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章:委屈只能往肚子里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姚兄言之有理,手心手背都是肉,哪能厚此薄彼?”苏年城也晃悠悠的接上了一句。



    沈庆见状,陡地沉下了脸,语气也变得又冷又硬:“苏大人,姚大人,你们今日到底是来看犬子的,还是来管我相府内宅家事的?”



    “我看他们是来瞧热闹的!”龙天若在一旁猛不丁插了一句,“沈相,这大白天的,你招那么多兵丁在家里头,他们这些人啊,唯恐天下不乱,正等着要抓你个聚从谋反的现形呢!”



    “三殿下,这话可不敢乱说!”沈庆对着他连连恭手,“老臣这请这些兵丁回营帐!”



    在沈庆的招呼下,那些兵丁们很快便架着几个伤残的士兵退了出去,只剩下四名面色铁青的副将还站在那里,一脸怨毒的瞧着沈千寻。



    “这几位大人,你们不要瞧着我好不好?”沈千寻作畏惧状,“你们都是沙场宿将,这般凶神恶煞的,千寻实在……难以承受!”



    姚启善一见,忙挡在她面前,说:“不怕,凡事躲不过一个理字,今日有我们这些人作见证,谁要是再玩那些龌龊事,我老姚第一个帮你出头!”



    沈庆阴冷一笑:“老姚,这可是我相府的内宅家事,你这样说,不觉得很失礼吗?”



    “确实是很失礼啊!”一个干瘦的老头站了出来,他是吏部尚书方宗,跟沈庆是贼鼠一窝,“姚大人的性子,倒是跟你家女儿一模一样,都爱多管闲事,多管闲事的后果,其实真的很不好!”



    宁贵妃之死,抓到的那名杀人凶手,曾供述说是因为宁贵妃多事,挡了他偷卖皇宫宝物发财的路,这才动了杀机,方宗此时这样说,就是要往姚启善的伤口上撒盐。



    放在往日,以姚启善的个性,不定怎样暴跳如雷,只怕立马要打将起来,可此时他却一脸淡漠,冷汀回:“我女儿多的事,是人间正义之事,方大人这么说,显是也认同我今日行为,是正义之举了!”



    “你……”方宗讪笑一声,“你还真是心宽!”



    “密谋害我女儿的幕后真凶,早晚会死在我的手上,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姚启善音色沉稳:“不管是内宅家事,还是国家大事,都得依理而行!今日之事,已牵扯到军中士兵,这可是大家都瞧在眼里的,这事是家事,可是,要说刑事,也无不可!”



    言外之意,你若是敢对自家女儿再下手,那么,那么多兵丁围着烟云阁的事也便很快飞到皇帝的耳朵里。



    依龙熙朝律法,将军一旦班师回朝,是一定要将士分离的,旗下兵丁由长驻京都的将才接管,将军府内的兵丁至多允许保留三五十人。



    只所以会有这样的律法,是因为,龙熙帝本人就是将帅出身,当年就是在班师回朝时带兵攻打皇宫,夺下皇位,如今自己称帝,怎能容许旁人有样学样?



    方才聚集在烟云阁的人,足有百人之多,当然,这百人是不足以谋反的,沈千秋又是那样的惨状,便是传到皇帝的耳朵里,也不会当真就依律法而行。



    可是,律法是死的,若是这些文武大臣们非要拿鸡毛当令箭,来揪沈庆的错,他也是无可奈何。



    沈庆咬咬牙,最终决定咽下这口气。



    他冷哼了一声,道:“姚大人这般古道热肠,倒真是让沈某感动,好了,闲话少叙,各位大人既是来探望我家犬子,那便请吧!”



    他说完转身离去,其余人陆续跟在身后,沈千寻也相随前行,姚启善和苏年城一左一右将她护在当中,龙天若在后面晃荡着,吹着口哨,时不时做个鬼脸,惹得相府随侍的丫头们掩嘴轻笑。



    宝茉殿与烟云阁相隔并不远,所以龙天若和大臣们一进大门,便能听到兵士们的吆喝谩骂之声,这才赶过去瞧个真切,当然,时间他掐得刚刚好,他和这些大臣们,比预定的时间,整整早来了一个时辰。



    宝茉殿里的气味并不好闻,血腥气夹杂着药草的刺鼻气味,令进来的人都不自觉的放缓了呼吸,等到看到躺卧在床上的沈千秋,几乎要屏住呼吸。



    与沈庆交好者,自然物伤其类,哀痛不已,而像姚启善苏年城等政敌,则是心中暗喜,当然面上仍是一片沉痛。



    惋惜劝慰之声断断续续的响起来,这些大臣素日最会耍嘴皮上的功夫,劝慰之话说得极是动听妥帖。



    沈千寻不发一言,只安静的瞧着床上的沈千秋。



    沈千秋醒着,目光涣散,听到大臣们的声音时,才略略聚神,将头缓缓的扭过来,呆滞无神的目光在众大臣身上逡巡,最终落在沈千寻的脸上。



    虽然隔着好几个人,沈千寻还是能感觉到,他那无神的双目中,陡然窜起的幽暗的火苗。



    她迎着那诡异燃烧的火苗缓缓向前,一直走到沈千秋的床前,低低道:“大弟,你还好吗?”



    沈千秋不说话,只直勾勾的瞧着她,沈千寻与他对视,不躲不避,目光平静。



    良久,沈千秋哑声开口:“谢大妹关心,虽然毁了容,又失去一只眼和一只臂膀,但是,头脑和心,还安好着呢!”



    “这再好不过了!”沈千寻唇角微勾,“我最瞧不起那些受些小难便如行尸走肉的人,大弟不愧是我朝的少年将军,百折不挠,身残志坚,姐姐,为你,叫个好!”



    “好!好!”沈千秋听到身残志坚那四字,直觉得胸口热血激荡,几乎要喷薄而出,他强力抑制,纵声长笑。



    “果然是我的好姐姐!”他说,“刚刚的事,我都听说了,我的那些个属下,真是蠢笨无比,我自家的姐姐,一个闺阁之女,怎么可能会想到用那种法子来害我?定是另有歹人策划!”



    “大弟能这么想,姐姐我甚感欣慰!”沈千寻面色和婉沉静,一双黑眸也似古井无波,沈千秋一直死死的盯着她看,若是换作寻常女子,被他这么盯着,不定怎样慌乱恐惧,可是,她的眼里却仍不曾起一丝波澜。



    沈千秋主动收回了目光。



    他太累了,身上失血过多,头脑晕眩,断臂和眼睛也痛得厉害,他怕他再瞪下去,会被沈千寻活活气得吐血。



    他与沈千秋眼眸之间的风起云涌,落在探视的大臣眼里,感受各有不同。



    沈庆一党,自然大摇其头,家中有一个这样的女儿,还真是触了大霉头,可在姚启善和苏年城眼里,沈千寻却更像是老天恩赐的惊喜。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