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章:想活,先发制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这些有可能会传染的水痘,前身避过了恐怖的灭顶之灾,却结结实实的挨了这变态少年一顿胖揍,直揍得血肉横飞,他这才作罢。



    这样残忍血腥的记忆,经由前身复制而来,沈千寻再度看到这个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十六岁,在现代,不过是个正在读高中的青葱少年,可在王府的铁血训练下,这人已成为可怕的魔鬼。



    面对魔鬼,只能先发制人。



    宁愿我为刀俎,人为鱼肉,也决不能等变态色魔的大刀霍霍,将自己剁成肉泥。



    热烈的鞭炮声劈里啪啦的响着,意气风发俊美如仙的少年将军踩着一地鲜红的碎屑缓缓前行,他享受着这难得的尊荣,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在下一刻就会发生巨变。



    下一刻……



    “轰”地一声巨响,滚滚的浓烟和冲天的烟火,将夹道欢迎的人们吓得魂飞魄散四散逃窜。



    “地震了,快跑啊!”有人高叫。



    “不!不是地震,好像是相府的震天红!”有人一边逃命,一边作出理智分析。



    “胡扯!震天红怎么会这样?”另一人气喘吁吁的反驳,“我看是军队里火炮才有的动静吧?”



    “管他是什么,这儿是留不得了!”



    大难临头,大家都各自飞了,没有人注意到,风光得意的少年将军,也被那枚诡异的震天红炸飞了。



    现场一片混乱。



    哭爹喊娘,哭天抢地,人影纷纷,烟雾滚滚。



    沈千秋身边的副将最先从震惊中醒来。



    他们在一片浓烟中寻找着他们的大将军,趴在地上,一点点搜寻,好不容易看到了大将军的手,便想将他扶起来,结果,手是起来了,胳膊也起来了,没看到人。



    人躺在离胳膊一米多远的地方,右臂处血肉模糊,一张俏脸儿也开了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别提有多可怕。



    副将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沈庆和龙云雁得到报告,腿都软了,被两个兵丁扶过去,只瞧了一眼,便两眼一翻,晕厥过去。



    沈千秋被兵丁们拿担架七手八脚的抬进了相府大门,后面的副将则抱着他的一支残臂跟在后面追。



    血一路滴洒,落到同样鲜红的纸屑上,再映着那满院的红绸,倒是出奇的和谐。



    “就不该用红色的!”沈千寻抬头看天,说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得清的话,“该用白色,清清净净的白,就好像雪一样,落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八妹不知她在咕哝什么,但看到自己的“成果”,竟然惊得笑不出来。



    “姐,那……那是什么玩意儿?怎么这么厉害?”她跟她咬耳朵。



    “说了你也不懂!”沈千寻瞥她一眼,“不该问的别问!还有,府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咱们回烟云阁吧,别在这里拉仇恨!”



    少年将军虽然倒下了,可是,兵丁副将什么的可不少,那些人都是易冲动的莽夫,又久经沙场,典型的嗜血之徒,被龙云雁一挑唆,拿乱刀砍了她也说不定。



    她可不想大仇未报,就变成一堆血肉酱!



    两人急匆匆的返回烟云阁,这才略松了口气,再瞧身上,衣衫不整,又是泥又是汗,还掺杂着血迹斑斑,想想刚才的情形,生死悬于一刻,真正是步步惊心,不由得长长吁了一口气。



    “姐,你怎么知道那病婆子要讹你,还及时把她打晕了!”八妹的圆眼眨巴眨巴,一脸的好奇。



    沈千寻莞尔。



    八妹就这点好,无论处于多么危险的境地之中,她的好奇心永远大过恐惧之心,这样没心没肺的丫头,真的很适合待在她身旁。



    “一种感觉!”沈千寻回答,“知道自己即将要死的人,在临死前的那种眼神……”她突然想起自己在现代时的妈妈,一时如哽在喉,再也说不下去。



    八妹却黯然应:“姐,我懂了!”



    沈千寻抬头看她。



    “我娘临死前,一直直勾勾的看着我!”八妹垂下眼敛,忧伤这种表情第一次出现在她脸上,“她一定舍不得离开我吧?就像你娘,也一定舍不得离开你,三姨娘,也一样。”



    沈千寻点点头,不再说话,八妹则起身离开,为她浇水沏茶。



    一杯清茶在手,沈千寻的心平静许多,洗漱过后,她躺在了院中的那只大摇篮上。



    那是木槿的杰作,说是云王最喜欢躺在上面晒太阳,沈千寻初躺上去,便惬意的轻呓了一声。



    午后的阳光,经过树叶的过滤,暖而柔和,斑驳的照在她的脸上,院中新植的花木长势良好,花木扶疏,香风阵阵,大大的摇篮在花间轻荡,舒缓轻柔,沈千寻心中一片清明。



    她闭上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龙云雁所在的宝茉殿,此时却是一片凄风苦雨。



    大夫来了一拨又一拨,却只是纷纷摇头,龙熙帝听闻沈千秋之事,便将宫内的太医全都谴了来,但依然无法改变沈千秋已经变残的事实。



    太医们分成两组,一组忙着止血包扎断臂,另一组则在沈千秋的脸上忙活,左眼是毁定了,连眼球都爆了出来,十分惊悚的挂在了沈千秋挺俏的鼻梁上,太医伸手把眼球拨拉掉,发现鼻子完好无损,然后是嘴……



    嘴角被炸了一个大口子……



    缝合,定位,但是,以后这嘴,定然会有点歪吧?



    太医们汗流浃背,右臂没了,左眼瞎了,嘴歪了……好吧,玉面薄唇的少年将军沈千秋,算是彻底的从这世界上消失了,剩下的,是一个独眼独臂歪嘴大将军!



    一场大喜之事,变成大悲,这样的结局,是谁都没有料到的。



    龙云雁哭得死去活来,几度晕厥。



    沈庆眼眶通红,阴沉着脸,不发一言。



    阮氏害怕看到那血肉烂糊的情形,以袖掩面,窝在塌上哀哀悲鸣。



    至于其他人……



    五姨娘在宝茉轩装模作样的掉了几滴眼泪回去,这一路,觉得自个儿的脚步格外轻捷。



    回到自己的倚翠楼,她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



    太好了,太妙了,这简直是太解气了!



    那个不可一世的大公子,废了,从今往后,沈庆唯一能指望的,只有她的明儿了!



    她掩上房门,在屋子里又蹦又跳又笑,直累得喘不过气来,还是自顾自低笑不止。



    沈千寻,你真是我三姨娘的贵人,从今儿起,我容氏唯你马首是瞻!



    碧莹院,三姨娘和沈千雪也相对露出快意的笑容。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