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章:她又被放鸽子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光是无耻下流放浪这三项,他就不是她的对手啊!



    知已如同绝佳的对手,一样难求,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如今乍然遇到,龙天若在痴傻过后,迅速变得兴奋异常!



    他对着沈千寻,绽开最妖娆放荡的笑容!



    “讨厌了!”他的腰肢拧得像麻花,“姑娘家家的,说话别那么流氓好不好?人家还是黄花大处男,你不要动不动就来调戏人家,一会儿说不举,一会儿又扯上猪鞭,敢情你那脑壳里就这一件物事是不是?”



    虽然已经见识过这货的妖娆,但如今再见,沈千寻仍被惊着了。



    因为一袭黑袍的龙天若已经开始对着她宽衣解带,一边解,舌头在嘴边轻卷:“不过,寻,人家不会怪你的了!你想要,就大胆的来拿!来嘛!来嘛!不要害羞!”



    “呜!”沈千寻飞快的捂住嘴,尼玛,好想吐啊?这货怎么可以这么恶心这么下流这么无下限?



    这场对峙,最终是龙天若胜出。



    沈千寻趴在栏杆边,差点连晚饭都吐出来。



    龙天若叉腰,笑得意气风发。



    次日清早,沈千寻被一阵人喊马嘶声惊醒。



    推窗,出阁,倚栏,远眺。



    好家伙,烟云阁外围了一层黑甲士兵,个个凶神恶煞,拿着刀剑等物在那里鬼哭狼嚎,有的已经开始在她的花木八卦中兜圈子了,因为老是兜回去,这些莽夫便开始谩骂着动手摧毁苗木。



    这可是云王殿下精心为她布置的,那些烂漫的花枝,那些秀挺的绿树,每一株都带着白云馆闲散安静的气息,也是她的栖息地,现下被人这么糟蹋,沈千寻看得十分肉痛。



    可是,没有办法,既然去捅马蜂窝,便不能怕被马蜂蜇。



    虽然很想出去,可是,如果她在这种时候出去,这片园林便真正毁了。



    她急不可耐的等着龙天若到来。



    可日头老高了,还不见这货的人影。



    难不成又放了她的鸽子?



    沈千寻的心往下坠落。



    如果这次他敢再放她鸽子,她发誓,她会让他没有东西可举!



    正焦灼难耐之际,那些砍树的士兵们突然捂着手,嗷嗷的叫起来!



    八妹在一旁兴奋大叫:“姐,他们好像中毒了哎!”



    沈千寻凝神一看,确实有点像中毒的症状,虽然隔得太远,看不真切,但还是能看到那士兵的手有些异样,变得又红又肿又大。



    但尽管如此,还有有四名士兵向这边飞快袭来,八卦阵对他们似乎没有什么约束力。



    沈千寻心里一紧,手指微动,解剖刀已握在掌心,准备迎敌。



    但那四名士兵却似有点怪,举着双手,对着她不断摇动,八妹眼尖,立时叫起来:“哎呀,那不是木槿吗?”



    来人确实是云王身边的侍从木槿。



    与木槿一同来的,还有石竹,雪松,朱柏。



    “你们怎么来了?”沈千寻十分惊喜。



    木槿恭敬答:“回沈姑娘,我家主子知道有人破坏他的花木,心里十分不悦,派我们四人来,是专程护花的!”



    “说得那么隐晦做什么?”八妹吃吃笑,“就是来护我姐了!”



    木槿笑而不语。



    “他们……是怎么回事?”沈千寻微有些不自然,刻意转移了话题。



    “他们砍的那种树,叫剑毒木!”木槿简单的答,“别说是砍,就是碰到树皮,也会一命呜呼!”



    “啊?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八妹又咋呼起来。



    “所以,八姑娘走道得小心一些,别张牙舞爪的,一条路都晃不下你似的!”石竹年纪轻些,人也活泼,便拿八妹打趣。



    “你再敢说?”八妹拿眼剜他,“你信不信,本姑娘能把你和剑毒木放在一起嫁接?”



    石竹拼命摇头:“不用不用,那剑毒木已经嫁接过了,只有要砍伐它们的人,才会遭殃,另外,也不会伤及性命了,至多烂掉两只手了。”



    八妹听得一知半解,咕哝说:“你家主子真是神奇,弄棵破树也这么厉害!”



    “那是!”石竹夸张的回:“不然,白云馆哪得这么清静?那些居心叵测的主儿,不得把那里给铲平了!”



    沈千寻低低问:“最近,可是有人去找云王的麻烦?”



    石竹刚要回答,木槿淡淡接过话头:“疯猫野狗的,从来就没消停过,他们争先恐后的要来做花肥,咱们也不能硬往外推,回头又好说白云馆清高孤傲不近人情了!”



    他这个矫情的调调,倒是有点龙天若的味道。



    沈千寻呵呵的笑起来。



    烟云阁外,又是一阵轻微的骚动,似是又有一拨人走了过来。



    隔得老远,沈千寻都能听到龙天若夸张的惊叫声。



    “沈相,你这府里成练兵场了吗?还有,这些兵士都聚在这里做什么?莫非是聚众谋反?”



    沈千寻应着他的喊声,调整了面部表情,从楼梯上缓缓走了下去,顺着甬道,一直走到烟云阁大门。



    门外聚着一群人,个个衣着光鲜,满脸威严,显是朝中高官。



    在同僚面前,被龙天若吼了这么一嗓子,沈庆冷汗直流,忙不迭的解释:“这些都是犬子的属下,跟各位一样,都是来探望他的!”



    “既是探望沈将军,怎么都跑到这儿来了?”刑部尚书姚启善开口,一转头看到逶迤而来的沈千寻,惊道:“原来这儿竟是相府大小姐的闺房!”



    沈千寻冲他点头:“大人说得正是!”



    “那这些兵丁在你的院子里做什么?”兵部尚书苏年城皱起了眉头。



    “哦,他们初来乍到,不小心走错了道!”沈庆抢先挡住了沈千寻的话头。



    “这好像不是走错道的模样吧?”姚启善掠了一眼,“若是走错道,无缘无故刨树做什么?”



    “姚大人英明!”沈千寻拧着双眉,悲戚戚回道:“实不相瞒,这些兵丁,是来找我的麻烦的!”



    “这可奇了!”苏年城捻须轻笑:“你一个小丫头,怎么就招惹到这些兵痞了?便是惹到了,你是他们首领的长姐,也不该这么粗暴对待吧?”



    “我也是心中困惑啊!”沈千寻看了沈庆一眼,“各位都帮我来评评理儿,大公子出了意外,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他们为何一大早便在我门前又是砸门又是砍树?今日幸亏各位大人来得及时,否则,这么多莽夫,只怕要将我生撕了吃了!”



    “原来竟是因大公子之事!”姚启善轻叹一声,拍拍沈庆的肩:“老弟啊,这用火药伤的事,断不可能是一个闺阁女子所为,上次你就诬赖了自家女儿一回,这回的公案越发离奇,你心里再难过痛苦,也不能随意迁怒于子女啊!”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