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章:多嘴,谁让你八卦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千寻倚在门边,看这场天空大战,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很像看蜀山仙侠传,这种御剑飞行的功夫,也令人有恍然如梦之感,暗黑的夜空,繁星一眨一眨,似也在凝神细看,静寂的空山之中,陡然响起金石铿锵之声。



    一团黑风逐着白色流影,在天空变幻不定,黑风攻势凶猛,妄图将一切都席卷而去,白影却淡定自若,举手投足间潇洒自如,无丝毫受滞之感,袍袖挥舞间,那黑风便散得七零八落。



    在黑虎山那夜曾看到的奇景再度浮现,如果来犯者是风,那么,龙天语便是最好的把风人,修长的手臂似流星划过天际,那些黑蝙蝠便接二连三的向黑暗中坠落。



    白云馆建在白云山绝顶,花墙外便是悬崖峭壁,那些人坠出花墙外,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呼,人便消匿无踪。



    不过一柱香的时间,这场空中大战即拉下帷幕,沈千寻轻舒了一口气,欢快的迎了出去,龙天语气定神闲立在花丛之中,一身白袍未染得一丝血腥,就连发丝也不曾乱了一分。



    沈千寻无声喟叹。



    “怎么?没看够?”龙天语挑眉。



    “不,是觉得,你好厉害!”沈千寻一脸的向往,“我若是也能练成你这样的功夫,又何必怕相府那群恶狗?”



    她说的倒是真心话,只是,她没注意到自己说这话时,脸上的神情有多呆傻,不管冷面冷心的法医沈千寻,还是曾经的特战队员沈千寻,都不会说出这样孩子气的话。



    因着她这话,龙天语发了好一会儿怔,他微侧着头,认真的看着她,此时的她,像是一个懵懂单纯的小女孩,面对自己无法洞解的魔法,又是神往又是新奇的模样,令人忍俊不禁。



    谁能相信呢?那个敢剖尸杀人心机深沉冷酷腹黑的女人,也会有这样单纯而不设防的时候?



    或许,面前的这个她,才是真正的她吧?而所谓的冷酷腹黑,不过是她坚硬的保护色。



    在她清澈又天真的目光下,他的心突然变得柔软又湿润,他自自然然的揽住了她的肩,轻声问:“千寻,你想学吗?”



    沈千寻愕然,随即雀跃,她使劲点头:“想!”



    “那我来教你!”龙天语低低道。



    “殿下!”木槿突然急急的叫出声,“殿下……殿下忘了吗?这功夫,普天之下,只有你一人能练得,连殿下的孪生哥哥都不行!”



    龙天语转头看他,好半天没有说话,沈千寻却已从两人异样的目光中嗅出一丝非同寻常的气息,她忙笑说:“若是连三殿下那样的资质也不成,我看我也不用练了!夜深了,你刚又跟人打了一架,还是早点歇息的好,我也该回去了!”



    龙天语却似受到打击一般,情绪陡然变得低落,眼眸也低低的垂落下来,沈千寻轻扯他的衣袖,低低问:“你怎么了?”



    “没什么。”龙天语抬起头来,唇角轻扯:“我只是,突然觉得寂寞!”



    “殿下!”木槿那边似是十分惶恐,咕咚一声跪在地上,“是小的坏了主子的兴致,请主子责罚!”



    “我罚你做什么?”龙天语低低喟叹了一声,转向沈千寻,“更深露重,山路不好走,你稍等片刻,我换了干净的衣裳,送你回去!”



    他说完转身走入内室,剩下木槿一人与沈千寻相对。



    “沈姑娘,恕我方才鲁莽!”木槿一脸的紧张,“主子的功夫,就是主子的命,这命,是不能随意交在别人手上的,哪怕是沈姑娘您,也不行!您能理解吗?”



    沈千寻含笑点头:“我能!木槿,不管你信与不信,我其实跟你一样,任何有损于云王的事,我都不会做的!”



    木槿小心的舒了口气,脸上又露出招牌似的笑容:“沈姑娘能这么想,那太好了!我跟你说,我们家主子……”



    “你又在八卦什么?”身后龙天语的声音响起来,他忙不迭的住了嘴,龙天语掠了他一眼,转向沈千寻:“你准备好了吗?可以走了吗?”



    “可以啊,随时可以……”那个“走”字还没出口,她的腰已被龙天语轻轻拥住,人也轻轻浮了起来。



    这一路,浮过白云馆的花枝树影,浮过白云山的缥缈白雾,浮过黑幽幽的山林,浮过一层层羊肠样的阶梯,龙天语的下巴轻轻的蹭在她的头顶,他身上那股清苦却又芬芳的气息,让她的意识有些微的恍惚,好像在做一场浮飘虚幻的梦。



    这梦做了整整一夜,都不曾醒来,直到日上三杆,她念着昨夜的飘浮感,愣是不想睁开眼。



    “姐,你还不起啊?”八妹双手托腮,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在她眼前转,“那位五姨娘刚又给你传消息了!”



    沈千寻猛地一激灵,忙不迭的起身,急急叫:“你怎么不早点说?”



    “天刚亮我就说了!”八妹撇嘴,“你捂着耳朵不肯听,还有,姐,你是发春梦了吗?为什么笑得那么淫荡?”



    “你又说浑话!”沈千寻瞪她一眼,八妹无所谓的晃着她的脑袋,这么些日子处下来,她知道自家这主子看似不好接近,其实再平易不过,在对手面前,是不准她行差踏错半分,可是,在自家宅院里,她爱怎么乐呵,就怎么乐呵,就是拿她开涮也没关系。



    其实她不知道,沈千寻的脾气其实真没那么好,她只是在现代时养成的习惯改不掉而已,在现代,像沈千寻这样美貌有才,却又不找男朋友不嫁人,一天到晚跟花说话的怪胎,早就不知被那种八卦小报研究多少回了。



    被研究得麻木的沈千寻,对于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从来都会自动忽略,不过耳朵的。



    匆匆洗漱过后,沈千寻奔出烟云阁,径直向相府的小池塘而去。



    这是自沈千秋进相府后,她和五姨娘的约定。



    府内龙氏的耳目众多,自沈千秋回府之后,府内又多了几十口兵丁,没事就在府内乱晃,沈千寻不想让五姨娘暴露。



    五姨娘精明大胆,心细如发,又善应变,是个绝佳的特工人选,最主要一点,她是唯一一个能在龙云雁身边晃悠的人,能知道很多旁人不知道的隐秘之事。



    而这些隐秘,往往是出奇致胜的法宝。



    所以,她和五姨娘相约,若有急事,便差人往烟云阁挂手绢,红色为特急,绿色则为一般,而今天清早,五姨娘挂了条红手绢。



    她定是有极要紧的事要同她说。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