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章:寻死?还要拖上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是,她不跟对方计较,那个甘心被人当枪使的沈千雪未必就会善罢干休。



    在龙云雁目光的无声驱使下,她像只蛆虫一般翻滚着,不住的往沈千寻的身上蹭。



    沈千寻冷眼相看,她倒要看看,这个蠢货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时,只听当啷一声,似是有什么东西落到了地上,那明晃晃的光芒闪了沈千寻的眼睛。



    那是一把剔骨刀。



    跟她平日用惯的那一把十分相像。



    她哭笑不得,这么弱智的伎俩也拿出来用,她很想问,龙云雁,你这么蠢,你爹爹知道吗?



    下一秒,她迅疾抓住沈千雪的手腕,厉声怒喝:“三妹,你身上怎么还带着刀?”



    沈千雪愣住,这明明是她的台词好不好?



    可她的嘴太慢,台词全被沈千寻说了。



    “大公子今日回府,大家都欢天喜地的在这里迎着,你带一把刀在身上算怎么回事?就算平日二姨娘跟你母有矛盾,你也不能在这种时候胡闹吧?都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一耻俱耻,你不知道吗?”



    她这一迭声的叱责,把沈千雪完全训晕了,她跺脚,尖叫:“明明是从你的身上掉出来的!谁不知道,你最喜欢用的便是这种剔骨刀!”



    “所以你就用这刀来陷害我吗?”沈千寻伶牙俐齿的接下去,“你这个丫头,心肠还真是歹毒!我若真有异心,会拿一把大家都认识的东西来害人吗?凭我的功夫,也不至于拿把刀还能拿掉!”



    她这一番话,义正辞严,将沈千雪驳得体无完肤,龙云雁目光凌厉的扫了沈千雪一眼,显是嫌她蠢。



    三姨娘慌了神,歪坐在轮椅里的身体似落叶般瑟瑟发抖,她干枯的手向她无力的伸着,嘴里低低告饶:“大小姐,雪儿她太糊涂,求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她的声音柔弱而卑微,沈千寻虽然生性冷清,却也听得心里一抽。



    最主要一点,这样苦苦哀求的姿态,像极了宛真。



    前身在相府受欺侮时,病弱的宛真便会这般乞求,无尽的卑微,什么尊严人格,统统被人踩在脚底也无所谓,只要别人能放过她疼爱的人。



    沈千寻慨然一叹:“三姨娘,你知道的,我沈千寻何时主动招惹过别人?”



    “我知道!我都知道!”三姨娘干瘪的眼眶瞬间盈满了泪水,“你和你娘亲,都是苦命的人!我也是个苦命的……”



    她似是被哽住了,嘴唇轻颤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只歪头去看沈千雪,她的目光殷切而痛楚,似是有千言万语要对女儿说,沈千寻瞧在眼里,心头猛地一震!



    今天的三姨娘,似乎有些不对劲!



    三姨娘生性懦弱,入相府之初,便已被龙云雁吓破了胆,人虽然还活着,却基本等于行尸走肉一般,对于女儿的漠视和别人的欺侮,她早已经麻木了。



    可是,今天,这个木头人的反应似乎有些过了。



    沈千寻的脑中电光石火般的闪过一些念头,还没等她想清楚,沈千雪却像疯了一般,扑到她身上又咬又打,沈千寻又惊又怒,自然毫不客气的予以还击。



    她素手一扬,夹在手中的绣花针已刺入沈千雪的身体。



    这一招,并不致命,也不致伤,可是,会痛极。



    身为法医,她永远知道,针扎在什么部位,最令人难以忍受,却又无论如何也检查不出来。



    沈千雪被她刺中了穴道,难以抑制的痛声嘶叫,一旁的三姨娘惨叫一声,竟然挺身从轮椅上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向沈千寻扑了过来。



    “别杀她!求你,大小姐,不要杀她!不要!”她枯瘦的手扯住沈千寻的衣角,苦苦的哀求,沈千寻碍于她是病人,不敢乱动,不想那边的沈千雪却贼心不死,口中大叫:“不许你打我娘!”



    她捡起地上的剔骨刀,恶狠狠的刺了过来,却在下一瞬便被沈千寻劈手夺了去!



    众人看在眼里,全都惊呼连声。



    只是,再怎么惊呼,也不见有人上来劝架,只有自已身边的丫头八妹在一旁急得跳脚,想过来帮忙,却被沈千寻一个警示的眼神制止了。



    沈千寻给她立过规矩,除非她发令,否则,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不许妄动!



    八妹在一旁看得直苦脸,沈千寻却不住冷笑。



    原来,刚才的落刀事件,只是一个过场,眼下正在演的这出戏,才是正剧吧?



    她心念动,人已迅速后撤,想要脱离这混乱的缠斗,但已然来不及!



    三姨娘直直的向她手中的剔骨刀撞了过来!



    沈千寻心里一抖!



    三姨娘在寻死。



    她要以自己的死,将她拉入地狱。



    那幕后的主使者,真是好毒的心肠,竟以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来陷害她。



    她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三姨娘会突然有那样大的情绪波动。



    因为她已经打算做某人的死士了!



    沈千寻再聪明,也想不到龙云雁会在迎接自己儿子的前夕,猝不及防的来这么一出。



    或者,她的命,才是她真正要交给儿子的见面礼吧?



    瞬息之间,她的脑中划过无数个念头。



    想躲避,已然来不及。



    她面对的,是个形容枯槁的病人,她就像一截朽木,被风吹一下都有可能散了架,所以,她动或者不动,都已经无法避免被这人缠上的事实。



    更何况,这截枯木,是打定主意要寻死,并毅然决然的要把自己的死,和她扯上关系!



    三姨娘撞上了那把剔骨刀。



    锋利的刀尖划过她的脖颈,她闷哼一声,用力抓住了沈千寻的手。



    “你……你……”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只用一双死鱼样的眼睛怔怔的盯着沈千寻,下一刻,她的头忽然无声的垂落下去。



    与此同时,沈千雪的哭叫声应景的响起来:“不得了了!杀人了!沈千寻,你杀了我娘亲!你杀了我娘亲!娘啊……”



    她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往三姨娘身上扑,长长的指甲在三姨娘的脖颈间摸索,鲜血很快沾得她满手都是。



    她盯着手上的血迹发呆,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又要伸手去摸,却被沈千寻面无表情的攥住了。



    身后,精心排练过的相府人们一齐围了上来。



    沈庆龙云雁和阮氏则开始粉墨登场。



    “三妹,三妹,你怎么样?你快醒一醒!”龙云雁使劲的摇晃着三姨娘的身体,“我们姐妹俩怎么都那么苦命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