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章:给他个大惊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个精明的女人,很有可能会做了缩头乌龟,静观其变之后,再决定站在谁的队伍里!



    沈千寻的心里也没底,可是,在这种时候,她不能自乱阵脚。



    她轻哼了一声,语气淡淡的回:“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他确实该回来,来就来吧,要不然,隔得那么远,想他了也见不到。”



    五姨娘呵呵的笑起来:“千寻,你会想他吗?”



    “怎么不会?”沈千寻浓眉微挑,“姨娘不想他吗?他可是相府唯二的男丁,如果他不在了,我父亲可就只有姨娘那一个儿子传后,到时姨娘还不是水涨船高?”



    刚才还颤悠悠的五姨娘,一听到这话,立时像被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千寻,你说什么,姨娘全听你的!”



    沈千寻暗觉好笑,果然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过画个虚景儿给她看,她便开始头脑发热,再强大的敌人也忘在了脑后,谁说贪婪的人不可爱?最其码,他们有为欲望去拼杀的勇气!



    “姨娘能这么说,千寻甚感欣慰!”沈千寻执着茶壶,为她斟了一杯茶,体贴道:“但为了姨娘的安全,也为了我们的合作,姨娘近来还是小心为妙,除非必要,尽量少与我接触,这样,就算我出了事,也牵涉不到姨娘身上!”



    五姨娘微怔,这话是她想说而未敢说出口的,不想被沈千寻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她难得的流露了一点真心:“千寻,你这样为姨娘着想,姨娘真是……好了,我不多说,总归,我会同你一起,奋力一搏!”



    沈千寻浅淡一笑,话锋一转:“以你对龙云雁的了解,此番大公子回京,她会如何迎接?”



    “她素来好奢华热闹,沈千秋离家三年方归,这府中自然要装饰一新,另外,鸣锣放炮,鼓乐喧天也是少不了的!自家儿子这么争气,年少有为,令天下人皆望其项背,少不得要大肆炫耀,所以,大宴宾客,连摆几天流水席,也是意料中事!”



    五姨娘说着叹了口气,不得不说,龙云雁有沈千秋这样的儿子确实拉风,她可不敢说自己儿子日后也能有这样的出息。



    “哦,还有,龙云雁这人最喜欢放鞭炮了,我听说,她生沈千碧那会儿,炮仗整个儿放了大半天呢!”



    五姨娘略顿了顿,又滔滔不绝的说起来,沈千寻双手托腮,听得十分认真,面上却仍是一派平静淡然,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起伏。



    五姨娘说得口干舌躁方停下来,沈千寻浓眉舒展,浅笑道:“姨娘辛苦了,回去歇着吧!大公子回府,合府欢欣相迎,我这个嫡长姐,也得好好的尽一份心意才是!”



    五姨娘眼前一亮,她知沈千寻定然是已有了计较,心下欢喜,也不多问,自行离开。



    沈千寻扬手叫过八妹。



    “是又有新鲜有趣的活儿要交待?”八妹一脸兴奋。



    “没错!”沈千寻诡秘一笑,“我这人,素来不喜欢被动挨打,只喜欢主动出击,大公子远道而来,我又怎么能不送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三日后,沈千秋回京。



    当朝著名的少年将军班师回朝,又打了一个大胜仗,龙熙帝龙颜大悦,各种金银珠宝赏赐,堆积如山,朝臣的恭维之声,亦不绝于耳,一时间,相府的沈千秋万人瞩目,风光无两。



    有这样的儿子,沈庆和龙云雁骄傲异常,暂时忘却了失女之痛,一大早便起来忙活,沈庆早早的去了皇宫,龙云雁则在家里大肆布置,光红绸子就不知用了多少,相府门外,更是准备了一排震天红,通红的炮竹长龙一直绵延好几里地。



    烟云阁里,沈千寻安静的伺弄着那株素冠荷鼎,耐心的等着八妹的消息。



    约摸小半个时辰,八妹蹑手蹑脚的赶回来,眉开眼笑的回:“好姐姐,一切都妥妥的!”



    沈千寻“嗯”了一声,起身洗净手上的泥污,又去换了件鲜亮点的衣裙,说:“咱们也出去凑凑热闹,这大公子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儿,咱们得好生奉迎着,别失了礼数,回头再让人拿板子把咱们的腰打折了!”



    相府大门前,全府人已倾巢而出,全都翘首以盼,连一向卧病在床很少露面的三姨娘也被沈千雪推了出来。



    看到沈千寻出现,沈千雪很不客气的给了她一个白眼,又朝地上啐了一口。



    对于女儿的任性,三姨娘似是十分不安,伸手扯她的衣角,向沈千寻陪罪似的笑了笑,但也只是笑而已,她嗫嚅半晌,终是没敢说一句话,毕竟,不管是异峰突起的沈千寻,还是雄霸相府的龙云雁,都不是她能得罪起的。



    看着这个病歪歪的妇人,沈千寻的心里掠过一丝怜悯。



    如果说宛真不幸,那么,三姨娘何氏的命运比宛真更加不幸悲惨。



    三姨娘出身贫寒农家,年轻时却生得清丽妖娆,活泼动人,沈庆踏访乡间时遇到,惊为天人,自然纳为已有,慑于龙云雁淫威,不敢娶回家门,只偷偷置了房产藏着。



    但这种事怎能瞒过龙云雁的耳目?很快便东窗事发。



    龙云雁表现得却非常大度,亲自为他们操办纳妾之事。



    然而何氏才入相府不过三月,便开始生病,先是小伤小寒,后来便卧床不起,直瘦得形销骨立,不过二十多岁,却似五十老妇一般满面皱纹,其间缘由,恐怕只有龙云雁心中明了。



    她变成这番模样,沈庆见了都避着走,就连女儿也不把她当人看。



    在相府压抑的后宅长大的沈千雪,心理极度扭曲,只顾着去抱龙云雁的大粗腿,根本就不把她这个生母放在眼中,她甘心做龙云雁的一条狗,只为得到那点施舍的残羹剩饭,有时甚至有样学样,跟龙云雁一起,对这个生母非打即骂,只因为她是个废物,她没有用!



    从这点来说,宛真远比她幸福,宛真一辈子吃苦受罪,可是,她爱的女儿,也一样贴心贴肺的疼爱着她。



    不像沈千雪,恨不得将她是从三姨娘肚皮里爬出来的事实抹杀,回到龙云雁的肚皮里再重生一回。



    可是,她不明白,这个母亲再没有用,却是这府中唯一真正疼爱她的人。



    看着三姨娘一脸病容憔悴可怜的模样,沈千寻她低垂了眼敛,收紧了手绢中细若牛毫的绣花针,没跟沈千雪计较。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