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章:闹心,神经快错乱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爷,这个女人是老虎,咱们离她远点儿成不成?”阿呆继续絮叨,“其实苏姑娘挺好的,她在外面哭得好伤心,爷出去瞧瞧她不?”



    龙天若无语……



    阿呆:“爷,要是您不打算出去,就先躲躲吧,属下估摸着,那只母老虎很快就要杀进来了!”



    话音刚落,院落里响起沈千寻冷厉清亮的咆哮:“龙天若,你给姐滚出来!”



    龙天若缩缩脑袋,向阿呆呶呶嘴:“撤!”



    为了寻找龙天若,沈千寻差点把王府的地皮给翻了一遍。



    这雌雄同体的货,他什么意思?明知道他家的嫣妹子天天早上过来叫他起床,偏还让她睡在他的床上,又造人工假雨来坑她,是嫌她最近的麻烦事还少吗?非得再给她招惹一个情敌在屁股后头?



    她在前面肆意乱翻,苏紫嫣则咬在她屁股后头一遍又一遍追问:“你到底有没有睡过若哥哥?”



    沈千寻被逼得精神错乱。



    她空有一身武功,却无法对苏紫嫣动手,因为这货一点武功也没有,更要命一点,她居然还是兵部尚书的女儿。



    兵部尚书苏年城,年四十岁,品性如何不详,可有一点,他与沈庆不对付,他是沈庆在朝中的最大政敌,沈庆的后台是老王爷龙震,而苏年城的后台则是他老爹,曾为龙熙帝一马当先打下万里江山的异姓王候勇。



    候勇和龙震算是龙熙国的两根顶梁巨柱,权势相当,威望相平,只是这两人也不和,从年轻一起斗到年老,如今后代崛起,也在龙熙王朝的权力结构中占据极其重要的位置,争斗倾轧的习惯却依然在延续。



    这些讯息,是沈千寻在上次五皇子的生辰宴中旁敲侧击而来。



    难得遇上一个能将沈庆置于死地的大人物,沈千寻再傲娇,也不想得罪这大人物的女儿啊!



    眼下只有龙天若出来,才能搞定她身后这个神神叨叨的死丫头!



    湘王府的下人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对疯女人在王府兴风作浪,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



    他们家主子都猫起来了好不好?



    沈千寻在王府祸害了半天,累得口干舌躁,苏紫嫣更是跑得气喘吁吁,看着身后的一派狼藉,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大蠢事!



    “沈千寻,你这个女妖怪!”她跳脚骂,“你不光睡了若哥哥,还毁了若哥哥的王府,我跟你没玩!”



    她抄了一根棍子,恶狠狠的向沈千寻攻击过来,沈千寻叫苦不迭,见前面有一处假山,想也不想便钻了进去。



    一进去才觉得不对劲,这假山里似乎另有乾坤,她沿着窄窄的阶梯一路向下,眼前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再行一阵,忽然嗅到一股怪异的气味。



    这气味,好像在哪里闻过,是药水和花香混合的气息。



    下一秒,她陡然想到龙天若曾带她去过的墓室。



    她不想窥探旁人的隐私,遂决意返回。



    可是,就在这时,墓室里却突然传来男人的轻笑声。



    醇厚低沉,却又带着一丝轻狂浮夸……



    是龙天若!



    原来这货藏在这里!



    她大力撞开石门,毫不犹豫的冲了进去!



    眼前似有紫色的衣角飘忽掠过,转瞬间便消失无踪,她大叫:“妖孽,你往哪儿逃?”



    应着她的声音,黑暗的石室陡然间亮如白昼。



    沈千寻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情景。



    同样用白玉雕成的居室,同样的干净整洁,连正当中放着的白玉棺和瓶花也一模一样。



    只是,不是她曾经去过的那一间。



    因为这间墓室的墙壁上挂满了画像。



    女人的画像。



    各式各样的女人,真正是燕瘦环肥,各有千秋,画中的女子都穿得十分清凉,有的只披一缕薄纱,遮住重要部位,有的干脆真空出镜,但不管所穿衣服是什么样,这些女子全都笑得十分暖昧。



    或者,说难听一点,笑得十分放荡,这让沈千寻怀疑这些女人全都是刚享受过鱼水之欢后,被人偷偷画下来的。



    “流氓就是流氓!”沈千寻面无表情的审视着那些春宫图,大声嚷:“龙天若,你这个下流胚子!给姐滚出来!”



    她的声音在空荡的墓室里回荡,却无人应声。



    沈千寻埋头搜寻,一无所获,好像刚刚那笑声是她的幻觉。



    “真是怪了!”她摇摇头,好死不死的往那白玉棺里瞅了一眼。



    白玉棺外,悬着一小块紫角的衣角,绣着精致的银色花朵,格外显眼。



    她撇嘴,有心要吓他一吓,遂屏息静气,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将棺盖掀开!



    棺盖打开的那一瞬间,她的眼一下子直了!



    那白玉棺里,赫然躺着一具枯尸!



    当然,令她两眼发直的,并不是那具枯尸,而是枯尸的头颅!



    尸体已经变成骷髅,可那头颅却栩栩如生,那眉目,那五官,跟龙天若如出一辙,此时双目紧闭,竟似在熟睡一般!



    而枯尸身上穿着的那件长袍也异常眼熟。



    深紫色,上好的丝绸面料,华丽高贵,袍底用银线绣着精致的花朵,是龙天若惯常的穿的那一件!



    沈千寻虽然见惯枯尸残肢,可却从未见过枯骨跟活头的混搭,她只觉后脑勺发凉,恐惧似百脚蜈蚣,缓缓的爬过她的脊背!



    她强忍内心的惊悸,将手凑到那头颅的鼻间。



    冰凉无感,一片冷寂。



    她霍地后退了好几步。



    正惊悸间,忽听苏紫嫣的声音响起来:“沈千寻,你就是上天入地,我也能把你揪出来!”



    沈千寻呆呆的看向石门外,一时竟不知是留还是走。



    这时,龙天若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死丫头,你往哪儿死呢?”他好像也是刚从上面追下来一般,伸手把苏紫嫣推了出去。



    沈千寻站着还是没动。



    龙天若大步走了进来,语气阴冷:“你在那里做什么?”



    沈千寻不说话,指着那混搭版的尸骨,颤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龙天若眸光一冷,厉声叫:“谁叫你打开的?就算你不怕枯骨,也不可以随意惊扰别人的亡灵!”



    他大步走过去,要将棺盖复位,沈千寻欲要辩解,目光落在那枯骨之上,眼却又直了!



    这回不光眼直,连呼吸也骤停,浑身僵硬,竟是动也不能动一下,真似变成了僵尸一般!



    刚刚还穿着紫色绸袍有着血肉饱满头颅的枯骨,现在竟然变了个样,那逼真的头颅没了,那紫色绸袍也消失不见。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