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章:屠城?冒领军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池塘边,五姨娘已等得心神不宁,一见到沈千寻,忙伸手将她拉入竹林之中。



    “我今儿早上,看到一件稀奇事!”她一脸的神秘。



    “什么事?”沈千寻问。



    “沈千秋身边,有很多黑甲兵,这你知道吧?”五姨娘说:“今儿一早,突然有个黑甲兵向沈千秋动手,那把长刀,差点就把沈千秋戳个透心凉,可沈千秋身边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也不知怎么,发现了他的动机,十来人把那个黑甲兵围在一处,愣是给开肠剖肚了!”



    五姨娘说着连抚胸口:“我的娘哎,你没看当时那情形,那血流了一屋子,真是吓死人了!”



    她一抬头,见沈千寻面不改色,忙又笑说:“是了,你是不怕的,你天生就是敢去剖别人的人嘛!”



    “这事稀奇在什么地方?”沈千寻皱眉,五姨娘就一点不好,话多,思路乱,常常会忽略重点。



    “哦!”五姨娘被她扯回来,忙拍拍脑袋,压低声音说:“那个黑甲兵虽被开肠剖肚,却一直瞪眼高骂不休,对了,他不是本族人,应该是,侉彝族的!”



    “侉彝族?”沈千寻惊叫,“那好像生活在龙熙国边境一带的人吧?那人怎么会跑到京都来?还有,你怎么知道他是侉彝的?那人又在骂些什么?”



    “你有所不知,其实我娘亲,就是侉彝族的!”五姨娘回答,“小的时候,她闲来无事,常教我说侉彝族的方言,不过过了那么多年,有很多都忘记了,只简单听懂几句,好像是骂沈千秋丧尽天良,又是什么屠城,又是什么冒领军功,还说,侉彝族已经在他身上施了咒,他会死得非常凄惨!”



    屠城?冒领军功?



    沈千寻一下子激动起来,如果说,沈千秋确实做过这些事,那么,只要找到足够的证据,定然能将他彻底拍死在病床之上!



    沈千寻见她双目圆睁,却不发一言,讷讷问:“我说的这些,没有用?”



    “不!很有用!非常有用!”沈千寻难掩心中兴奋,“五姨娘,你知道,他们把那人的尸体扔到哪儿去了吗?扔了多久了?”



    “怕是扔到后山喂狼了吧?”五姨娘看着她,“估计也就刚走吧?血滴在甬道上,下人们正擦着呢!对了,他人都死了,你还找他的尸身做什么?”



    “有用!”沈千寻急急回,“你快点回去,把这事打探清楚!”



    五姨娘不解的“哦”了一声,匆匆的去了,她的效率很好,很快便有消息便传过来,果真扔到后山喂狼了,运尸的人为了省事,直接把尸体掷入峡谷之中。



    沈千寻带八妹马不停蹄的赶赴后山,站在那条大峡谷旁,只听得溪水哗哗作响,在峡谷处形成一条大瀑布飞流直下,在这样的水流冲击下,别说一具人尸,就是象尸也寻不到。



    八妹在一旁好奇的问:“姐,你为什么要寻那死鬼的尸体?”



    “我不是要找找他的尸体,我是想,也许会有人来找他的尸体。”沈千寻回答,左右环视一下,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窝藏起来。



    八妹不解其意,却也有样学样,跟她一起缩在草丛中,嘴里絮叨着:“那找尸体的人,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沈千寻哭笑不得,八妹哪儿都好,就是头脑不那么灵光,她不再回答,直接把她的嘴捂上了。



    两人缩在茂密的草丛之中,等了待了约有小半个时辰,四周还是一片寂静,沈千寻担心自己来晚了,正懊丧间,忽听不远处有脚步声轻响,似是有人向这边摸索而来。



    沈千寻精神一震,无声的望了过去。



    浓密的山林中,一个身形瘦小的人影闪了出来,看那窈窕的身段和胸前的丰满,应是个年轻女子,她脸上蒙着一块黑布,一幅鬼鬼祟祟的模样,径直向峡谷的方向走来,在峡谷前略望了望,从腰上解下一根绳索,软软的垂了下去。



    “她不会是要下去吧?”八妹低声问。



    “别说话!”沈千寻捂住她的嘴。



    那蒙面女子将绳的一端系在一棵大树上,另一端系在自己腰上,猿猴般灵巧的窜了下去。



    见她消失不见,沈千寻这才走了出来,蹑手蹑脚的向峡谷深处望了一眼,底下水雾茫茫,也瞧不清那女子身在何处,只那绳子不断抖动,想来,她应该没什么危险。



    过了好一会儿,茫茫的水雾中突然出现一个黑点,却是那蒙面女子又攀援上来,上不比下省力,而她身上又似背负了什么东西,显得更加吃力。



    过了好一会,她才气喘吁吁的爬了上来,坐在峡谷边的草丛上大口的喘息,背后一只圆滚滚的包袱已被鲜血染透。



    歇了一阵,她便挣扎着爬起来,打算沿原路返回,沈千寻无声的从草丛里钻了出来,那蒙面女子吓得“啊”地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身后背着的包袱也骨碌碌滚到草丛里。



    蒙面女见包袱滚走,喉中悲呜一声,连滚带爬窜了过去,重又将那包袱紧紧的抱在怀中,踉跄着起身,一路小跑,似是要夺路而逃。



    沈千寻见她那又痛又急的模样,不忍心再吓她,遂低声道:“死的黑甲兵,是你什么人?”



    蒙面女猝然抬眼,颤声问:“你又是什么人?”



    “相府嫡女,沈千寻!”沈千寻大方的报出自己的名号。



    果然,那蒙面女听到沈千寻三个字,明显松了一口气,紧张夹紧的双肩也松松的垮了下来。



    近日来的连番公案,已让龙熙京都的人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身为相府嫡女的沈千寻,其实是相府最大的敌人。



    “原来是沈大小姐!”蒙面女抱着怀中的包袱,向她福了一福,“这儿林深树密,常有野狼出没,大小姐当心!”



    “无妨!”沈千寻漫不经心的摇头,“我本就寄身狼窝虎穴,习惯了!只是,你的声音……”



    她皱眉,蒙面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许耳熟,她定然在哪里听过这样的声音,拧着眉毛,大脑飞速旋转,她突然间福至心灵。



    “九伶!”她叫,“你是九伶!”



    蒙面女双眸倏地圆睁,讷讷道:“我与你并无交集,你如何识得我?这……”



    她怔怔的看着沈千寻,黑眸惊疑不定,沈千寻微微一笑,戏谑道:“那日夜晚,在畅春园门口,你还跪在我面前,口称恩公,怎么一转眼就忘了恩公的模样?”



    【大家都在看】隔壁的现场直播,让木讷的男室友爬进了我的被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