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章:离奇,荒诞不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龙云雁瞪了她一眼,拂袖而去。



    沈千寻望着她的背影,面色变幻不定。



    八妹在一旁小心问:“姐姐,你说,他们能有什么办法补救?”



    沈千寻摇头:“不知道!”



    她是现代人,生活的时代,亦是法制健全,虽然偶有不平之事发生,但总体来说,社会尚有公理可言。



    可这是龙熙王朝,封建皇帝的思维,她还真心摸不透。



    耐心的等了一夜,次日清早,龙天锦的人便偷偷的递了消息过来,果然如龙天若所料,前去告御状的龙天锦虽然声泪俱下,却也未曾得到公正公平。



    太子龙天赫被臭骂了一通,罚跪了一夜之后,仍是太子,相府二千金沈千碧则因此事因祸得福,被封为太子妃,择日迎娶。



    这么大一个丑闻,被前来宣旨的太监渲染成一桩感天动地的传奇,太子被歹人所害,误中迷毒,乱了心智,为活命才去寻求女人作解药,而沈千碧则忍辱负重,为了国家社稷,为了太子身体,甘做解药,甘受奇耻大辱,此情可悲可叹可怜亦可敬。



    而五皇子龙天运,识大体,顾大局,与太子手足情深,为救兄弟性命,甘愿献出自己的女人,其高风亮节,其气度风华,可歌可泣,可敬可爱,特赏赐金银珠宝若干,良田万顷,择日将聚齐京中贵女,为其另择佳丽……



    跪在花厅间与龙氏母女一起静听宣旨的沈千寻,看着太监那一张一合的嘴,那尖声尖气的声音,直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荒诞不经。



    这也太离奇了吧?



    怎么可以这样!



    她不甘,她不服,可是,又能怎么样?



    看着龙氏母女欢天喜地接旨的模样,沈千寻缓缓闭上了眼睛,一颗心却坠落到谷底。



    看来,她真的是把这一切想得太简单了。



    龙氏一族,原就是皇亲国戚,说白了,就是自家人,自家人怎么会对自家人开刀?



    揉揉跪得发麻的膝盖,她僵直着身子站了起来,正想转身回烟云阁,龙氏母女却趾高气扬的挡在了她面前。



    “我说的没错吧?”龙云雁笑得得意又猖狂,“沈千寻,你想跟我斗,终究嫩了一点!”



    “就是!”昨天还因苟合事件弄得差点精神崩溃的沈千碧,此时却是一脸的春风得意,“说起来,倒要谢谢大姐了,妹妹我本来正为五殿下的事烦恼呢,姐姐这一出手,倒替我达成了心愿,这可要怎么谢姐姐才好呢!”



    她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沈千寻垂下眼敛,一言不发。



    败了就是败了,她得认。



    回到烟云阁,她蒙头睡了一觉,一直睡到傍晚才起,默默的吃了晚饭,见夜幕降临,便留下八妹看家,自已换了夜行衣溜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她出现在白云山白云馆门前。



    深吸一口气,她晃响了门铃,三长两短,不轻不重,不急不缓。



    这是她和龙天若曾经有过的约定。



    她不想来这儿,可是,她不得承认,她的力量,确实太过薄弱,讯息也不通畅,而她的敌人,却非常强大。



    来开门的是木槿,一见到她,便满面欢笑:“原来是沈姑娘,有日子没见你了,你还好吗?”



    “挺好的!”沈千寻答,“云王殿下的病症可有减轻?”



    “好多了!”木槿开心的回,“我们主子一直念叨你呢,说你才是真正的神医呢!”



    沈千寻微笑:“他好了就好!三殿下可在?”



    “沈姑娘是来寻三殿下的吗?”木槿微怔,“他今儿没来啊?”



    “没来?那你可有找他的办法?”沈千寻问。



    “找他?”木槿越发糊涂,“沈姑娘若是想找湘王殿下,该去湘王府才是啊!沈姑娘不知道吗,三殿下和我们家主子不合头,平日里极少来往的!上次你们一起来之前,他都有大半年没来过了!”



    “这样啊?”沈千寻不自觉停住脚步,看来,她是又被这满嘴跑火车的家伙给忽悠了。



    “既然他不在这里,那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沈千寻心急如焚,转身就要离开,却听身后有人叫:“沈姑娘是要过门不入吗?”



    沈千寻回头,一片影影绰绰的花丛之中,一袭白衣的龙天语正缓步而来,她垂首:“云王!”



    “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要走?”龙天语站到她面前,音色温柔,面容温润,“你还好吗?”



    “很好。”沈千寻勉强应。



    “我瞧着却不太好!”龙天语目光柔和的看着她,“你好像瘦了一些,看起来很没有精神,相府里的人,不好对付吧?”



    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却让沈千寻不自觉眼中泛酸。



    这些天,她在相府,每一日每一时每一刻都是煎熬,无人可依,亦无人可靠,而身边的人,却晦暗不明,居心叵测,她就像一只刺猬,将满身的刺都竖了起来,将浑身的气力都拼尽,这样的日子,真正是一言难尽。



    喉中微哽,她沉默不答,只以强笑面对,龙天语却似了然,转头吩咐木槿:“你下山去叫我三哥吧,就说我有事找他!”



    木槿点头离开。



    龙天语很自然的伸出手,揽住了沈千寻的肩,缓声说:“你且在这里等一会,我想,他很快就会来的!”



    “谢云王!”沈千寻揉揉眼睛,将腔中那股酸涩之气强行咽了下去。



    “你治愈了我的痼疾,这点举手之劳,又算什么?”龙天语唇角微勾。



    “可云王殿下救过我的命!”沈千寻吸着鼻子说。



    龙天语清朗的笑起来:“这么说起来,我们俩倒是有了过命的交情了!好了,别再说这些了,你看起来很冷,这夜露寒凉,快到屋里头暖一暖!”



    他伸手将她牵入居室之中,一室烛火昏黄,荡漾着暖色的光晕,龙天语动手沏茶,一杯热茶在手,茶香袅袅,混着龙天语身上那股淡淡的清苦之气,沈千寻的一颗心陡然间变得安宁平静。



    她本不是话多的人,此时窝在塌间,一时竟不知找些什么话来说,只怔怔的盯着龙天语看。



    龙天语被她看得笑起来:“我脸上有东西吗?”



    “啊?没有!”沈千寻微觉羞赧的摇头,“跟你三哥相处久了,再跟你坐在一起,总是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什么感觉?”龙天语问。



    “感叹造物主的神奇吧!”沈千寻低叹,“明明是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可是,性格个性气质完全不同,真是太奇妙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