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章:你又拐弯骂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人在作,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



    三姨娘喃喃的念叨着。



    然而,这话其实只是说来好听,人在作,天是在看,可是,苍天也就只是看一看而已,他只是身处痛苦中的人虚构出来的幻景,他什么也做不了。



    多行不义,也未必自毙,这世上没有自毙这回事,恶人从来不会自己去寻死,要让他死,你不能指望天,也不能指望地,你得自个儿动手。



    沈千寻在睡梦里依然在想,她要如何渡过这个劫。



    将沈千秋炸得七零八落固然解气,可接下来的一连串反应,她却得面对。



    当朝炙手可热的少年将军遇袭,龙熙帝定然会派人彻查,当然,他查不出什么来,沈千寻做事,从来都是滴水不漏。



    可问题是,不管查不查得出来,如果他执意偏听偏信,要替沈龙二人出气,那么,她这个重大嫌疑人,将首当其冲。



    在没有动手前,沈千寻便已想到了这个问题,虽然已做了妥善安排,可是,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将自己的命交在别人手中,终究是一件太过冒险的事情。



    可是,没有办法,古语有云,富贵险中求,而她的机会,也只能在夹缝中求取。



    夜色,浓黑如墨,一点点晕染过来,将最后一缕光明吞没。



    沈千寻凭窗而立,望见相府的耀眼灯火,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这灯火如此耀眼,以烟云阁的星火之光,能否成燎原之势?



    身边有风声乍起,黑色的云雾夹杂着混浊的香气,沈千寻抽抽鼻子掩住嘴,淡淡的打着招呼:“鬼殿下,您来了!”



    “鬼殿下?”龙天若一脸新奇,“这名儿不错!小僵尸,你瞧,咱们一个是鬼,一个是僵尸,该配成一对才是啊!”



    沈千寻听惯了他的轻佻言语,已然麻木,她很幽默的回:“你说,鬼和僵尸要是成了亲,会生出什么?”



    龙天若愕然反问:“你说会生出什么?”



    “什么也生不出来!”沈千寻认真的回。



    “为什么?”龙天若好死不死的问。



    “因为,”沈千寻盯住他,“鬼不举!”



    龙天若呆住。



    “死丫头!”他咬牙,“你拐着弯儿嘲笑爷啊!”



    沈千寻冲他示威似的挑着浓眉。



    龙天若耸耸肩:“好吧,爷怕了你了!你出手狠辣,爷算是开了眼了!不过,爷真是好奇,你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啊!”沈千寻迎风拂了拂头发,说:“我只是把一颗震天红里面的火药配比稍稍改动了一下!你该知道,炮竹这种东西,是易爆易燃品,特别是那种大号的!”



    “我知道!”龙天若点头,“可是,你怎么知道什么样的配比才能伤人?那可是战场上火药的配法!”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沈千寻傲然答,“我是小僵尸啊!僵尸是来自地狱的神灵,我自然什么都知道!”



    龙天若默然,半晌回:“你还真是多才多艺,那你怎么不干脆把那货炸死?”



    “我也想啊!”沈千寻孩子气的皱皱鼻子,“可是,第一次配,把握不好尺度,我应该再多加一点黑火药!”



    “你这一炸,是好事,却也是坏事,”龙天若说:“炸坏了一个儿子,女儿却也得被你炸出来了!”



    “你是说沈千碧?”沈千寻问。



    “没错!”龙天若答:“相府出了这等不幸之事,父皇甚感痛心,为表抚慰,最迟不过明日正午,沈千碧便会从幽闭地出来了!”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沈千寻轻微喟叹,“我错了,我不该窝在后院,跟这些妇人作无谓的争斗,沈庆这棵大树不倒,我再怎么努力,也不过伤其枝叶,难动其根脉!”



    “你确实错了,沈庆不是大树,龙震才是!”龙天若微笑,“这树盘根错节,根基甚深,目前来说,我们是没有能力扳倒他的!而树,也不能光靠根活着,你若将他的枝干树叶全给剁了,他也是活不成的!”



    沈千寻轻笑:“怎么?三殿下不是无所不能吗?我还以为,什么事都尽在你的掌握之中!”



    “你高看我了!”龙天若咧嘴笑,“我是肉身凡胎,不是神仙,倒是你,颇有些仙人的味儿,说实话,易身相处,我怕是不如你做得好!”



    “我们就别在这儿互拍马屁了!沈千寻深沉一叹,“树大根深,我们扳不动,旁枝斜逸,枝叶繁多,我们疲于应对,若是被那些枝干缠住,出身未捷身先死,岂不是死了也难闭眼?”



    “不怕!”龙天若盯住她,目光深幽,“你有我!”



    “你?”沈千寻与他对视半晌,嗤地笑出声,“恕我直言,鬼殿下,你这人,不足为信!连做盟友都不成,至多用来狼狈为奸!”



    “你这丫头,说话怎么那么糙啊?”龙天若撇嘴,“看吧,将来没人敢娶你!”



    “我要谁娶我?”沈千寻傲然答:“这龙熙国的男子,个个三妻六妾,寻花问柳,谁有资格娶我?”



    她迎风而立,身上白裙飘飘,眉目间一片清冷倨傲,柔弱如柳的身躯,也似突然添了风骨,那遗世独立的姿态,令龙天若看得愣住,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夜色深沉,星光闪亮,沈千寻沉声开口:“虽然你不可信,可是,这一回我的生死,倒还真得着落在你的身上,明日那些同朝为官的达官贵人,想必都会来探望我们的少年将军,我能不能苟延残喘,便看你的功力了!”



    “放心吧!”龙天若突然又嘻皮笑脸的往她身边凑:“难得我们这样相配,我怎舍得把你送人?”



    他边说边对她抛媚眼,那腰身不自觉的又拧巴起来,一双大手聒不知耻的伸过来,竟是要去摸她的下巴,沈千寻不逃不避,只漠然道:“三殿下,你的猪鞭好了吗?”



    龙天若倏地停住了手。



    沈千寻眨眨眼,面无表情的说下去:“如果三殿下有意,我不介意再拿你的猪鞭练手,八妹最近在教我练九节鞭,别说,你身上那根鞭子,跟九节鞭还真的有点像,都是又软又硬!”



    龙天若彻底傻掉。



    面前这个女人,真的是女人吗?



    女人可以这样说话吗?连他的闺中好基友都不敢说得那么下流好不好?



    猪鞭也就罢了,还又软又硬……他晃晃脑袋,脑子里嗡嗡直响,他以三寸不烂之舌驰骋江湖二十多年,赢来无数荣誉称号,什么天下第一无耻无良无赖放浪下流皇子,什么劣迹斑斑罄竹难书,可是,现在他却觉得,跟眼前这丫头相比,他弱爆了!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