一双冷冽雪眸几乎与龙云雁贴在了一处,她低而坚定的说:“冤魂不能索命,可是,我能!”



    “你?”龙云雁轻哼,“你还真是瞧得起自己!你以为经此一役,千碧便再无出头之日吗?我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你的那点小伎俩,就好比螳臂挡车,永远都不可能挡住我龙氏的脚步!永远都不能!不信,咱们就走着瞧!”



    “那么,我们便静观其变好了!”沈千寻双眼微眯,重又懒怠的躺了回去,“二姨娘,好走不送!”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