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章:打她怎么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像是枯木突然逢春,大声道:“今日之事,因我女儿千雪而起,是她主动挑衅大小姐,我却又偏袒女儿,再闹出这些事来,请大小姐降罪!何氏决无二话!”



    沈千寻笑得和婉:“姨娘说哪里话?自家姐妹闹些别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姨娘疼自家女儿,又哪里错了?自已不疼,难道还指望着那些狼子野心的人来疼吗?这事儿,千寻只当一阵风刮过去,日后谁都别再提了!”



    当事者双方已然和解融洽,旁人还有什么话说?



    沈庆和龙云雁不约而同的闭了嘴,余刚则笑说:“既是误会一场,那么,本官也就此告退了!”



    “余大人慢走!”沈千寻礼数周到,完全是相府当家人的范儿,“劳烦大人跑这一趟,却不想是这样的乌龙事件,改日定当请大人喝茶陪罪!”



    “客气了客气了!”余刚冲她摆摆手,却见沈庆两人一脸铁青,又忙将手放下,讪笑着离开了。



    精心策划的以命讹命计划,就在余刚的讪笑下落下帷幕,策划者心里的窝火郁闷就别提了,沈千雪很把自己当盘菜,殷勤的上前劝慰,却被一肚子火没处撒的龙云雁啪地甩了个耳光。



    “贱人,老是蹭什么蹭,不知道自己身上难闻吗?”她大声叱责谩骂,丝毫没给沈千雪留一丝情面。



    众人眼中都闪过一丝鄙夷,甚至有人还兴灾乐祸的笑出了声,沈千雪有狐臭,冬天还好,一到天热,那味儿别提有多难闻了。



    这是沈千雪最自卑的地方,因为这个原因,她十四岁依然没有人上门提亲,此时却被龙云雁在大庭广众之下骂骂咧咧的说了出来,那种耻辱和痛苦,就像毒蛇一样咬着她的心。



    她并非蠢笨的女子,也并非没有自尊,她只是想活得稍微好一点,生母那样无用,她只想努力的为自己多争取一点,她为她做过那么多龌龊的事,甚至,她同意她的计划,用生母的一条命,来换自己将来一点点的光明,可是,现在……



    沈千雪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大脑里嗡嗡的,像是有成千上万只蜜峰在飞,恍惚中,她似乎听见自己那个废物母亲的声音响起来:“龙云雁,你凭什么打我的女儿?”



    龙云雁被问得差点笑起来。



    “为什么?你竟敢问我为什么?”她鄙夷道:“你自己养的女儿,臭得要命还不找个地方猫起来,一天到晚到处浪荡,煽风点火,我打她,错了吗?”



    “当然错了!”三姨娘的声音虽然有些中气不足,却十分坚定,“你跟我一样,都是不值钱的姨娘,你没有权利管教我的女儿!这一次,我只当你因为千碧的事,头脑抽风,不跟你计较!下一次……”



    “你能拿我怎么样?”龙云雁气得鼻子都歪了,这是怎么了?连这个烂泥一样的病妇,也要跟她叫板吗?



    “你能拿我怎么样,我便能拿你怎么样!”三姨娘突然哈哈的笑了起来,“左右一条烂命,与其给别人用,不如给自己用,谁要是不让我活,我就拖着谁一起下地狱好了!”



    她的笑声凄苦又阴戾,竟然有种奇异的威慑力量,龙云雁呆呆的看着她,沈庆则开始息事宁人。



    “千雪,你娘累了,扶她回房!”他吩咐。



    沈千雪抬起头,看向自已的娘亲,母女俩的目光交汇在一处,分明有什么坚硬的外壳在无声的破裂开来。



    她小心翼翼的扶住三姨娘的手,用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声音道:“娘,我们回家!”



    沈千寻好心情的看着这一幕,直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视线。



    不得不说,这是意外的收获。



    当然,这只是一点再微小不过的收获,她应该收割的东西,还没有到。



    正午时分,龙熙王朝赫赫有名的少年将军,威武大将军沈千秋,终于姗姗来迟。



    龙熙帝留他在皇宫赴宴,各位权重大臣亲自坐陪,席间争着要将自家女儿许配与他,争先恐后的把女儿的画像往他的怀里塞,那么多名门贵女,任他挑任他选,便是皇帝选妃,也不过如此吧?



    沈千秋十分得意,他也有权利得意,这些功名,是他用鲜血和汗水打拼出来的。



    沈千寻立在甬道旁,远远的看着那个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男子,他身着白色战袍,钢铁的铠甲油黑发亮,脖间系着一条腥红的领巾,威风凛凛,俊逸非凡,每到一处,都会引起一阵疯狂的尖叫声,其间不乏花痴大胆的小女人。



    沈千秋的皮相生得极为出色,本来沈庆和龙云雁就是出名的美男美女,强强联合生下的儿子,自然也是十分出采,沈千寻看着他那历经风霜,却依然吹弹即破的皮肤,低低的喟叹了一声。



    上苍真是不公平,总让一个坏人,生得颠倒众生,好像生怕他太普通,祸害不到人。



    这个沈千秋,有那么魅惑的皮相,又有那么多风光的名头,可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衣冠禽兽。



    十六岁就能当上大将军的人不多,可同样的,十六岁便淫邪无度的人也不多。



    沈千秋算是其中的极品。



    他不光喜欢女人,还喜欢虐待女人,沈千寻的前身虽然只来相府一年,却也从程轩那里听来不少关于他的劣迹。



    比如,他曾看上一个妓馆的花魁,那花魁能被他看中,初时十分得意,可陪他过了一夜后,便投河自尽。



    打捞尸体的老渔翁偷偷说,那花魁身上,遍布伤痕……



    再比如,他看上一个官家小姐,轻易的便将其勾搭出来,一夜春风之后,那官家小姐便疯了,去瞧病的大夫每个人都讳莫如深,其中曲折,已无须多问。



    沈千秋在相府待的时间不多,在沈千寻前身所在的那一年内,他也不过就待了十多天。



    可是,那十多天的时间里,相府里模样周正的丫头死了好几个,连剩下那些容颜粗鄙的也都畏他如虎。



    遇到一个好色的大少爷,至多被强,可遇上一个又好色又变态的大少爷,不光会被强,还会死得很惨。



    身为相府的头号受气包,前身对于这个少年的记忆近乎惊悚。



    他并没有因为她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就放过她,反而变本加厉,多次动手动脚调戏。



    但好在前身有程轩。



    程轩教了她一个办法,他从外面找来一个方子,服用了之后,会浑身生满脓包状水痘。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