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章:幻觉,得了失心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现在的白玉棺里,就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具白骨,头骨上的两只大黑洞正无语的与她对视,那嘴大张,似在无声的嘲笑着她。



    沈千寻彻底傻掉了。



    这是她用再牛逼的科学也解释不了的诡异现象。



    她咽了口唾液,看着龙天若,一字一顿的问:“你是人是鬼?”



    龙天若白了她一眼,大手一伸,将她揪了出去。



    假山旁,碧湖边,阳光灿烂如金的照在脸上,暖风轻拂,带来花香阵阵。



    沈千寻知道自己又重回人间。



    可是,刚刚那一幕,却还在眼前不断流转。



    “你到底是人是鬼?”她冷冷的盯住龙天若看。



    “你脑子抽风啊?”龙天若嗤之以鼻。



    “你把那衣服和真人头变到哪里去了?”



    “你发梦?”



    “刚刚在墓室里笑的人,是你对吧?”



    “你出现幻觉了吧?”



    “你们娘亲是不是只生了你们两个?”



    “你欠揍!”龙天若终于忍无可忍的站了起来,对着示威似的挥舞着拳头,苏紫嫣一看,立时乐得眉开眼笑。



    “若哥哥,快揍她!沈千寻,你该不是得了失心疯?若哥哥一直跟我待在上面,什么时候跑到假山里了?我看你啊,不光把王府弄得一团乱,还想装神弄鬼哎!真是好过份!”



    沈千寻脑中一片混乱。



    混乱的她理智全失,她赖在假山边,死活不肯走,非要去查找什么真相,然后,就悲催了!



    她被龙天若挟在怀中,对着PP,结结实实的打了一通!



    苏紫嫣在一边摇旗呐喊,快活得像只老鼠,完全不是刚才那哭哭啼啼的可怜样。



    沈千寻叹口气,这姑娘还真够没心没肺的!



    不过,她好像比人家更加没心没肺。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被人点了穴,照着PP左右开弓,这简直是比打脸更令人耻辱难忍,可她居然没有太大的反应,她甚至都忘了开骂,她的全部意识都集中在一个问题上。



    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鬼?



    龙天若是不是一只鬼?



    这个议题非常严肃。



    她之前是个无神论者,法医如果还相信这世间有鬼,这工作真心没法做了!



    可是,如果没有鬼,自己怎么就稀奇古怪的到了这个世界?



    所以,龙天若很有可能是一只鬼!



    回了相府,她仍然在这个严肃的议题上纠结徘徊。



    相府此时已经炸了锅。



    太子偷盗龙袍,密谋篡位,这样大的罪名压得相关人等哭爹叫娘,而沈千碧这个已与太子行过周公之礼,一天到晚往太子府跑,到哪儿都摆足太子妃架子的太子正妻,自然难以幸免。



    太子被下令幽闭地宫,太子妃自然也得夫唱妇随,一大早,御林军便来相府拿人,没一丝一毫商量的余地,沈庆和龙云雁拿了一大把银票出来,才换得半柱香的话别时间。



    “我的儿啊!”龙云雁知道此番在劫难逃,再也不装不端了,抱着自家女儿哭得涕泪横流,阮氏沈庆站在一旁,也是又哭又嚎,而娇滴滴的沈千碧,则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哭晕数次。



    整个相府,一片愁云惨淡万里凝。



    沈千寻对这事儿兴趣不大,她还一心研究龙天若是人是鬼的问题,见到人多挡道,便漫不经心的避了过去。



    不想龙云雁一见到她,立时像只母狼一般跃了出来,冲着她又是龇牙,又是咧嘴,奋不顾身的往她的身上扑。



    沈千寻三两下将她踹开了。



    “父亲,你的姨娘疯了,你也不管管吗?”从梦游状态惊醒的沈千寻十分不悦,很自然的做起在别人伤口上撒盐的事。



    “一个庶女,不知廉耻,有眼无珠,上赶着攀附谋逆之徒,甚至不惜在大庭广众之下拿身体倒贴,这当娘的不好生管着,反而推波助澜,现下出了事,又跟疯狗似的到处咬人,我们相府的脸都快被你们丢尽了!还有脸在这里哭!”



    她这一番话,句句打在痛处,龙云雁气得快要吐血,沈庆和阮氏见状忙出语声援:“千寻,这可是你的妹妹!都是一家人,你不帮着说一句话倒也罢了,怎么还要出言嘲讽?”



    “祖母和父亲是老糊涂了吗?”沈千寻面色冷厉,声声如刀:“她是谁的人?那人又是因何犯事?祖母和父亲要为她说话,就是要为那人说话,这么说来,祖母和父亲,是同情那人?那是不是可以说,你们也有谋逆之心?”



    这话一砸下来,沈庆和阮氏齐齐噤声,谋逆啊,这可是灭门大罪!



    沈千寻懒得再听龙云雁嚎叫,她本来不想来看热闹的,现下她硬把她拉住了,那么,就别怪她心肠硬!



    她转头面向御林军首领,恭敬道:“大人,相府的不贞不节之女,给你们添麻烦了!各位公务繁忙,我们相府也不敢耽误,还请各位快些将她带走吧!若是误了时辰,皇上怪罪下来,你我都担待不起啊!”



    那首领一听这话,哪里还敢停留?当即把沈千碧一扯,拉上了囚笼,马鞭一甩,扬长而去,只留下龙云雁在黄烟滚滚里哭断肝肠。



    沈千寻耸耸肩,转身回烟云阁。



    在烟云阁门口,她遇到了五姨娘。



    沈千寻浅笑以对:“姨娘早上好!”



    沈千碧身上的淫羊藿草汁,便是五姨娘的杰作,这个女人自毁容后,已彻底为她所用。



    “好啊千寻!”五姨娘面容愉悦,“今儿一早,我就听到喜鹊在枝头喳喳叫,不曾想,竟真有喜事发生。”



    “与姨娘同喜!”沈千寻回,“只可惜,只是损折一个庶女,若是庶女的娘亲也一并去了,对姨娘来说,才是真正的大喜!”



    “对你来说,不也是吗?”五姨娘轻笑回。



    “千寻与姨娘的心情,自然是一样的!只是,”沈千寻不动声色的抛出了肥美的诱饵,“千寻年已十六,早晚是别人家的人,只求为我娘出气就好,别的,倒真心懒得要!”



    五姨娘十分兴奋的吞下这枚诱饵,媚笑道:“瞧千寻说的,就算是别人家的人,也得有娘家撑腰,日子才好过不是?若是姨娘我得了好,自然忘不了千寻的!”



    “也是!”沈千寻点头,“只是,前路漫漫,姨娘和我,还得勤加努力,才能心想事成!”



    “是!”五姨娘陡然压低了声音,“姨娘此番来,就是有一件要紧的事要同你说!”



    “这儿多有不便,姨娘进去说话!”沈千寻客气相邀。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